很多朋友對於我去寫創業理財的書十分不能諒解,他們認為我失去了理想性,失去了他們早年追隨我希望改變台灣的理想。其實他們不知道,我的調整就是我多年來研究的結果。如果我們不能嘗試讓所有人改善自己的生活,只是高舉著理想的大旗,我們引來的不是充滿改革理想的夥伴,而是一群看著你怎麼做的粉絲!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