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一天和一個同學一起搭校車回家,路上我問他是否對授課內容有問題,對授課方法有什麼看法?學生很快的告訴我一個令我訝異的答案:「老師,我還蠻喜歡你發脾氣罵人的。」「咦?為什麼?」我吃驚的問他。「因為老師你一生氣,就會講一些我們沒聽過的經驗,尤其是一些就業上的知識。這是你正課裡面不會講的,而且學校幾乎不會開這樣的課程。所以我想,班上的同學應該要多多惹你生氣…。」這讓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好。其實我對於學生只有一個要求,上課不要私下講話干擾我上課,尤其是寫黑板還得回過頭來叫大家不要講話,但當我在又回頭在黑板寫沒兩個字,又開始竊竊私語,不停得和我玩一二三木頭人的遊戲,這也是我不斷跟學校要求不太想教一般大學生的原因。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在學校上上課常常逼學生思考,但是大部分的學生總是等答案,有一次我在課堂上做有獎徵答,我在教學生分解問題的思考模式,隨便舉了個例子:「假如你失業找不到工作,你要怎麼問自己?」當然沒有學生聽懂我在講什麼,現場一陣沉默,安靜到我都感覺有烏鴉飛過我的身後。我決定給學生一點提示:「如果問,我為什麼會失業?對嗎?」學生面面相覷,又是一片靜默。有一個女學生舉了手:「不對!應該是:為什麼我會失業?這樣聽來比較順。」我差點沒從講台上摔下來:「同學,我們又不是上中文課。我是希望妳們思考,什麼樣的問題才能解開失業的問題。」班代在底下回答:「老師,什麼叫解開失業的問題?」我就跟學生說明:「比如一個人失業,有可能是缺乏學歷、能力不足,但是如果都具備,那麼問題會出在哪呢?」我覺得我說明好了,但是底下的學生還是在等答案。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