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朋友和我吃飯的時候看到賈靜雯的消息佔據了電視新聞很長一段的時間,忍不住抱怨:「家務事也能變頭條,台灣的媒體應該是病入膏肓了。」我點點頭:「其實兩岸三地,電視媒體都變成偷窺狂了,真正該關心的事情都不大關心,我現在要知道一些公共事務,都多看看報紙,即使被小朋友笑,我還是一天看個兩三份報紙,當然除了水果報例外。」朋友笑了笑:「沒看電視新聞,你就虧很大了,至少”殺很大”還蠻有看頭喔!」我搖搖頭:「廣告已經殺很久了,你上網路看,一堆殺更大!」

朋友馬上接口:「我記得你是反對管制媒體的,但是你不擔心這次殺這麼大,會影響社會風氣嗎?」「唉~~~!」我嘆口很長的氣。「污名化誰不會,尺度誰來訂?我的立場沒有改變,今天能用色情暴力做檢查,未來就能用莫須有來做罪名。訂定明確的分級標準不能做到嗎?這是我這種自由主義者和保守主義永遠的拉鋸戰。」我喝了口湯,繼續說:「台灣一直在追求統一的標準,禁煙,吸菸者好像犯罪者;物化女性,接下來是不是要管制服裝?我認為民主社會,就是必須有一定的拉鋸,不可能變成一言堂,但是台灣的老百姓很習慣大家”統一口徑”!」

我攤開報紙,把中時的一篇社論給朋友看,這篇社論是討論大法官會議對於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的解釋,當中大法官呈現自由主義與保守主義的拉鋸,完全超越政黨政治立場的,就是我理想中公共議題討論的範例。朋友問:「那是在吵什麼?」我問朋友:「你覺得有人誹謗你,你要求他登報道歉合不合理?」朋友說:「當然合理啊!這還算便宜他了!」我繼續問:「如果他的認知跟你不同呢?」朋友說:「事實就是事實,還分什麼認知不同?」「當然有!」我斬釘截鐵的講。

我有好幾次經驗,爭執的雙方認知不一樣。有一次我找了個理專幫我投資,因為運氣好賺了不少錢,可能是我太大方了,一個朋友問我怎麼發了?我一五一十跟他講,他請我介紹這個理專給他認識,我也很大方跟他分享。沒多久,經濟轉壞,我自己也賠了不少錢,因為投資本來就有風險,我就認賠出場。但是這位朋友卻來我家跟我討債,他惡狠狠的說:「你害我把身家財產都賠光了,還錢來!」他完全不理會我,只是拼命跟我要錢,然後到處宣傳我和理專共謀坑光他的錢。

我問吃飯的朋友:「你認為事實是什麼?」他理所當然的說:「是他自己不知道投資的風險,貪心所造成的,關你屁事?」我沉默了一下:「是這樣嗎?如果你是賠光財產的人,你會這樣想嗎?」朋友不懷好意喵著我:「你真的跟人家密謀嗎?」我趕忙澄清:「當然不是,我自己虧了好幾百萬,我是說,你站在那個人立場想,如果你因為朋友介紹,而賠掉所有財產,你不會有所懷疑嗎?」朋友點點頭:「我大概也會這樣想,怎麼你賺到錢,我會一投入就賠光光。」「是啊!而且他不聽我講,他也不知道我後來賠很大。」

朋友突然想到立刻問:「這跟大法官有什麼關係?又和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有什麼關係?」「這次的爭議是來自新新聞的『嘿嘿嘿』報導,呂副總統希望新新聞登報道歉,新新聞提釋憲,自由派法官認為道歉是另一種屈辱,因為新新聞和呂副之間的羅生門是沒辦法證實誰對誰錯,不過要求新新聞登報刊載判決書全文,是合理的要求。」我解釋給朋友聽。「當然,大多數的人都跟你一樣,和保守派大法官想的相同,判決就是真理,道歉是應該的。不過,這是民法訴訟,民法訴訟就是有爭議,我們自由派當然會考慮到言論自由的尺度和人性尊嚴的保障。道歉應該是和解的條件,而不能用判決來做一種羞辱。所以我們能妥協的就是刊登判決全文,而不是要求道歉。」

朋友說:「太深奧了,好難理解。」我耐著性子跟他說:「國家的權力是最後的武力,所以不能一面倒的只剩一種看法,尤其很多事情是一體兩面,譬如殺很大,或許是物化女性,但是也有言論自由的內涵,國家只採取一種觀點,就會消滅另一種想法。」朋友不解的說:「那怎麼辦?就不管了嗎?」「當然不是,國家的刑法為什麼要用最刑法定主義,就是沒有明文規定,而且是規定的很清楚,不能處罰,原因就是國家的權力太大了,一不小心就會侵害到人民的權利。所以沒有明文規定什麼尺度不能播放,任何單位都不應該用封殺的方式來做。而且立法也必須有尺度,不能超過憲法規定的範圍。」

朋友又問:「那你是贊成還是反對呢?」我笑了笑:「這無關我反不反對,我講的是這是我們要討論關注的議題,民主社會就是提供了標準會移動的機會,30年前會反對播,30年後可能可以播。而且我最討厭二分法,為什麼分級分時段不能是另一個選項呢?」朋友和我都沉默了很久,畢竟台灣人都不習慣這種討論方式,大家還是習慣二分法,習慣選擇題、是非題,不喜歡問答題。唉~~~!還要努力很久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鯨 的頭像
藍鯨

創意學堂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langler077
  • 推一下囉~<br />
    我回台灣在多打一些回應^^"
  • 感恩,等您回來分享印度經驗,我十分好奇喔!

    藍鯨 於 2009/04/10 13:48 回覆

  • a1BragerLais
  • 其實這些都是無解的<br />
    就像您說的尺度誰來定之類的<br />
    <br />
    都只是無解的問題<br />
    破法<br />
    唯有大家的心態與道德觀認知問題罷了
  • 我相信天下沒有事情是無解,有的是我們願不願意解決,其次是花多少時間、多少資源。<br />
    <br />
    有的時候我們覺得問題很難解決,其實問題出在能力和視野上;有些事情台灣看來無解,別的國家已經解決;也些事情在我們個人身上看來無解,但是很多前輩已經完成,端看自己的心態。<br />
    <br />
    而且我講的就是一種公民討論公共事務的態度,甚至關心影響政治的方法。台灣沒有這樣的氣氛和文化,不代表國外沒有,也不代表台灣以後都不會有。<br />
    <br />
    我相信孫中山講的,吾心信其可行,雖移山填海之難,亦有收效之期;吾心信其不可行,則反掌折枝之易,亦無收效之期。這也是我多年經驗,僅供您參考。

    藍鯨 於 2009/04/10 16:56 回覆

  • sisi6260
  • 分級制度的確要長時間人民才會適應<br />
    傳統觀念不是對就是錯<br />
    只有是非題,而非選擇題<br />
    唉....講到政治<br />
    就會覺得台灣很可憐<br />
    <br />
    maki
  • ㄟ...我不是講分級制度咧,而是討論公眾議題的方式...沒關係,分級制度也是重點啦!

    藍鯨 於 2009/04/11 12:18 回覆

  • sisi6260
  • 我的意思是你說的討論議題的方式啦<br />
    只是我在大飯店用NB打字很難打<br />
    所以偷懶,讓你誤會我意思啦<br />
    哈哈哈<br />
    <br />
    看來表達想法還是不能偷懶^^"<br />
    <br />
    maki
  • macro32tw
  • 我非常喜歡這句:<br />
    <br />
    「民主社會就是提供了標準會移動的機會。」<br />
    <br />
    劉必榮老師的談判觀念理,也含括了類似的想法;把事情做切割,把條件<br />
    多元化,往往就找到解決的途徑。電影可以分級,廣告自然也可以,時段<br />
    的劃分也是值得思考的方向。<br />
    <br />
    二分法太野蠻,標準的制定也應該隨環境、時代、狀況而調整,即使連主<br />
    管與下屬之間,父母與親子之間,也應該時常置換立場、親身體驗操作,<br />
    時時檢討反省,因為是非對錯已經不再那麼絕對。<br />
    <br />
    這句話,真的值得深思、體會。
  • 這也是我最重視的觀點,即使我認為有些是非標準是亙古不變的道理,但是還是會有些微調,以前我們認為殺人者抵命,現在更多人權的觀點是反社會行為的再教育,死刑不能是唯一的選項,甚至犯行可能必須由社會負擔更多的責任。<br />
    <br />
    我相信民主時代不只是以"數人頭取代打破人頭",而是透過法律修訂,呈現時代變遷的價值觀。這是許多強人政治或者政治菁英主政所思考不到的事情。

    藍鯨 於 2009/04/12 20:25 回覆

  • perfumeLydia
  • 時代在變<br />
    以往的價值觀也面臨考驗<br />
    有時於太過潮流的東西<br />
    會衝擊我們原本的一些觀念<br />
    <br />
    我也不認同家務事搬上新聞<br />
    讓一堆不相干的人大肆評論<br />
    <br />
    不管是情色暴力<br />
    或是家務的雞毛蒜皮<br />
    往往比公共議題更能博取更多共鳴<br />
    不知是否為媒體炒作的手法已發酵<br />
    還是現在的讀者觀眾口味已經越吃越重
  • 是的,沒錯,我們得從自己的閱讀習慣改變起,未來才有機會影響其他人,這是我的想法。

    藍鯨 於 2009/04/14 00: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