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說明這篇文章和便當兄的思考沒有關係,這篇文章是我寫了很久,已經放到我的新書裡面的內容。當然出發點也是從李家同先生的一些論點開始發想起。我很清楚李家同先生的一些觀點一定會導致一些誤解,甚至會發生改革逆流的想法,所以我寫了這篇文章希望對李家同先生的觀點做一些補充。

李家同先生是台灣教育界我十分敬重的人,他的很多觀點都對台灣的未來有很大的幫助,但是就像許多觀點一樣,針對某些議題而發出的感想與建議,但是卻因為文字與例子的舉例,總不免會造成一些誤解,甚至認為這是對於過去的緬懷,而變成阻撓改革的藉口。

李家同先生認為台灣的社會風氣一向都「務虛」,而不「務實」,所以他特別強調教育要把最基本的事情做好,譬如最基本的英文文法,最基本的數學原理,甚至是最基本的基礎研究,而不是整天空談創新,卻沒有紮實的把學問做好。這不是現在的問題,而是從過去到現在都有的問題,因為文憑主義一向在台灣就從來沒有停歇過,考試往往指導了學習,讓真正「務實」的學習從來沒有落實過。以我擅長的數學來說,背公式似乎是最「務實」的作法,其實在李家同先生和我的眼裡都是最「務虛」的作法。背了公式,卻不懂得數學原理,不僅僅很快就會忘記,而且也扼殺了最根本的學習興趣,當然也就不會產生後來的「最基本的基礎研究」了。

我在唸書和當老師的時候有好幾次這樣的經驗:國中的時候,我被歷史老師選為擔任歷史小老師。遇到一個班上令大家都頭疼的傢伙不交作業,他成績既不好,也不寫功課。平時還不洗澡,搞的滿身惡臭,讓人無法靠近;每一科功課都一蹋糊塗,沒有一科作業肯交。在班上沒有任何一個朋友,即使我願意跟他講話,還是離他遠遠的。有一次,我記得我去游泳,他游過來跟我打招呼,我真是顧不得禮貌,在他轉頭之後,趕忙衝上岸,深怕泳池的水也將惡臭染到我的身上。

但是擔任小老師之後,我整個人的個性有些的轉變,不過當時我並有多大的感覺。只是從小我就是個完全不願服輸的人,也很難忍耐失敗的窘境,一旦我失敗了,我一定追根究底徹底找出原因來,非把它解決不可。

歷史老師跟我說:「為什麼還有一個人不交作業?」即使我解釋半天,這個傢伙就是不肯交作業,老師還是不願意聽任何藉口,他只不斷要求我:「一個都不能少!」當下我就下了決定:一定要這個傢伙把作業交出來。頭先,我死逼活逼都沒有用,他開始躲我,對我怒吼,但是我都不為所動,兩個人就這樣僵持了幾個禮拜。歷史老師每個禮拜不停催促,我決定改變作法。

我先和他交朋友,從送他一片口香糖開始。可能從來沒有人對他好過,也沒有人請他吃過東西,他開始和我聊天。花了幾天的工夫,我才知道他是單親家庭的小孩,爸爸忙著打零工,住在違章建築裡面,家裡又髒又亂,沒人管他,他也樂得亂七八糟,我決定幫他整理房子,還叫我家的管家來幫忙,我還第一次學會了用木柴燒水,雖然我們家修車廠都是用柴燒水,但是因為家裡有管家,所以我從來沒有學過。讓他洗完澡之後,我把我的作業拿出來,盯著他「抄」。即使他一直都說他不會寫作業,抄總會吧!逼著他把歷史作業都寫完之後,我繼續還幫他補習第二天的數學小考,反反覆覆的敎他,讓我學會用最簡單的方式敎會他基本的數學推理,而非只是要他背公式。這一搞,搞到三更半夜才由管家送我回家,我媽還以為我去做了什麼壞事,要不是管家跟她解釋,她可能要毒打我一頓。總算我交了差,要到我的作業。但是這卻是一系列冒險的開始。

第二天數學他第一次考了及格,主動要求我幫他補習各個科目。其實這對我是一個複習,我也蠻樂意的。但是我有一個要求,要他天天洗澡、洗衣服。因為我實在沒辦法捏著鼻子敎他功課。

這個學期是他第一次拿到沒有紅字的成績單,他很高興,他爸爸也很高興。可是我們不久就分班了,我到了前段班,他到了後段班。不久,我又看到他髒兮兮,渾身是臭味。這件事情讓我體會到三件事,第一件事是只有循循善誘才能讓人改過遷善,鼓勵永遠比責罵有用,也許花的時間比較長,但是效果也比較大;第二件事要 不一定要嚴厲,但是要堅持,就像歷史老師對我的要求一樣,他並不嚴厲,但是很堅持,那麼我就得想辦法克服。就像我對我同學的要求一樣,我堅持他一定要洗澡,如果他不洗澡,我就不敎他功課,所以他天天洗澡;第三件事就是環境對人的重要,如果沒有分前後段班,也許他從此就改變了,惡劣的環境的確會讓人性格有很大的轉變,所以我相信孟母三遷是很明智的抉擇。最後就是有關教學這件事,只是填鴨的背誦,不如告訴他們原理,當他們知道了學習的原理,就會引發真正的學習興趣,這時候考試才會成為一件累積成就感的事情,而非製造挫折感的事情。

但是有時候每個人開竅的時間不大一樣,學習的速度也不大相同,還有當然是沒有對的教法。像我的英文,我直到大學才因為交了外文系的女朋友,她告訴我英文是拼音文字,學習方法和中文大不相同,我知道了這項基本的原理之後,英文才開始突飛猛進的發展。所以我覺得台灣的父母一天到晚都擔心自己的小孩輸在起跑點上,其實都不知道他們可能因為揠苗助長,失去了最基本的學習興趣,而最後輸在終點上。

我在國四班教書的時候曾經遇到這樣兩個例子,第一個小孩就是苦於數學不好。這個學生他和我相反,是個語文能力好,但是數理差的小朋友,他請我教他數學,國中數學嘛!雖然很久沒有碰了,我還是覺得遊刃有餘。但是一教他之後,我才發現台灣的數學教法還真是支離破碎,難怪學生反應不過來。(又是一個務虛的代表文化)

台灣的數學教育把代數和幾何分開單元教,這本來也無可厚非,一向如此,但是可能是我自己學的好,所以我從來沒有留意過,老師們竟然很少跟同學們說明這兩個單元的關聯性。X不僅僅是一個未知數,也代表著水平線。X、Y的二元一次方程式代表著一條斜線,二次就是曲線,當然三次以上就是代表空間曲線。這樣簡單的道理,我回想起來我的求學生涯,也好像只有一個老師跟我說過。

所以我這位學生他學習數學的方法,就是很簡單:「通通背起來!」當時我很驚訝,我們不是已經做了一堆教育改革了嗎?怎麼這麼多年過去了,成績不好的同學,還是用相同的方法呢?這就是李家同先生講的,我們的教育還是沒有把基本功敎好,只是訓練記憶力,沒有訓練推理能力,數理的學問怎麼樣也是學不好的。

我要談的第二個學生,則是一個天才型的人物,也是社會典型被扼殺的小天才。小文是我給他的綽號,因為他是個文學造詣十分高的學生,由於前一年成績不好,他進入某間公立高職就讀,個性內向而善良,所以被同學欺負,而想要重考。

他有多內向呢?就是那種會面向牆壁說話,其實是對你說話的那種小孩。他每次和我說話,都是輕聲細語到呢喃的地步。

但是他的下筆就有如神助,在重考的這一年,他還能獲得聯合報的文學獎,你就知道他的文筆功力如何。當時我送他一本書,叫做古文觀止,我想他應該會很需要, 想不到他很小聲的說:「國小以前就在圖書館唸完了。」我當時訝異到懷疑是不是我耳朵聽錯,古文觀止我在高中才念完,到現在還不太會背,只記得第一篇是曹剒 論戰,就是一鼓作氣的典故出處,想不到他竟然能當場開始背誦每篇文章。我不曉得我們的教育體制出了什麼問題,這樣台灣未來可能的大文豪,竟然被埋沒在這個小小的國四班?

後來我終於了解,這不只是教育制度出了問題,而是我們的價值觀出了問題,我們的社會出了問題。

文媽媽是一個單親媽媽,文爸爸很早就過世了,她一個人獨自扶養四個小孩長大,長子也不過才在唸大三,而小文是最小的小男孩。他上面還有二個姐姐。

文媽媽熱情洋溢,和小文截然不同,她十分重視小孩的教育,三天兩頭就往補習班跑,和我們老師聊聊小文的近況,我講「近況」的原因就是在於她不僅只關心小文的功課,還無所不包的包括他的交友狀況,他和我們講任何一句話,文媽媽都要知道。

這樣KGB的媽媽我見過,我一位高中同學的媽媽就是這樣,她會嘗試和所有同學做朋友,當然我就是那其中一個笨蛋,不知不覺地當了線民,她會從和我們聊天當中的題材去分析我那位同學目前的狀況,看是否交了女朋友啦?或者有沒有養成什麼壞習慣?當然這算好的,其實這類媽媽都想全面掌控小孩的全部生活,如果是我,我恐怕會喘不過氣來。而她們剛好都有幾個特徵類似,剛好都是外省人,也都是寡婦,講話輕聲細語,但是都別有用意的打聽任何有關她孩子的蛛絲馬跡。

不過後來我才發現文媽媽有更嚴重的問題,她的職業是保險業務員,是某家國內大型保險公司的基層主管(其實就是業績好的頭銜)。她十分投入她的工作,包含吸收我們這些老師成為兼職人員,她也十分熱衷,很多老師,包含主任都對她敬而遠之。

沒想到,這股工作熱誠竟然會扭曲她的教育觀念。其實應該這麼說,是她原本就有錯誤的觀念─她把小孩當成自己的延伸,而百般想要控制,只不過把她的工作熱誠 套上這個價值觀而已。有一天我受她委託送小朋友回家,後來我才知道這是一個陷阱,一個嘗試說服我加入保險行業的陷阱,不過這還難不倒我,最令我吃驚的是下面這段對話:

她對小朋友說:「你們告訴黃老師,媽媽不會留給你們財產,但是會留給你們什麼?」四個小孩竟然異口同聲的說:「職業!」接著她對我說:「黃老師,保險是個可以世襲的職業…」我幾乎想馬上奪門而出。

就這樣,我對讓小文進入中文系的提議就石沉大海。我想,依照小文的個性,他會只是個彆腳的保險業務員,未來剩下的對他母親的怨恨,還有對台灣一個諾貝爾大文豪喪失的哀痛。

當然小文的打擊不只來自他的母親,本來他在班上還有一個避風港,那就是我。可惜當時主任經常叫我去監督他的班考試,只留下另一位老師看管。而這位老師的價值觀和我大不相同,他認為只要會考試就是好學生,傳統的要求,包括上課要聽話,學生不能講理由…,這位老師全部奉行。

這天,小文哭著來找我,我第一次看到他這個樣子,我叫他好好講,不然抽蓄聲,在加上呢喃般的細語,我真的得戴助聽器。

終於我弄懂了他在講什麼了,他的筆記本被我搭檔的老師沒收了,只因為國文課他在塗鴉,而那本筆記本是他多年的心血。我帶著他去找那位老師,請他把筆記本交 給我,我會幫小文保管,並保證他國文課不會再塗鴨。(那時我又發現他的畫,畫的好極了,如果不是個大畫家,也會是個極富盛名的漫畫家)

終於我們拿回小文心愛的筆記本,之後,小文每逢國文課,我就帶他到其他教室,讓我幫他惡補其他科目,避免他無聊又做傻事。(他之前還有睡著打呼等情況)

小文的媽媽是極端例子,但是又多少普遍的父母認為只有當醫生、律師才能賺大錢?會放手給小孩自己發展?此外,另外那位老師更是普遍的現象,我自己求學的過程中遇過多少這樣的老師,大家應該也是,所以我們對於好老師都只有讚嘆,因為一生可能遇不到幾位。

這樣的價值觀,這樣的環境才會造成小文這樣不幸的例子,讓他去唸職業學校汽修科?讓一個會背古文觀止和四書五經(不是唐詩三百首喔!)的小孩來重考?讓他未來做保險業務員?

當時,小文讓我下定決心不只是當一個老師,因為這樣一來,我只能幫到一個小文,還有更多的小文怎麼辦呢?

我認為李家同老師他講的一切從基本開始,講的就是最基本的務實觀念,我相信以小文的天賦來說,李家同老師不會叫他同時也得把數理的科目也學好,甚至連英文也不會,因為以小文的「務實」學習態度,能在國中就把許多古文讀好,其實他已經是做好最基本的學習態度了,接下來是我們要思考怎麼「務實」的面對這樣的天才小孩。

我相信台灣還有各種不同領域的「天才」小孩,但是卻因為我們務虛的教育模式把他們敎「笨」了。我不認為這是把功課都做好、背好就能解決的,如果我們認為李家同先生強調的把一切基本做好,是強調把所有科目都背好,那麼我們應該就是誤解了他的意思,也解決不了我們教育,甚至社會價值觀扭曲的問題,李家同先生他強調的是不要走捷徑,不要偷機取巧,把最基本的事情傻傻的做好。但是這不是講不需要思考,不需要去想怎麼創新和改變。因為思考和想要改變的思想衝擊就是最基本的學習之ㄧ。

我們如果誤解這樣的最基本的事情,而是要求我們的子弟跟我們過去一樣只會背答案,只會做選擇題,面對已經全然改變的環境,那麼他們就會像李家同先生所說的:「我們的考試,喜歡用選擇題,一旦用了選擇題,有些學生就會猜題,即使他都選對了,他仍然不能應付真槍實彈的考試。」尤其是無法應付真正生活上「真槍實彈」的試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鯨 的頭像
藍鯨

創意學堂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perfumeLydia
  • 推)))<br />
    鼓勵永遠比責罵有用!<br />
    尤其是現在的小朋友,越罵越反彈XD
  • 是啊是啊...當中有許多技巧呢。感謝推薦喔!

    藍鯨 於 2009/05/03 17:02 回覆

  • leemeowcl2
  • 但是,如版主所說的少年時期的同學和學生小文的故事,<br />
    鼓勵也得用對方法,<br />
    首先要先拋棄許多既定的價值觀和成見,<br />
    才有辦法深入去了解那些孩子的內心,<br />
    從而給予他們需要的幫助,<br />
    但大環境是殘酷的,大部分的人對他們總是敬而遠之,<br />
    或是埋沒他們的天份...<br />
    <br />
    有些孩子我們在教育現場看了會很心疼,<br />
    明明是很不錯的孩子,<br />
    卻因為家庭條件或人際關係上不能很順利,<br />
    讓他的感覺和天份被忽視,<br />
    成為現今教育體制下被犧牲的一環...<br />
    <br />
    而且無論是鼓勵還是輔導都需要很長久的耕耘...<br />
    現在的教育卻以商業和經濟的理論來作為管理的趨勢,<br />
    許多教育的評鑑都是以績效和量化為考量...<br />
    可是呢~<br />
    要進入一個孩子的世界或想法,<br />
    這些作為並不容易被量化...<br />
    吃力不討好,甚至常被誤會是不是在浪費時間...?<br />
    <br />
    這讓我想到最近幾年常有人說教師要被評鑑,<br />
    只要有反對聲音,就有人說教師怕被評鑑...一定是因為做不好...<br />
    <br />
    其實芬蘭的教育現場不講評鑑,<br />
    他們覺得這簡直是抹煞老師的熱忱和自主權,<br />
    很多老師面對一些特殊的學生他也不會教,<br />
    需要資源的協助和教師的進修成長,<br />
    才能讓整個教育更加完備......<br />
    如此才有辦法讓不同步調的學生,<br />
    都能找出一套適合自己的學習方式和進度,<br />
    而老師也才能真正實現"因材施教"~
  • 我就等您的高見呢~~!<br />
    <br />
    關於評鑑這件事,雖然我和您一樣不大贊成,但是讓我憂慮的是台灣的公務員永業制(包含老師都是),往往就塑造了不用心的老師,也應該會讓像您這樣用心的老師遭遇挫折吧!<br />
    <br />
    像文中另一位和我搭檔的老師,後來還惹出更大的事情,和女學生夜遊,被父母一狀告到補習班來。這是補習班還能馬上反應,如果是像我以前待過的中學,勢必一定是先遮掩,等到鬧到媒體,老師休假,學校說要調查,等風頭過去,一切船過水無痕,最多老師考績被打差點,還能有什麼改變?<br />
    <br />
    除非女學生真的怎麼了,才有機會把這樣不適任的老師免職,唉...有時候真的陷入兩難了。<br />
    <br />
    台灣的評鑑都是瞎搞,大學已經是這樣,所有老師都搞進來,當然是亂上加亂;不過,原來的問題又怎麼解決呢?加上家長的價值觀又怎麼解決呢?進修絕對是必要,但是如果列入考核,又變成虛應故事了!<br />
    <br />
    頭痛醫頭腳又痛,醫腳頭痛更厲害...真是剪不斷理還亂,也真令人頭大啊!

    藍鯨 於 2009/05/03 17:11 回覆

  • pqzm66
  • 看完後又有不一樣的發想,果然每個人的想法就是不一樣<br />
    <br />
    其實看完,我還真同情那位小文.......只能說慘<br />
    但是他不是第一個,亦也不會是最後一個,這是我可以確定的<br />
    <br />
    李家同,確實教我們一個務實的觀念<br />
    書中說到了,不要時時想著創新,創意,那都沒有什麼作用.......<br />
    我想這應該是企業家帶出來的口號^^"
  • 是啊!<br />
    <br />
    不過李家同教授針對政府官員,尤其是主管教育的官員應該更多吧~~~!

    藍鯨 於 2009/05/03 17:11 回覆

  • joanna020723
  • 前陣子我媽媽也為了我弟弟的問題<br />
    和導師起爭執<br />
    瓶子媽說現在的老師為了班上某些優秀的同學<br />
    而不去聽聽其他孩子的心聲<br />
    卻一意的偏坦<br />
    還有上補習班的小孩和沒上補習班的孩子<br />
    這種"齊頭式不平等"<br />
    (我和弟弟沒上任何補習班~所有的功課都是自己看<br />
    瓶子是班上的英文小老師 誰說上安親的一定優秀)<br />
    <br />
    <br />
    <br />
    照片看到ㄌ~~~超卡哇伊
  • 是啊是啊~~~瓶子的家庭教育真是好呢!<br />
    <br />
    我的照片會卡哇伊嗎~?不是嚇壞了吧!~

    藍鯨 於 2009/05/03 17:12 回覆

  • fangcat
  • 好可憐的小文....<br />
    其實創新、創意要有基本實力支撐才能成功..<br />
    基本功都沒有做足就想搞花俏..<br />
    出來的東西會很不堪一擊..<br />
    <br />
    就像我在教直排輪的時候..<br />
    很多人只想要迅速有很厲害的樣子<br />
    就直接開始玩特技..<br />
    基本溜法和平衡的功夫都沒做足..<br />
    是要怎麼應付練特技時發生的突發狀況..<br />
    基本功都不足.又怎麼有實力去做高難度的特技..=.=<br />
    <br />
    推~~
  • 的確是這樣,讓何事情都需要基本功,包含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也都是,知識累積還是必須結合思考的練習,才能精益求精。<br />
    <br />
    學妹您也是多才多藝呢!還會敎直排輪,我就是手腳簡單,頭腦發達,才只能練練太極拳這種老人運動...

    藍鯨 於 2009/05/03 17:15 回覆

  • hit1966
  • 免費八字算命 <br />
    <br />
    1. 排八字命盤<br />
    2. 分析五行與用神<br />
    3. 性格分析<br />
    4. 一生流年分析<br />
    5. 大師批注<br />
    6. 八字合婚<br />
    7. 運勢分析<br />
    8. 星座合婚<br />
    <br />
    網址在: http://8wor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