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總統影響力的懷疑,從民選的三任總統應該可以得到更多的印證。李前總統出過一本書叫做「虎口的總統」,描述他剛接任總統的地位不穩與危險。或許他那時剛從威權時代接手總統的職位,可能真的充滿危機。但是,當他地位穩固了,他還是抱怨他無法完成他的理想,甚至下台後還宣稱:「如果不知道我在騙,那就是笨蛋!」天啊!總統還要用騙的,那還有甚麼職位不用騙呢?

 

到了陳前總統,他不斷抱怨末梢神經麻痺,還食言競選黨主席,重新掌握黨機器,但是下台後,他依然抱怨他沒有實現他建國的理想,下台後要繼續推動。有些人可能認為他是為了自己的罪刑辯解,或許是吧,但我觀察到的是:「為什麼每個總統都覺得他不能實現理想呢?」

 

又換了個政黨,馬總統也打破他的諾言,再度兼任黨主席,好像歷史不斷重演,我很好奇他卸任後,是不是也是繼續抱怨他無法實踐理想呢?

 

兼任黨主席就是希望掌握選舉機器的提名權,間接控制國會,但是總統們達到目的了嗎?好像沒有,反而是被有實力的立法委員所綁架,而且例外一開,就沒什麼原則可言了,接下來提名哪能隨心所欲?

 

所以總統們的下一步都是任用私人。

 

這讓我想到北宋的王安石變法,一開始他也是希望和舊黨的大臣合作(比如韓琦、司馬光、歐陽脩、蘇軾…等人),但是在遭到守舊大臣反對之後,他轉為尋求急功近利之士的合作,最後終歸失敗。

 

歷史總是不斷的重演,所以我們幾位總統似乎都在任用支持者之後,只留下弊案疑雲,和他們卸任之後的遺憾,還有百姓日漸分裂的感覺。(這還真是各陣營有不同解讀!)

 

不過,我也不要笑別人,我自己也有這樣的想法。我當年認為要「任用私人」就得有堅強的團隊,要經過長期考核。我認為這些總統的失敗就是他們隨便在政壇當中找合作對象,所以這些人士都已經飽受政治洗禮,觀念不存正、動機不單純、理想已經喪失。

 

所以我開始招募團隊,希望能從大家卑微的開始,理想一致的重頭奮鬥起。所以我後來遇到的贊成者都是屬於這類的。但是幾次聚會下來,我發現問題還是一樣,大家的「理想」看似相似,但是內涵、手段…可能都不一樣。

 

問題是不是出在領導呢?我的第一個疑惑就是這件事。後來我在學了更多領導的技巧之後,我發現問題應該不是如此。如果我要成就我一個人,那麼領導可能幫得上忙,因為團隊是以我為核心,只要我領導好就好。但是如果我們真要做大變革,我們需要的是一個新政黨,那麼每個人都必須是領導者。但是,只要嘗試這樣做,每個領導者的「理想」就都不一樣了!

 

我回顧國共鬥爭的階段,我發現一開始根本不是國共對峙,我們的歷史教科書簡化了很多歷史,國民黨的分裂絕不是從寧漢分裂開始;共產黨的整合也不是到陳獨秀被開除就完成,相同的是兩者都用武力統一了自己的政黨和國家。只是好不容易民主化的台灣,我們還要走這樣的路嗎?

 

是不是有些事情不是透過政治才做到的?或者應該說,在政治採取行動之前,我們得先有些先行者,先建立一些基本觀念呢?比如說,我們都以為台灣開始採取環保政策是來自於政府的規定,像訂定環保法規、規定垃圾不落地。但是如果沒有一些環保受難者(被汙染源傷害的民眾)和學者的鼓吹,沒有官員、議員先接受這樣的觀念,怎麼可能立的了法,又能推動成功呢?現在我們覺得執行不力的狀況,不是在於法律不完備,而是在觀念沒落實。亂丟垃圾個人和製造污染的企業是一樣的,他們都不認為這樣的汙染有什麼了不起。執法的公務員也認為他們已經做到該做的了,所以法律並沒有做到應該達成的目標。如果還扯到司法,那問題又更複雜了。

 

另外一個更明顯的例子,就是管教小孩。大家認為父母可以打小孩嗎?打小孩和虐童的界線在哪裡呢?清官真的不能斷家務事嗎?還是應該積極介入?

 

我講了這麼多的例子,其實我只在說一件事:「立志當總統的朋友們,你們期望你們改革什麼事情?建立什麼要的新社會?」假如你不想選總統,你可以這樣問:「我希望總統做什麼?具體的改革什麼?具體的建立甚麼樣的社會?」如果你的答案只是用好人、做好事、國泰民安…等等很籠統的答案,那你可能還是不清楚總統的職權是什麼?能力到哪裡?所以我們才會憑印象選總統,憑政黨取向選總統,而這就是我們現在最大的問題!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鯨 的頭像
藍鯨

創意學堂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