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說不清楚自己要什麼,所以什麼都得不到;一個人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所以總會一事無成。我們的社會現在就是不知道要什麼,不知道甚麼叫做抉擇,因此才有機會讓政治人物能告訴我們:他們有能力能包山包海,凡事都能成功。

 

我們總是罵政治人物在欺騙,難道不是因為我們相信有人可以萬能嗎?學過政治學的人都知道,政治是一種資源分配,我們不可能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有些事情沒有絕對的對錯,但是卻會付出選擇的代價。以最近吵得最熱的石化工業來說,以環保的立場來說,過去管制不好的經驗當然讓我們對重汙染工業避之唯恐不及。但是決策真的只有關廠、停止發展,這麼簡單嗎?

 

關廠,代表著現在的員工將會失業,但是當地居民不見得會馬上得到乾淨的環境,甚至原本仰賴石化業員工消費的居民,經營的小商家也會連帶倒閉,所以好處不可能馬上實現,但是政府得思考解決馬上發生的失業問題和連鎖失業浪潮。

 

接下來是產業消失,會有一連串連鎖效應,上中下游跟著倒閉…,最後會不會動搖到整體經濟?航空業有三種飛安發生與預防的理論:第一種叫做骨牌理論,骨牌代表失誤,當第一面骨牌倒下時,常引發下一階段的失誤,使後續的骨牌依次倒下,最後造成事故的發生;預防之道在於抽掉骨牌,使得失誤停止,而不會惡化成事故。第二種叫做乳酪理論,每一片乳酪都是有洞的,代表每一環節所可能產生的失誤,當一項失誤發生時,光線可穿過該片乳酪,如果第二片乳酪的位置正好吻合,光線就穿過第二片乳酪,當許多片的乳酪剛好形成串連關係,光線完全穿過,表示事故終於形成;預防之道就在於設法移動乳酪,以阻斷光線的穿透。第三種、事故鏈理論,安全事故的發生並非僅由單一原因造成,而是由一連串的失誤鏈所造成:預防之道在於將環節移走或打斷,以避免失誤有機會串連成事故。

 

政治不像航空業有標準作業流程,連鎖反應發生的時候,也不是簡單的抽走某項環節就好,有時候反而是犧牲了某些少數人,反而造成更大的影響。所以許多改革政策,必須夠深入的了解每個流程,並且對可能犧牲到的民眾都得做好溝通,甚至要得先營造改革社會氣氛,才能讓改革的推動十分順利。我這樣講,不是強調不要改革,而是說一位成功的總統可能無法改革很多事情,他得鎖定幾樣他很專精的部分,而且是社會迫切期待的事情。

 

只是我們的選舉往往扭曲了這件事,我們對總統投射過多的期望,所以也讓總統過度膨脹自己的期望,因此他們總是在卸任後,老是抱怨自己沒有實踐理想。

 

如果我們要擺脫「口號治國」,首先我們得很明白的賦予一位總統什麼任務、一位立委什麼責任、一位市長什麼工作…。這樣我們才有機會逼一位政治人物真正的表態,真正告訴我們他要做什麼。而不是像現在一樣,老是當個變色龍,某個場合保證經濟發展、不加稅,甚至答應減稅;另一個場合,又強調環保治國,不向財團低頭,還要課徵污染稅。

 

我期待有更多的年輕朋友立志當總統,但是我期待大家不是停留在「有為者亦若是」,甚至更霸道的「吾將取而代之」,而是明明白白的告訴自己、告訴別人,你想做什麼、想改革什麼,想帶給大家什麼社會、什麼未來?當然,我也期望這些年輕的未來總統們,不要簡化了你的思考,也不要弱化了你的能力,一位偉大的總統需要的是睿智的思考和有效率的工作能力。大家都有很長的時間去鍛鍊自己,即使未來你領悟到總統不見得是人類社會最有貢獻的人,但是你也能像《星際大戰》這部電影裡的歐比旺、或者《駭客任務》的莫菲斯一樣,負責訓練、培養拯救世界的「天行者」、「救世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鯨 的頭像
藍鯨

創意學堂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cro32
  • 我想,自己應該也是喜歡扮演莫菲斯勝過於當主角....一直到現在都還很喜歡那個角色,所以那位演員跑去演CSI的時候,我也忍不住打開電視看他飾演CSI探員....
  • 是歐,我個人是喜歡絕地任務當中,史恩康納萊的角色,自己有點麻煩,但是隨手幫了別人,也幫了自己。可惜老史近幾年片子少了,他越老越有味道...

    藍鯨 於 2010/09/01 15: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