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都以為民主就是投投票就好,選了候選人就不關我們閒事了,責任就是由他們去背,接下來我們只要翹著二郎腿,在家裡看電視罵人就好。

 

可能我是學政治的,知道較多有關政治的現實。孫中山說的好:「政治是眾人的事」,但他沒說下一句,眾人的事不是以對錯分,而是以當時利益分。不過,其實孫先生不是不了解,因此他主張推動民主,第一步就是學會開會,寫了一本〈民權初步〉的小冊子,教大家議事規則。我在高中的時候,還買了一本,珍藏到現在。

 

的確,民主就是溝通取得共識,眾人溝通的第一步就是定下開會的遊戲規則。

 

但台灣人到現在還很多人不會開會,更不要說了解議事規則了。

 

我在職場遇到最多的主管,通常是喊一句:「開會了。」然後整個部門的人就擠到個小房間裡,開始聽主管訓話,或者閒聊閒磕牙。花了一、兩個小時,出來啥事都沒共識,甚至根本沒討論到,純粹是浪費時間。

 

開會要有主題,要先發討論事項,這樣與會者才能討論,或者事前進行小組磋商,知道對方希望讓步或獲取的是什麼,也來思考自己想讓什麼,想得到什麼。

 

開會不訂主題,與會不事先準備,那鐵定是浪費時間。這樣的會,我真的連一分鐘都不想開。

 

回到眾人的事上,眾人的事有時候並沒有對錯,但是大家總愛包裝,學那古代寫那檄文,像是出征討伐叛逆,總得給對方帶帽子、穿小鞋,把他祖宗十八代的糗事都能寫成滔天大罪、罄竹難書(可不是寫不完、很多的意思)

 

比方我家社區最近討論是否要漲管理費。

 

漲就漲,物價飛漲,管理費漲個五塊,是有什麼大不了。但這管委會就非得為自己找個理由,所以惹出一大堆事情來。

 

管委會以目前垃圾回收為由,要求漲價。

 

因為社區老人家較多,現況把垃圾桶放在樓梯間,是很貼心的做法,但一層層收,的確費用高了點,不如我以前社區集中在一點收,來得經濟。

 

其實管委會的想法應該是很簡單,老人家圖方便,應該能夾帶過關,可問題就是他的選項上根本沒得討論。不是維持現狀,就是撤銷垃圾回收,要大家去追垃圾車!

 

這就是一種議事規則的操弄,讓議題變成對自己有利,獲得更多的支持。

 

好啦!這你也不能說管委會不民主,這本來就是民主的老現象,不然連老牌民主的歐美國家,為什麼都還搶著幹議長,全黨要動員呢?就是操弄議程才能護航或杯葛啊!

 

但這沒想到管委會存了小心眼,有人就來破壞民主規則。

 

有人反對現狀,大辣辣就把自己意見寫到公告上,還不署名!學那大陸民主牆,發黑函的模樣。

 

反正就是反對嘛!主張的人都偷偷摸摸,那還有什麼事會光明正大?

 

那是公告耶!公告就是遊戲規則的一部份,你在公告上塗鴉,就是不打算照遊戲規則來玩,即使講得十分有道理:什麼垃圾減量、環保、維持環境整潔、避免蚊蟲孳生,請大家支持廢除現況。

 

在我以前住的社區裡,住戶是公開印傳單,發到每個住戶信箱裡,公開主張自己的意見,這樣支持者才能知道該找誰溝通,完備提案;反對者如果希望修正意見,也才知道和誰磋商,修正自己的內容。

 

但這傢伙不是,所以我就預測事情會沒完沒了!

 

果然,老人家居多的大會順利通過提案,選擇了維持現狀。

 

可不到一個禮拜,管委會貼出公告,要重新協商。

 

為什麼?

 

因為政府接到本社區住戶檢舉,在樓梯通道堆放雜物、垃圾桶…,妨礙逃生,限期改善,不然開罰!

 

這有趣了!放著民主協商正途不幹,專行那放黑函的動作,這是什麼民主態度啊?

 

如果這位反對者,先是發放宣傳品或者另外張貼自己的公告,說明現況是違法的,提出其他解決方法體恤老人家,讓老人家能夠接受,這樣事情不就會改觀?何必傷了大家和氣,讓自己蒙上抓耙子的惡名呢?

 

當然,管委會也不能說沒問題,一開始先把漲價和垃圾回收脫鉤,說明財務現狀及真正費用支出(包含後來提的,更換老舊電梯)。這樣]大家不就能理智討論?

 

再把垃圾議題開放討論,請住戶提案,這樣不就皆大歡喜?

 

唉!眾人的事本來就沒有是非對錯,如果今天在貧窮的社區,為了省幾塊錢,大家可能就一致同意去追垃圾車。

 

那反對者也沒甚麼錯,放在樓梯間,雖然方便,但蚊蟲的確孳生,我現在都為不知何處所生果蠅所苦惱。

 

本來可以大家好好討論的事,大家就非得先醜化對方,再用黑函模式攻擊,勞民傷財,多開了好幾次住戶大會,那是有什麼好處呢?

 

民主的好處就是開放性的社會,沒有人會因為主張自己利益的事受到歧視,能自己團結有共同利益的人不斷抗爭。

 

但是台灣還不習慣這樣的精神,只學會了團結抗爭,卻少了民主風度;只想要達到目的,卻罔顧了制度的立意。

 

唉!壓縮了人家歐美兩、三百年民主發展的歷程,在五十年完成。

 

除了我們在繼續努力體會民主的真諦之外,我也不能再多提供什麼好意見了。畢竟,這就是眾人的事啊!

...........................

ps:等帶職場溝通學新課程的朋友,留言給我壓力吧!我沒有極大壓力,擠不出東西的!呵呵...超級自謔狂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鯨 的頭像
藍鯨

創意學堂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it's me. Fanny~
  • 我在職場遇到最多的主管,通常是喊一句:「開會了。」然後整個部門的人就擠到個小房間裡,開始聽主管訓話,或者閒聊閒磕牙。花了一、兩個小時,出來啥事都沒共識,甚至根本沒討論到,純粹是浪費時間。

    這個我很有同感~~ 我在大公司上班, 我們小單位連主管才5個人, 每回開會主管都能一個人獨講了一個多小時, 卻跟我一點相關也沒有, 跟工作一點關係也沒有, 這不是很浪費時間嗎... 沒重點!!
  • 所以我在廣告公司當副總的時候,看到有主管這樣,我就把叫進我辦公室待一個小時當雕像,讓他知道有多無聊。

    到資訊業官沒那麼大,只能要求所有人要開會時,一定要先發討論事項,大家一定要準備才開會,如果有人沒準備,他就出去,等準備好了再進來。久而久之,會少了,效率提高了...。

    藍鯨 於 2011/08/30 15:10 回覆

  • it's me. Fanny~
  • 厂...
    不過, 我在電子業... 主管把開會當神似的!!
    在這我終於懂了老人家常說的一句"講呷嘴角專ㄆ"(台語)...
    很少看到人醬子, 講到嘴角有白泡沬... 他一定有練過吧~
  • 唉!有人就是希望能擺個官架子,任何產業都有~~

    還好現在回鍋當老師,耳根子清淨一些~~!

    藍鯨 於 2011/08/30 15:23 回覆

  • ♡♥ 小咪 ♥♡
  • 小咪認為人民先有素養
    才會有真正的民主
    各種不同利益團體
    大家因為立場不同
    各執己見,互有差異
    如何異中求同
    達到和而不同的目的...
    每個人都要有容忍不同意見的雅量
    才能和平相處
    任一團體都一樣
    如果沒有基本的民主素養
    民主只會產生更多的亂象!!~~
  • ㄟˊ....
    我先講點別的,看小咪覺得有什麼感覺,再來討論您的心得,講講我的看法。

    西方人把知識分為先驗知識和後驗知識,這是我們當老師都要上的教育概論當中的一小部分,說是知識有的觀察就能知道,叫做先驗;一定要經歷過的,叫後驗知識。

    可我有另一個看法,這和每個人的資質和歷史發展也有關係,譬如啊!說火會燙,是前人的經驗,被燙過嘛!才說會燙。有的人一觀察、聽人家講,就不用自己被燙過,才知道燙。但有的人,就不信邪,哪會燙啊!唉呦!好燙!還得去看醫生。

    看地圖這件事則是另外一種,有的人看一看,就能找到路;有的人則是拿著地圖還迷路,那這是先驗還是後驗?

    還有賺大錢更是好玩,要上班看看別人怎麼應徵,讀讀我寫的〈告別失業〉,恐怕要找份工作也不難;但是想致富,無論你翻遍所有的知識、秘笈,沒有真正致富之錢,你都不能說自己是有了知識。

    民主也是這麼回事,有人看了看書,依照別人的民主經驗、遊戲規則,就能玩起民主政治;

    但有些人得摸索一陣子才找出一套適合的遊戲規則;

    還有些人呢,則是怎麼都搞不明白,順自己意思的就是民主,好像自己是唯一的人民,那不順他的意思的呢,就是不民主,因為自己沒同意(很像我們的司法喔!);

    還有些人更酷,民主的道理都懂,遊戲規則很熟,但是呢!他就是可以撿自己喜歡、對自己有利的玩,好像打麻將,明明多拿牌了,說是打台灣牌,指著別人相公,拿少了,就說玩香港排。

    一樣都懂一點民主,誰的素養高?誰不能玩?

    好像越後面越糟糕,對吧?

    可這社會什麼人都有,有的人就是永遠以自己為主,要大家向他看齊,我們還得小碎步才標準。

    那我們能怎麼辦?

    不讓他玩?槍斃他?把他關起來?

    好,就算可以。

    那我們要怎麼篩選?要用什麼標準?誰的標準?

    如果今天我們表決一件事情,是拆了一家人的房子蓋馬路,然後說給你補償了啊!這是為了大家好,是公共利益,大家需要這條馬路。

    但是那是人家祖宅,住了四代、百來年,價值不能用市價來算,你覺得如果這家人要出來拼命,失去民主風度,算不算情有可原?

    需不需要為他開個協調會,讓他講講話,甚至尊重他們,把路繞一繞,還是想想其他辦法?

    這次大陸禁掉阿妹的歌,說是妨害善良風俗,什麼叫善良風俗?以誰為標準?

    民主不是一種教化,而是一種生活,大多數人願意用這種方式來溝通,或許有些人會鬧,甚至是刻意鬧,但是我們難道要捨棄這樣的生活、溝通方式,採取更原始的政府統治方式嗎?

    有人說民主不完美,就不該實行,不能阻擋改革。

    天啊!什麼東西會完美,什麼時候才能行民主?

    好像說,你不是合當爸、媽,所以你不能當爸媽之後才學做爸媽,我先給你結扎。這樣就是完美了嘛?誰得世界為標準,才是完美?

    我認為不打仗、大家能自由表達意見,我們有機會、管道表達我們的意見,用投票、抗議...,任何非武裝方式表達,就是民主社會。

    有人會脫序,只要傷到人、損害東西,用相關法律制裁。但是不能說,你、你、你,沒民主素養,沒資格參加民主,沒有公民身分。

    那要他去哪?

    我們可以盡力宣導我們自認的民主態度,也能說說自認不民主的行為,但是不能說因為民主不完美,所以....,或者缺乏民主態度,這是亂源,所以.....。

    可能社會沒有大家想的好,國會打架多一點,政黨間口水多一點,藍綠對立高一點,但是至少沒真正武裝打起來,不是嗎?

    被計程司機趕下車嘛!又不是在路上被槍斃!有什麼大不了?


    藍鯨 於 2011/08/30 17:36 回覆

  • ♡♥ 小咪 ♥♡
  • 在所有是非爭執的場合中,看到的絕對不是真相,而是煙霧
    吵鬧的絕對不是議題,而是失焦,吵來吵去吵的都不是重點
    爭論的難題,在每個人看到的,對他來說都是真的
    但每個人認知的真,卻也註定受到立場觀點的左右

    不同的立場就有不同的觀點
    於是對立的觀點「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
    彼此以否定對方為目的~ 問題是,誰才是對的?
    大家看到的都是真的,所以大家都堅持自己是對的
    問題是沒人看得到對方看到的那一面
    所以大家都很認真的認為對方才是錯的...

    當我們說:「這件事情沒有一定的標準」時
    指的都是感性的層次
    感性的層次沒必要爭是非,
    大家都有自己的「是」都有自己的「好」
    看人家不順眼時的處理方式,就展現出不同人的品德與素養
    人人都要強出頭,看別人就不爽
    那就是「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其實在感性的層次,沒必要爭什麼是非...

    道德、理智聽起來很八股很嚴肅
    實際上只是「同理心」的延伸
    道德的根源是「人心的共感」
    一個是「己所欲,施於人」,一個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前者是主動是想跟人家分享的天性
    後這是被動不希望被人家傷害的天性...

    道德不過建立在「大家都願意分享自己的美好,
    而大家都不願意自己被傷害」的共識上
    在理性的層次,是非好惡不是由感官好惡決定,而是由道德理智決定
    如果多數人還是很理智的知道
    不管怎麼樣,都要尊重對方的意願
    那還會吵??還會爭嗎??.....
  • 可能,我把回覆的內容太簡化了,簡化到好像兩個人爭吵,而模糊掉眾人之事的討論;又或可能,我自以為幽默,用輕鬆的口吻來談,而讓一種生活制度下該有的態度搞得好像道德訴求、情緒控制(理智)。

    那我認真、簡單的(太複雜又會模糊焦點)再一次表達我的看法。

    民主的態度是什麼,最基本的就是不訴諸暴力、和平溝通和多數決的決策。

    這是有順序的,先是不訴諸暴力,包含國家暴力,才能談民主。一旦有人採取暴力行為,比如國會打架、抗爭衝突,無論理由多正當,都得被譴責。國家非法使用暴力,違反憲法保障人民的基本權利(這才是憲法的目的,用來對抗國家),更是必須被制約、被反對的,甚至是可以反抗的(這是民主中唯一同意使用暴力的地方)。

    有了基本的保障(不使用暴力),才有可能和平溝通,當然這和平,不代表是理智、沒有情緒,甚至沒有衝突的,只要非使用暴力,都可以稱作和平溝通,包含抗議、示威。

    最後才是不得已的多數決。越是民主態度發達的國家,越少用多數決,因為在意涵上那代表著一種多數的壓迫(有人稱為多數暴力是過分的形容)。民主社會,每個人都有捍衛自己的基本權利的自由,所以對公共多數有利益的事,被傷害的少數人依然可以提出反對、抗議、甚至抗爭。缺乏仔細、耐心的溝通程序,急著快刀斬亂麻,犧牲少數受害者權益的做法,不能稱為成熟的民主社會,或民主生活態度。

    非暴力→和平溝通→多數表決,一個程序都不能少,尤其是第二個程序,傾聽少數意見,找出不大滿意但可以接受的決策模式,是最佳的民主典範。

    比如我在正文中提到的例子:現實生活中,不是只有「反對現況垃圾回收方式」和「自己追垃圾車」兩種決策模式,贊成和反對的理由也不是只有兩種。

    贊成者可能是行動不便的老人家;但也可能是工作作息和一般不同的年輕人(下班之後,根本沒有垃圾車,怎麼追?);還有可能是純粹只是懶(加上房子又不靠近樓梯間,像我)...。

    反對者可能是因為環境髒亂;也可能是反對漲價;更可能是環境保護支持者(要求垃圾減量);也有可能是因為住在樓梯口,天天被吵醒(清晨五點多收垃圾)。

    這兩種相反的決策,任何一個理由都可以構成「爭」的條件,這怎麼變成「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德呢?政治和道德最大的不同,它不是談should be(應該怎麼做),而是談would be well done(怎麼做會最好)。

    我剛剛的分析當中,我們可以發現看似兩個相反的陣營,卻是由許多不同的理由凝聚成一個答案、決策,但如果我們細分,努力尋找各種可能的方案,又能造成不同的選擇。

    比方說一樣垃圾回收,但集中放在樓下、地下室某個地點,原本贊成中作息不同的年輕人和反對陣營裡的反對髒亂環境者、和住在樓梯間隔壁者,都可能轉為同意。

    但原本贊成的老人家、懶惰者可能就轉為反對。

    這和道德無關,和情緒控制無關,而是跟做事、解決問題的能力有關,甚至不吵起來,是跟有沒有耐心溝通、傾聽有關(不是像管委會的二分法要人家選)。

    而這就是民主的生活,也是民主生活的態度:「努力找出各種新的可能,持續不斷溝通;不要讓反對者抱著怨恨落敗,不要讓多數者想要輕鬆證明自己是最正確的選擇,甚至自認是道德上正確的價值觀(我是對的,你是錯的)。」

    我想這和道德無涉,既能爭,也能吵,還能衝突,但結局卻是最和平的結果。

    附帶一點:民主政治常會擱置過分衝突的議題,比如美國擱置了墮胎合法化最為出名,因為已經變道德戰爭,無法和平溝通,只能擱置。

    藍鯨 於 2011/08/30 20: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