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這期的商業週刊當中看到一篇有關尤努斯30年努力的專題報導,讓我重新檢視新政主義是否要用政黨的模式來呈現?還有政治力對於改變這個社會有多少功效?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