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戰結束,有輸有贏,贏者的慶祝聚會不需要我去湊熱鬧;輸者,倒是需要我們多一點關心。一個朋友為了失去政權而寢食難安,我和夫人一起去安慰他。我當然好說歹說,從政治理論講到政治現實:「至少還有500萬票嘛!」他都無法接受「台灣人民背棄台灣投向中國」,讓我已經從無奈轉為不耐。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