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朋友看到土石流滅村的情況,也和糟糕的政府一樣感嘆:「如果早點撤村就好!」彷彿好像撤村像換旅社一樣,只要細軟行李拿一拿,就可以走人了。孰不知這是都市人的無知,無法了解安土重遷的農民的心理。我也是都市人,但是在921救災災區八個月的經驗當中,我知道面對撤村的命令時那種煎熬。撤村,代表著無知而惶恐的未來。農民的職業就是種地,而地就在家園旁邊,撤村代表著生活沒有著落的恐懼。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