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不能窮教育、苦不能苦孩子」、「保留孩子社會的穿透力」

蘇貞昌院長這番話,讓未來的2008總統大選平添各種想像空間。

我常說,如果2008總統大選是蘇貞昌院長對上馬英九主席,恐怕是哆啦ㄟ夢大戰楚留香的局面,鹿死誰手,真的恐怕很難預料。看到蘇院長這段專訪,也許哆啦ㄟ夢的說法還膚淺化了蘇院長的格局。

不過我這篇文章不是要談2008的總統大選,而是除了肯定蘇院長對教育的看法之外,還要引申蘇院長所謂「保留孩子社會穿透力」的看法。

的確,我們很難做到整個社會十分公平,唯一公平的方式,就是運用適當的救濟來保持社會流動。但是救濟有的時候只能做到「社會損害控管」,甚至有時候過多的救濟,反而阻礙了社會的低層向上穿透的能力。唯有透過教育所提供的成長救濟,能讓整個的社會保持活力,也讓許多低層的窮苦人家有翻身的機會,這也就是我十分重視教育的緣故。

同樣地,整個社會也必須成長,尤其台灣來講,提升國家在國際上的穿透力也是十分重要。培養整個社會向上提升的情緒是一件關鍵的工作,而這不是仰賴指摘與質疑就能達成。

或許北縣大停水是一件憤怒的事,但是「這樣的報告不是很好,十分鐘能講完的不需要講到一小時,這樣我完全不能接受這件事情不能預測...(判斷能力不足)」就能表達蘇院長的震怒,而非咆嘯整個會場。

當然我也希望蘇院長能記得他擔任北縣縣長時的允諾--北縣將會喝翡翠水庫的水,而不是因為石門水庫除淤泥,而喝泥水。

的確做事是比較難的,但是心態會決定了處事的態度。這兩天我坐計程車,剛好坐到一位自認為「卡奴」司機的車,當我講到這些債務不能由政府買單,他竟然憤怒的說:「你在銀行工作嗎?」

當然我不是,他仍然憤恨未消的說:「政府不是賣很多地,拿來負擔為什麼不可以。」

我沒有請他思考一下:為什麼他會刷爆卡?花在什麼地方?

我很清楚的告訴他:「政府目前的債務再花五十年也無法只用稅金清償」,他感到震驚,但是馬上又質疑到是民進黨執政才會這樣。

如果我們一直有這樣的心態--依賴的心態,我們很難保有向上穿透的學習力,只等著救濟,無法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買包碳回家享用,也很難獲得廣泛的同情與支持。

需要由政府出面要求銀行協商,但絕不會是免除債務,讓全民來分擔,誰還要努力向上?這樣一來社會還有什麼活力?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