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今天加班多晚,我還是趕了10點5分的場次,去看看喬治克隆尼的傑作。我過去不是很欣賞喬治克隆尼,原因是他所演出的電影,並沒有讓我特別覺得有較好的表現。最近他引起我的注意,是因為一則有關喬治克隆尼和他的父親尼克克隆尼一起潛入查德拍攝大屠殺的紀錄片,並且一起呼籲世界關注蘇丹和查德的血腥政治屠殺。喬治自稱是自由派,捍衛人類自由不移餘力,這次這部大戲,就是充分表達他的人生價值觀。

我很喜歡這部電影,雖然看到兩批年輕的朋友中途離開戲院,入口處也不是像「不可能的任務3」那樣得排隊進入,座位連1/5都沒坐滿,但是我真的超愛這部電影。

不只是好聽的爵士樂,恰如其分的黑白拍攝手法,最重要的不拖泥帶水的將美國重要的歷史事件清楚的敘述,更重要的是,從頭到尾一貫清楚的主題表達,讓人感覺這是一部感覺世界充滿希望的好電影。

當麥卡錫主義像是「相信台灣」、「愛台灣」席捲台灣一樣的橫掃美國,要像CBS名主持人洛蒙那樣敢挺身而出,並且要冒整個世局大不諱,像國王新衣裡的小孩一樣,明白的指出人的價值觀和憲法所捍衛的自由,是多麼不容易的事情。

他沒有任何政治的企圖,不需要親吻大地表示比對手更愛這塊土地,他只需證明麥卡錫是多麼矛盾的利用大家恐懼。

看這部電影,我不認為有所謂民粹的民主和正確的民主的差別,因為民主本來就不能保證永遠正確,也不保證政治永遠清明,麥卡錫證明了民主如美國,也會有價值錯亂的時代。重點是我們是否有洛蒙的勇氣與反省能力?還是我們只能像CBS的老闆一樣,堅持只能中立報導,而不能鼓起道德勇氣對懷疑的事加以評論?

當一般人也都覺得憤怒的時候,還在希望保持雙方各打五十大板的態度,而不是以一個人的價值觀與勇氣來加以批判,那麼我不知道我們還能依據什麼標準來維護我們的憲政保護下的自由。如果還像麥卡錫的打手一樣,和稀泥的把所有其他拖下水,甚至像麥卡錫一樣,不直接回答質疑,反而直接以莫須有抹黑質疑者,那麼我們就必須更加懷疑他們的動機。

彼得杜拉克說的好,「極端的個人自由主義者,往往找不到對抗極權者的武器,因為他們不削使用像這些傢伙所使用的宣傳工具。」洛蒙遵循知識公民的路線,他找到了!

當依據一般人的標準,都該憤怒的時候,那麼就是當權者已經採到底線了!

這部電影介紹給熱愛自由的人們,也介紹給口口聲聲民主長、民主短的人們,如果民主是定義給執政者所獲得的支持,那麼「壓迫」這兩字應該就會失去意義。掌握權力的人沒有資格喊被「壓迫」,如果他們是被迫害,那麼沒有權力的人呢?尤其是當一般人都憤怒的時候!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