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朋友曾經在我的論壇當中說過:「我們要多談如何落實民主的觀念,以及如何落實這些觀念。」最難的部份往往就是這裡,因為很多的是心態的問題,也許表面上還是這樣去做,但是骨子裡的心態上根本就是漠不關心或者根本就完全相反的想法,只是假裝自己是這樣的人。

要建立民主的社會,必定會有很多清談,很多議論,因為這是多元社會的基本特徵 ─ 意見紛歧。大家透過對話,逐漸取得共識,然後才有特定的主張。

但是大家都想繞過這個階段,因為大家不想思考,也對對話的過程感到不耐煩。

我們習慣的模式是候選人提政見的方式,也就是告訴我們:「他」要怎麼做,我們只要去投票,「支持他去做」。

大家有沒有發現這樣的過程是多麼輕鬆?因此只要那個「他」好好表演,好好吸引大家的目光,只要言之有物,聽起來有道理,不一定是事實或切實可行的方案,我們就很輕易的把自己手上的一票「扔」出去(那不叫投,那叫「限時拋棄」,投票日當天限時決定丟給誰)。

我們根本不注重所謂長期觀察,長期的互動,我們的決策往往就在一瞬間。當然反映到政治圈的決策,也經常十分即興。

我們減少了對話的過程,因此標語比言語更能吸引人們的目光,口號比內涵更能打動人心。所以我們一天到晚都能喊出救國救民的口號,不論是愛台灣還是打倒什麼,重點是這和上面所講的限時投票沒什麼兩樣,運動或革命前是一個努力階段,在當天(例如天下圍攻)之後,那就完全不關我的事情了(連施明德都說過這樣的話,不是嗎?)。

組織是政治人物的事,是公眾人物的事,沒有人想要學會真正的組織方式,試圖在自己關心議題上做一些聯合。捐款也比募款來得容易,捐款也經常停留在一時感動。我們總是做一剎那的事情,對於長時間的生活沒有什麼興趣。

我們的生活越來越像電影,必須快速高潮迭起,如果有沉悶的橋段或過程,那麼有更多的人用「結束」來興起另一段別人生活的高潮。我們很難適應凡人的生活,就像「救國救民」的觀念一樣:沒有拯救其他人,自己就無法獲得救贖。

只是很可惜的,民主生活就是一般的生活。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