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已經沒有第三勢力的任何空間了」是中國時報今天聳動的社論標題。

依據中國時報的看法,的確台灣沒有,也不需要有這樣的空間去建構一個完全類似藍綠的政治勢力,因為那只是加劇台灣政局的內鬥,對於人民想要安居樂業,享有自由的生活是背道而馳。

昨天在公司月會的時候,我們總經理藉高鐵出軌一事評論了政府狹隘的決策思考和無能的政治效率。「從高鐵開始計畫的時候,我就預言高鐵的問題不是出在土木工程與結構體上,而是會發生在人謀不臧的情況,…這是因為我們缺乏認真負責任的工作態度,尤其是公家機關。…」

「即使在土木結構上我們因為政治力或招標的結果採取了混血,只要人事上能努力,我們還是能有高品質的高鐵,…當日本不提供機師訓練的時候,我們政府竟然不知所措,要從歐美進外籍機師,而忽略了日本有大量的退休機師可以招聘,甚至可以請他們訓練台灣機師,結果政府的反應,不僅捨近求遠,又會把人事招募做了另一次大混血,加深人事流動的危機。…高鐵怎麼會不出事?」

我們總經理在下結論之前,又向我們公司四位同仁致歉:「昨天陪同我去參加企業餐飲改良會議的四位同仁致歉,我不知道現場是有關選舉的場合,基於人情,不小心把大家帶到造勢現場,深感抱歉。」「這就是台灣很大的問題,不是實事求是的解決問題,而是充滿沒有意義的人情考量,充斥著虛偽的活動與決策,不肯正視問題,只會掩耳盜鈴,甚至連累其他想要認真做事的人…。」

僅管總經理對政治人物口誅筆伐,但是最後結論卻是:「選舉快要到了,無論如何,澄清吏治還是在大家手上,我沒有意圖要影響大家的決定,但是我懇求大家要認真的思考自己的選擇。」

這讓我聯想起宏碁創辦人施振榮最近在年代接受訪問說道:「我不參與政治,我講的是真正的政治權力爭取,但是真正的政治我是積極而且鼓勵大家參與的,因為那是一切的根本…。」

如果政治只是建立勢力,爭取權力,滿腦想的是利害關係,做的都是營造聲勢的事情,那麼我們台灣應該真的是太多了。

在網路上看到一個朋友提到:
「自由與民主的要素有三項
1. 有素養的人民
2. 清廉的政府
3. 有效的法律制度」
令我感到啼笑皆非,美國建國之初,全國90%以上都是目不識丁的農民,自由民主反而是來自他們領導階層的堅持;當然自由民主也不可能保障清廉;至於效率,民主制度是最差的。

民主自由的要素都是來自保障人民,人民能有充分的自由,能選擇自己的政府,也會反省把犯錯的政府換掉,民主自由深信人是自私的,卻保障這樣的自私,因為他們深信唯有個人保有自己才會快樂,該被限制的是政府。

所以造成一個矛盾的作法就是,為了限制政府,人民必須犧牲自己一點自我,去參與公眾事務。

但是台灣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台灣有很多人打算限制的是人的思考,打算控制人民的選擇。

很多人談到公眾事務,只能拾人牙慧的漫談統獨,用的語言完全是那些想要控制他們的人所創造出來的,不僅不能解決問題,只是讓我們牢牢被控制。

我們不嘗試去建立公眾領域的價值觀,來讓彼此感覺安全,建立信任感,反而是運用語言的操弄來讓兩個政治勢力更加穩固。簡錫偕批評施明德不懂得非暴力的意涵,也運用語言暴力來修理政治人物,也是這樣的道理,施明德也被這樣的氣氛綁架了。

我們忙著互相批判的時刻,期待的公平仲裁者竟然是民主制度一直要提防的政府。當世界都在讓公民參與滲透到政府的每個部門,包含行政和司法,而不是只有國會的時候,我們連輿論都要求我們必須相信司法官的心證。

我不能理解這樣的作法,我們不是去思考如何建立更加公平的制度,多數參與更加信任的制度,反而是要求我們相信一個人的判斷?這和行政權上面要求我們只相信一個人(獨裁者),有什麼兩樣呢?

如果思考邏輯都是一樣,出現的只是想要選票的勢力,那麼我們怎麼可能會有新的選擇?只是另一批人被綁架罷了!不是嗎?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