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總統的說明,當然和七成以上的人看法相同,擺明用台語說明,就是為了給特定族群收看。當然我也能體會一路支持總統的朋友的心情,只是這樣會建立什麼慣例呢?司法的心證,無論是檢調或是法官,不就只是政治上的工具嗎?

就客觀而言,無論是否構成把錢放到自己口袋,偽證和造假就已經構成犯罪,這絕不會還有討論空間。

這樣的說明早就已經預料的到,國家的憲政慣例和司法制度也跟著被破壞殆盡。

未來,我們能有機會再度重新建立國家威信的方法,唯有在制度上多加入公民的參與,引進參審制或陪審團,並且將檢察官獨立化,建立國家公正起訴人制度,不要只仰賴一個人或少數人的心證來決定一切,恐怕是重建一切制度信任的唯一方法。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