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年輕的時候在目前兩位誠信都飽受質疑的政治人物麾下任職過,雖然是不起眼的小人物。

但是就職場文化的觀察,對於過去這兩位老東家我只能說這一切都是他們個性使然。

貴為元首,這位陳東家依然不改過去霸氣和親信、家族管理那套,雖然符合親疏遠近那套儒家哲學,不過遲早他就是會與世隔絕,只剩他和身邊的人有另一套不同其他人的價值觀。所以當時我就不認為這是一個雞犬升天的機會。

而另一位主席,則是過分信任,講求合諧與團結,完全不知道他所敬老尊賢的對象就是他要「改革」的對象,大而化之,連防弊細節都以為用以身作則就能改變,恐怕是失之天真。無法察覺重要的細節,真正做到賞罰分明,一昧鄉愿,就不能吸引真正的人才,這也是我揮揮衣袖的主因。

孟子曰:「君子有終身之憂,無一朝之患也。」實在是真知灼見!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