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大談個人價值與責任的時候,一個學生問我ㄧ個問題:「老師,你一直強調個人要檢討自己在公司的價值,要個人符合公司價值,甚至要勇於負責,如果有一天,你是必須揹黑鍋的時候,你會做嗎?」

會的,但是我會清楚讓大家知道:我是揹黑鍋的!尤其是老闆!

我舉一個例子,過去我還是小主管的時候,我的頂頭上司誤信另一名員工的說法,直接繞過我,做了決定,因為公文上缺乏我簽字,所以事態很明顯。

但是我決定扛起責任來,因為這名員工就是仗恃資深,也因為我怯於管理,才會越級報告,鑄成公司損失。而我的上司更因為我太年輕備感威脅(功高震主)。

我在內部會議的時候就表明,這很清楚,我完全不需要負實質責任,但是我決定要負起道德責任,因為我的管理不善,才會導致簽名上缺乏我的簽章。我告訴上司和其他成員,我會向上級報告,未簽名是我的疏失,但是案子是討論過的,我願意負起決策責任。

當然這件事並沒有讓我的上司和那位員工認為我是同一條船上的夥伴,但是後來也收斂許多,不過這段經驗卻被我們總經理看在眼裏,八個月之後,我升任另一個部門經理。

聽到這裡,我的學生繼續追問:「老師,你這叫鬥爭,根本不是揹黑鍋啦!揹黑鍋那是要無俚頭,例如老闆放個屁,然後你會馬上承認嗎?」

我會!但是有但書,就是老闆回頭看,要人承擔的時候,我們必須要這樣做。

「為什麼?」學生狐疑的問。

因為老闆花大錢請我來,如果我連這種事情都不願扛,他大可找比我便宜,但是願意扛的人來接我的位置。我並不是這樣優秀到無可取代。

當晚,我又思考了一遍,我覺得學生會誤會我的意思,因為他缺乏我這樣的人生歷練,很容易就斷章取義,做出不良的判斷。

第一次上課的時候,我主動在課堂上提這問題:「對於這樣的回答,我必須補充一下,我會這樣做一定是決定這個老闆會帶領我實踐我的夢想,我才會這樣做,否則只是讓我認清老闆,即使做了,他第二天就會收到我的辭呈。」

三國演義有一段劉備拜龐統為副軍師之後,一天仍在酒後羞辱龐統。弔詭的是,心高氣傲的龐統並未因此拂袖而去,反而是以「君臣盡失」來為道歉的劉備緩頰。每每讀到這段,總會懷疑羅冠中,為何要寫這段,因為刪去並不影響全文。後來終於領悟,這是在描寫龐統「尋獲明主」的心情,與曹操禮遇的過程作對比,顯示君子唯有心服,才會鞠躬盡瘁。尤其強調劉備以德服人,讓這段看似無用,其實對於全文有畫龍點睛的效果。

我們一向認為負責就是敢言直言,不然就是下台,其實以歷史上著名的諍臣 ─ 魏徵,其身段之柔軟,委婉規勸唐太宗的技巧,才能符合人鏡之稱。上一期商業周刊的貞觀之治專題有這方面詳細的報導,我就不纍述。

如果老闆一切符合我的要求,我難道要為了他不想承認放屁,而離開嗎?人不會十全十美,但是要記得你最後的目標是什麼,不要因咽廢食,這樣就會做出錯誤的決定。原本是良善的是,也因為不肯放下身段,而讓決策者佔到另一面去,那更會造成重大的損失。

做點馬屁,可以讓我真正「負責」的把事情做完、做好,那麼我會彎下我的腰,連馬蹄都擦乾淨。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