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小的時候,母親曾經將我的八字拿給一個很有名的算名師看看我未來的運勢,這位算命師鐵口直斷我將來一定會從事教職。當然天生不信邪的我,就一直朝反方向去努力。

高中打工我都一直在餐飲業,後來還當了保全;大學時代我念政治系,理所當然成了選戰傭兵;沒想到沒有選戰的時候,我竟然進了補習班,從導師到招生、到班主任,還客串了一陣子外交史的講師(因為找不到老師),算是和教育構著邊。

後來我因為擔任外商公司英語補習班業務經理表現良好,進了同一集團的廣告公司,沒想到研究所時「陪著」同學去考試,又讓我不小心通過中等教育學程,當了一陣子的老師,面對公立學校的顢頇無能,只想明哲保身的環境,當然我又另闢蹊徑,投入資訊產業,自己當起老闆來。

沒想到在一切風風雨雨之後,成了數位學習的正職外,意外的成了兼職顧問和兼職講師,從事創業輔導、數位創新諮詢的工作。

轉了一大圈,我似乎和教育脫離不了關係,當然我後來發現,很多人要改變命運,就必須從教育著手。

曾經看過一篇評論富爸爸窮爸爸那本書的文章,文章中認為作者羅勃清崎只是靠富爸爸持續賺大錢。我不諱言這本暢銷書會替他帶來一定收入,但是用這樣角度去看的人,大概一輩子很難體會有人會想負起社會改革責任的想法,或者他們一直認為要從事改革社會的人就必須不食人間煙火。沒有人懷疑過武俠小說裡的大俠也是要吃飯的嗎?

「供養」會比「銷售」偉大嗎?很多人寧願去供養,也不願意以需要的方式來讓願意改革者生存。在我的眼中賣麵包的唐氏症兒童、燒燙傷人士、殘障同胞,都比哪些侈言仁義道德,卻只要求供養的人士來的偉大。

教育和供養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們帶來知識、啟發和循循善誘,如果一個觀念改變你的一生,花點錢買本書、上個課,又何必用另一種心態去揣測人家呢?現在我會用比較正常的心態去看教育這條路,或許當年的算命師是矇到的,因為人類社會的幸福,最後還是得靠心靈的啟迪才能做到,而我只是發現這點而已。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