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讀書很慢,每天夜讀柯林頓的自傳【我的人生】,過去這類大部頭的書,我最多三天也就讀完了,最近卻花了一週也才進展到十分之一,目前只進展到他遊學牛津的過往。而他年輕的一些遭遇與經歷,讓我聯想到自己的年輕時刻。

很多人希望少年得志,我不認為這有什麼不好,不過我覺得古人所說的「大不幸」,也值得我們參考。年輕多點失敗與歷練,在未來總是幫助多一點,只是要建立起正確態度,不要用「我就是這麼衰尾」的心態自怨自哀,而是從錯誤中成長來面對不如意的生活,未來即使有任何打擊,總是會找到方法解決。

我記得年輕的時候,我總是會故意找困難的東西來挑戰,甚至到現在,我太太都還會笑我是勞碌命。小時後的事記不大清楚,我只記得我四歲還在念幼稚園中班的時候,家中開雜貨店,我媽總是在忙不過來時,請我幫忙用娃娃車(三輪車)送貨,有一次還騎到兩條街以外的客人家送米,客人總是把貨款塞在我胸口圍兜兜的袋子裡,然後我就騎回家交差。媽媽管得很嚴,雖然家中賣糖,但是總是不能吃,有一次偷抓一把,手拔不出罐子,被我媽痛打一頓,日後就養成不喜歡吃甜食的習慣,當然我後來知道有這樣的童話故事,而我是親身經歷過。可能是我媽媽的要求,我總是對自己也要求的很嚴格(這是我太太說的),有時想偷懶的時候,總會有極大的罪惡感。然後就在矛盾之間,蹉跎時間。

其實小時候一直認為我們家境小康,後來才知道其實我們家的生活算是不錯。國中成績不是那麼好,我花了很多時間去補救,等到高中比較有機會歷練的時候,而且當時立志要從事政治的工作,我就花了很多時間去了解其他人的生活,例如我去送報,其實根本不需要我去打工,但是我決定去體會一些我從來接觸不到的生活,我每天從東區騎車一個小時到萬華西園一帶去送報,去看看在市場附近工作人們的生活(附近是中央市場),當時我才知道有些人半夜3-4點就必須起來工作,這些人關心的不是哪個黨執政,關心的是明天客人會不會上門,生鮮蔬果、手工做的食品會不會賣不出去,明天的生意會不會更好,甚至他們沒有力氣去關心他們小孩的功課,只能把小孩往安親班送,只為了能多點時間工作,多賺點微薄的收入。直到現在,我每每看到新聞播報一些悲劇,記者很直覺的責怪家長沒盡到照料的責任,我總不以為然,我能體會這些人的生活。和這些朋友聊天,有時候會擔誤送報時間,還會被後面的顧客嘲笑說我在送晚報,不過當時的一些資訊,的確對我造成不小的震撼。

後來我總是保持打兩三份工,接觸不同的人,讓我更了解這個社會。當然我也花了不少時間旅行,雖然沒有像宋楚瑜遍及四千多個鄉鎮,但是幾乎台灣各個縣市我都去過,也發現即使只有台灣,也存在的很大差異。很幸運的,升高中那年,祖母為了慶賀我考上高中,送我們舉家去日本玩17天,讓我第一次能見識到其他國家的建設與文化,我還記得我蹲在東京街頭研究為什麼日本的街道能這麼乾淨,尤其是為什麼要做這麼多單行道,連八線馬路也是單行道,當然後來台北也有這樣的街道來紓解交通。後來去了泰國,看了觀光業發展的狀態與規劃。又去了幾次大陸,了解對岸的發展狀況。

年輕的時候多歷練,包含旅行,都對我後來經歷一些困難有很大的幫助,尤其是維持我在失敗之後的信心。很多人說我年輕的時候運氣很好,其實不然,我雖然有好的表現,但是總是起起伏伏,有時候連吃飯的錢都沒有,我還記得我曾經因為掉了錢,丟了工作,連續三個月吃泡麵,兩個月吃白吐司。不過,這些經歷,總是讓我在成功之後,會想到這些事情,而保持對其他人的關心。

我不認為少年得志是件壞事,不過,如果少年不得志,其實它可能更是件好事。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