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回到十幾年前錯愕離開的母校,而且就像我踏出校門的誓言一樣:「我如果不是回來教書或者演講,我不回來!」當人隨便亂發誓,也會實踐,千萬不要小看語言對自己的力量。我講的題目是職場生涯規劃,身分是專家學者。雖然這半年和人力銀行配合,這個題目經常講,但是我還是花了很多時間研究,因為我希望給政治系的學弟妹不一樣的感受。

從國際政治到金融體系,只要當前重要政治議題,我無所不包的設計進我的講題裡,不僅要讓他們有收穫,還要讓他們哄堂大笑,感到學習的喜悅。其中有一個橋段是這樣設計的:政治系的最佳出路是什麼?我的標準答案是:當總統!我想這樣有好多笑話可以講,還能讓學弟妹能深思為社會能盡什麼力。

沒想到這個橋段用出來的時候,一個看來很聰明又認真的學妹舉手回答:「當老師!」其實,我當場是愣住了,但是還是按照進度的開玩笑:「怎麼這麼沒志氣?我們學的是國家管理呢?」我進一步暗示她。更沒想到的是,她不僅堅持,還繼續說:「而且要當國中小學老師,這樣才能對政治…」我知道她要講什麼,和我想的是一樣,唯有從教育著手,才能徹底建立公民社會。但是時間不允許討論這樣的大題目,我只能按照原來設計的梗打斷她:「當然是當總統啊!」

當篇沒有時間多加解釋,但是這件事情一直讓我耿耿於懷,直到今天我才有空寫封信到政治系,希望能找到這位學妹,送她另一本書,並且留張字條跟她談談這件事。

很多時候,我們正面思考總是來得太遲,有時候我們是照既定計畫行事,有時候是一時衝動,對於很多可能必須正面思考的事情,我們常常會稍加忽略。

當年離開東吳大學,在學運世代末期,我並不後悔那些年少輕狂,甚至當大家都要我被塗改的成績打行政官司的時候,我卻因為一個小小的正面思考而給了我放棄的理由。

我家夫人稱讚我很偉大,她說如果是她,她一定不會希望自己留下個污點,無論塗改成績的老師是否是到處兼差照顧洗腎的太太,她說:「是我對的,就不能放棄爭取。」「當時我還年輕,我知道我還有其他機會爬起來,但是那個老師不能喪失他的教職,當然這是我名正言順逃避的藉口,其實我更擔心家裡因為訴訟而更顏面無光。」

我家夫人還是告訴我:「這樣正面思考還是很偉大!」

其實真正偉大的是我家夫人,她的鼓勵常常會讓我採取正面思考,因為骨子裡,我是個負面思考的人。接觸過我的人都知道,我總是很快看出一個人、一件事的缺點,然後嘗試想要改變。

比如說,前一陣子一位朋友剪了個怪頭,朋友相聚,一位心直口快的朋友立刻衝口而出:「妳的理髮師睡著了嗎?」我老婆搖搖頭,私下跟我說:「這樣會讓人家很愉快嗎?已經花了幾千元去弄頭髮了,就算剪壞,要補救也是一個月頭髮長之後才能做,何必讓人傷心呢?」我搔搔頭,不好意思的說:「我本來想講:『要不要我介紹理髮師給妳?』」我家夫人回了一句:「你們真可怕!」

的確,正面思考和負面思考真的差很多,我後來遇到職場上不愉快的事,雖然依據過去直覺,覺得這就是職場政治,但是我現在都會嘗試用正面的方向來看,長官本來就年紀大,比較保守,比較小心。他們年紀大,如果發脾氣,我都不能忍受,難道要我發脾氣,他們忍受嗎?

雖然有時候正面思考來得比較慢,但是我知道我已經慢慢走出這一步了!(夫人,要等等我喔!)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