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東西想寫,但是總是找不到完整時間,好不容易有了空閒時候,卻完全沒靈感。只好利用破碎時間寫一些小品。蕭敬騰在意料中落敗之後,在陶子的詢問感想下,眼淚隨著「難過」兩個字奪眶而出。我家夫人和陶子幾乎同時的脫口而出:「為什麼?有什麼好哭的?」

「夫人,這我能體會…」,我家夫人就好像訪問蕭敬騰一樣的詢問我:「是嗎?雖敗猶榮,不是嗎?而且他本來就是串場,又不是正式比賽…。」

「好強的人就能體會那樣的感受,那是一種自信的破碎,我想蕭敬騰一定是認為即使楊宗瑋發揮實力,他們也只是在伯仲之間,但是剛剛楊宗瑋的表現,讓他掉進追趕無力的黑洞裡,他一定突然自信破碎,認為楊宗瑋遙不可及,那種突然有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感覺,就好像突然發現自己是井底之蛙,對自己自憐自哀,那種難過,真的不足為外人道。」

「是嗎?為什麼你會知道,我從來沒有這樣的經驗ㄝ!」夫人話一說完,蕭敬騰接受訪問:「我是以楊宗瑋當作我這次演唱的標準…。」「你說對了ㄝ,你怎麼會知道呢?」夫人又對我做起採訪。

「因為我也是那樣的人,我經常有這樣的體認,謙虛絕不是我的天性,而是我從一次次的黑洞爬出來的學習結果。謙虛,就是我學著把洞挖潛一點,這樣就不會跌的太重。」

很多人是無法體會這樣的心情而手下留情,所以電影中大俠點到為止的風範,很少能身體力行,往往都是得理不饒人,趁勝追擊,將對方打成落水狗。我喜歡楊宗瑋的主要原因,就是他的身上充滿著這種俠士的風骨,你看他為對手熱淚盈眶的樣子,你就能體會何者為「仁者無敵」。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