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看到桌上擺著清崎與川普合著的新作,連忙跟我說:「這是一本好書」。我搖搖頭:「這本書了無新意,在我來看,寫的並不好。」然後我邊說邊跑進廁所找:「這本才是好書!」

「拜訪客戶的時候,利用空檔時間,到三民書局逛逛,明知最近忙到沒時間,還是一時手養,ㄧ口氣買了三本書,清崎川普合著那本和這本我都是一天看完,另外彼得杜拉克的最後一堂課,我則是花了好幾天。」我劈哩啪啦的說個不停,「王偉忠的這本歡迎大家收看,當時買的時候很猶豫,節目人的風花雪月嘛,一向都是我不大關心的議題,沒想到竟然讓我一天就看完,而且是捨不得放下,不像清崎川普那本,很勉強的讀,要不是內容幾乎都重複,還很難一天看完…,你知道那種感覺吧?」我還沒說完,朋友插嘴:「我知道就像聽演講,全場專注,和哈欠連連…」我邊用力點頭邊說:「對、對…,就是那種感覺,這是王偉忠的人生回憶錄,雖不是教忠教孝,但是很多內容讓你回味再三,欲罷不能,是本絕妙好書;清崎川普刻意營造一個主題,三言兩語就能講完,卻拖到長篇大論,勉強讀完,收穫卻不多;彼得杜拉克最後一堂課,則是充滿智慧,只是翻譯的十分拗口,無法讀起來很通順,得花很多時間思考。」

雖然我講不出「黃絹幼婦外孫齏臼」來形容,但是「歡迎大家收看」的確是本絕妙好書。開頭是王偉忠成長歷程的回顧,書中所描繪的人物生動地躍然紙上,彷彿就在你的眼前。當然有過眷村生活,歷經過台灣那段歲月的人更有感觸。只不過以王偉忠特殊的幽默感,卻能把那段艱苦的歷史描述的更加有趣,讓讀者能在笑聲中回到過去那段時光,即使比較年輕的朋友,你也能感受到過去那段歲月的趣味。

我家不住在眷村,當軍官的爺爺退伍的早,祖母家裡在台北是個大家族,在現在植物園附近開個雜貨店,不過前方右邊兒就是陸軍眷村,左手邊是空軍眷村,隔著和平西路這頭則是台灣人的社區。所以小時候就聽的懂上海人的阿拉、濃格的俚語,甚至四川人罵人的格老子的也十分熟悉,南腔北調就像王偉忠成長的眷村,只是我待的社區卻沒有很明顯的族群衝突,除非到了過年,才會像王偉忠形容的,隔著馬路來場鞭炮大戰。書裡面描寫的棒球三冠王則是那個年代大家共同的經驗,那時候只要得了冠軍,即使已經大半夜了(轉播是半夜),都有人來我家敲門要買鞭炮。整條街都是慶祝的鞭炮聲,第二天還有人掛上國旗呢。

當時不像現在這麼講究不能體罰,打小孩是常有的事,幾乎我們這代都是被打出來的,雖然常聽大人說要把小孩吊起來打,倒是完全沒見過,不像王偉忠還能說:「煞是好看!」阿母是嘉義人,和王偉忠同鄉,教訓我就像胡適的媽媽一樣,關起門來打,她常邊打邊罵:「我打小孩不是打給別人看的…」所以我沒辦法像隔壁表哥滿街哀號滿街跑。

回到嘉義外婆家,我經常的穿著就是小西裝打著蝴蝶結。常常都是被一群打著赤腳的當地小孩遠遠的打量著,假使我招手叫他們來玩,他們經常會一溜煙跑光,當時不明究理,現在我才知道,像王偉忠這樣鄉下小孩原來是用外星人的角度看著咱們台北人。

我有記憶以來,家中有電視在我那個年代已經不稀奇,群星會已經快進入尾聲,不過在社區裡第一家有彩色電視,倒是我經歷過的事。如果到在光復南路我家另外開的汽車修理廠,才會看到那架大同寶寶擺好,可以關小門的舊電視。爺爺幹里長,又開雜貨店,店中的電話少不了很多人來借,實在不知道原來當時有很多人是沒有電話的。不過無論如何,透過王偉忠的描述,讓我在嘻笑辱罵之間能重溫孩提時代的舊時光,那是個艱苦卻美好的年代。

當然王偉忠的書如果只有這些,恐怕我還不會稱它為絕妙好書,書裡面有更多人生的啟示和經驗。我看到書裡面寫的一段絕妙好辭是這樣寫的:「順著天賦做事,逆著個性做人。」多麼深的領悟啊!我趕忙跟我家夫人分享,我家夫人一臉狐疑的問我:「如果個性已經很好了,幹麻還要『逆』呢?」「夫人,那是妳這樣天生麗質的好資質,像我們這種野性的孩子,是花了很多時間才能領悟…」我一臉慚愧的說。夫人慢條斯里的說:「能領悟算不錯的,很多人連自己的個性都摸不清楚…」。的確,四、五十歲能領悟自己的個性就不錯了,還要像王偉忠這樣說出番大道理可不容易。當然這也就是我推薦這本書的原因。

不管你出身在哪個年代,是否和我們一樣有共同的回憶,這是一本很棒的書,連我家夫人都能在出差搭高鐵的短短2小時內嗑完1/3本,你就知道這本書有多麼輕鬆就能讀完,不會花你太多時間,只會讓你愛不釋手,想要培養讀書習慣的朋友們,或者覺得人生無聊的朋友,都可以買來試試。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