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每在公司拿到良好的績效,總是會讓人興奮不已,因為知道自己的努力有了成果,不一定要得到獎勵,自己就能開心一整天。讀書的時候,有這樣的感覺,反而是國中之後。小學以前,成績低於母親標準,可是會被阿母揍的半死。小三以前,幾乎都是滿分,這種痛苦是從小四開始,大家一定不相信,我連98分都會被揍,「怎麼這麼粗心?」媽媽總是很大聲的罵我,手上拿著棍子,我則是在旁邊嚇到抖的半死。媽媽自有一套邏輯,她可不看排名,不看成績,而是看我錯的原因是什麼,只要粗心大意,那麼就準備等會兒在手心上塗上白花油。可能也是這樣,以後遇到錯誤或問題,我都很關心「為什麼」,非得找出成因不可。

老爸就不同了,老爸看排名,在中間排名以前,老爸就毫不在意,如果拿個100分即可以抵銷其他科目成績不佳。後來我才知道,媽媽雖因為家庭經濟因素只有國小畢業,但是她可是六年都滿分保送初中的資優生。而爸爸雖然唸到高中,可是卻是常常拿到科科紅字的滿江紅。還要祖父去學校拜託,讓校長看在我爸是足球隊長、柔道社長的面子上,才不至於因為打架而退學。大概因為這樣,老媽嚴格的不得了,而老爸對於紅字就十分有同理心。

還記得小時候,每每成績很爛,我總會把成績單拿給我爸,爸爸就會把我們兩個人反鎖在房間裡,老爸把棍子拍在桌子上,我則在旁一邊吃零食,一邊配合老爸的節奏唉唉大叫,運氣好,老媽不戳穿我們兩個的伎倆,如果那天我媽心情不好,檢查我的手心,那不僅我要被補揍一遍,連老爸也會被唸一整天,說他敎壞小孩。

到了國中的時候,我一直為英文不好所困擾。我一直認為是老爸堅持不讓我去補習所造成的結果。因為剛入學的輔導課連字母都沒敎完,正式開學我卻必須開始學單字,第一學期我還用小聰明混過,後來就經常是紅字了。多年以後,我當然知道是老師出了問題,沒有一個老師能假設學生「應該」在校外補習過了,而跳躍進度。不過當時,我倒是怪我爸好幾年,總認為他沒有好好栽培我。

國二那年,我不服輸的個性,驅使我尋找方法,用注音、用象形…各種幫助記憶的方法,把課文整個背起來,當然也剛好遇到一個很混的老師,只考課內,不考參考書,終於讓我拿到90幾分,當時的喜悅,真的很難用筆墨形容。只是這種土法煉鋼真的撐不了多久,國三又回到紅色警戒。不過,我倒是開始享受了學習的喜悅,只要有好的方法,能讓自己把某件事學好,我就樂於參加各種測驗與考核,因為這還是展現學習效果最具體的辦法。

我家夫人最近巡迴參加某英語教學體系的各地兒童英語演講比賽擔任評審工作,有一天和我吃飯的時候,她很神秘的對我說:「老爺,你知道台灣哪個地區兒童的英語能力比較好?」「不知道,台北嗎?」我隨口答答。「是台南ㄝ!你很難想像中南部的學生的英語程度,台北地區的考場,倒沒有這樣令人驚喜的演出。你知道他們多厲害嗎?比電視上廣告的那些還厲害喔…」夫人很興奮的繼續說著。

「嗯,夫人,哪個地區的學生比較快樂呢?」夫人愣了一下,但是冰雪聰明的她立刻回神過來:「當然是台北啦!台北的父母已經過了逼小孩念書的時代了,而且台北地區報名的多是桃園中壢地區的學生,真正的台北人很少。」

「他們會去和大陸比嗎?」我知道這家機構在大陸佈局很大。「呵呵,據說台灣只是表演啦!不參賽,天啊!如果跟大陸那些魔鬼比,派大人去應該都不見得贏。」夫人邊笑邊說,「老爺知道的嘛!那裡不把人當人,把人當超人。」換我笑笑:「台灣層次應該不一樣的啊,就跟夫人常說的,和爛人比?那不是比爛?我們生活水準和品味不同,有些地方不用比,比了只是降低格調。」夫人邊笑邊點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鯨 的頭像
藍鯨

創意學堂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