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上流傳一則漫畫,一隻豬會學公雞早上啼叫讓主人不用鬧鐘,還會學狗看門,也能牧羊,看管羊隻,問他為什麼要會這麼多東西?「不景氣時代,不會十八般武藝,就會被淘汰。」是這隻豬的回答。漫畫最後一格是主人說他想吃火腿(另一個版本是豬排),作者下了個結論:扮演好你的本分,不然被淘汰的更快。

最近買了商周社長何飛鵬的「自慢」一書,裡面有篇文章叫做「『好用』的人正當紅」,大意是一個他手底下放過洋的主管,基於與她職位及工作無關的理由拒絕社長臨時任務的分派,何社長當下就認為她是不「好用」的人,不能與公司同舟共濟,患難與共,因應急難,面對變局。

與上面那則流通的漫畫相反,何社長認為廿一世紀經常變動的時代特性,使得企業追求不斷降低成本,為求提高效率,而大量將工作委外,公司人員精簡是不得不的趨勢,因此核心工作人員需要更多的專長與職能,否則就容易被犧牲、裁員。尤其是何社長一向主張找對的公司上班,變成公司的執政黨一份子,才是良好的工作態度,對於凡是講求「我喜不喜歡」、「我願不願意」,態度上自我設限的主管,當然是無法忍受。

而這篇文章後面緊接著刊登一篇佚名投書,論點和漫畫類似,對何社長採取反對的立場。他認為,指派業外的工作是經營者不懂用人之道,沒有反省指派工作的適切性與公司經營的潛在問題(人力調度),反而去檢討這位拒絕主管的態度問題這是不對的。

他認為經營者必須深黯專業技術、規劃整合相關技術人力,同時還得面對客戶與廠商,並且還要對財務、業務、公司未來規劃有一定的能力。而且他認為通常公司有「好用」的人反而是最容易被犧牲的,因為樣樣通,樣樣鬆,而且時間不足以兼顧所有層面,捉襟見肘,掉入事情做不完的陷阱,自然從主管跟前紅人變黑桃,哪還有什麼機會?適時的說「不」,才是持盈保泰之道。至於分配不當工作的主管,才是該被檢討的對象。尤其是資本家,動輒拿不景氣威脅員工,自己往往能在公司困頓的時候,規避風險,甚至利用公司剩餘價值小賺一筆,不只犧牲員工,連帶傷害員工家庭,替資本家著想成為「好用」的人,不如成為專業「有用」的人,才是在不景氣下能存活的因素。

看到這裡,誰才對呢?我問我家夫人意見,她有第三種回答:「我會讓老闆知道我的工作屬性與目前工作狀況,還有要調動我擔任臨時任務之後的可能結果,如果老闆還是堅持,那麼我會同意擔任,因為代表老闆有其他考慮,風險應該也能承受。」

我給夫人拍拍手:「夫人不愧是高階主管…。」「老爺,那你怎麼想呢?」夫人很想知道我的答案。「這是角色問題,不是對錯問題。」我繼續翻著書,把兩個論點再看仔細一點,以免誤會彼此意思,被夫人看破手腳。

「你是說,何飛鵬是從老闆的觀點;那個無名氏是員工觀點,而我是主管觀點囉!」夫人一向都冰雪聰明。我點了點頭:「沒錯,不過無名氏還帶點悲觀,甚至19世紀工會的觀點。」

先回到那篇漫畫上,主要是主角是一隻豬,牠沒有能力變成「人」,變成「主人」,如果牠能變成主人,那麼學公雞叫的經驗,或許不能讓牠比公雞做的好,但是牠能學會如何選一隻會叫的好公雞,至少也不會弄錯,選隻母雞;也會知道如何挑隻會看門的狗,而不是見人就狂吠,或者見到偷兒就夾著尾巴逃跑;當然也能挑隻比剛剛兩項工作需要更多技巧的牧羊犬。故事的核心在於豬沒有能力或企圖心變成人,假使他有點企圖心,即使是變成會36變的天蓬大元帥豬八戒,下場也不會變成豬排或者火腿。

以我的經驗來說,主管本身就是一種專業,真正的專業技術反而是附加的,我年少時候,因為歷練過國會助理,所以學會速記;因為做過廣告,所以會簡報;因為當兵的時候做了三個業務士,所以打字還算快。現在我在公司是副主管,但是每次開會都是我當紀錄,我做會議紀錄,當然我相信我速記的功力沒有總經理秘書強,但是她對於本部門的專業卻沒有我熟;一位工程師當時希望能學習做會議紀錄,因為他發現這樣會對整個部門更了解,更容易獲得老闆關愛的眼神,可惜的是總經理和部門主管都還是叫我當會議紀錄,因為我做出來的紀錄很容易簡報,雖然我也沒辦法落得輕鬆,不過更加強了我對部門業務的熟悉度。王偉忠說:「長官偷懶的時候,就是你出頭的時候。」這個會議紀錄的工作,除了讓我做好本份工作,也讓我更有機會接近老闆。

另一位工程師看到我打字的速度,很訝異的說:「如果我的打字速度跟你一樣快,那麼我的報告就能準時交了。」其實我打的一點都不快,一分鐘才40個字,比起專業打字員的120字差遠了,但是我卻能協助這些工程師整理報告,讓他們更願意跟我討論工作細節。樣樣通,但是樣樣都幫我的專業更輕鬆,讓我更像個主管。就像夫人所說的,如果真有老闆不講理的時候,其實你的優異表現,更能向老闆諍言,果真遇到無理取鬧的老闆,那麼也是我淘汰老版,而不是他遺棄我。

在我的新書裡面我曾經寫到:「如果你不曾是個好員工,那麼你一定不會是個好老闆。」至少很多能力你不具備,判斷力也不夠,甚至完全沒有同理心,一個初初創業的人,即使過去工作經歷不多,一定也是從當自己的好員工開始,一創業就打算把所有工作分出去,自己擺個架子「當老闆」,最後一定是把自己也「當」掉。

所以除非你能安於當一個低薪的勞工,不想當主管,也不想當老闆,那麼你可以緊抱著你的專業。不過這可能也不能安心多久,因為以目前科技的進步,社會、行業、職業功能變動之快,你緊抱的專業,可能很快會擺到博物館或教科書上。那麼你認為還能畫地自限緊抱「專業」嗎?

其實現在的世界已經變成「經營集中,管理分散」的世界,為求世界競爭,資源集中,減少重覆浪費,跨國、跨產業,甚至交互投資持股,成為大集團的經營模式已然成行;不過,因應科技變動,社會變動,創新不斷,原有的兢爭者不如突然出現的挑戰者可怕,各集團在管理上卻採取更加分散決策的模式,雖然有個集團,可是幾乎都把層級扁平化,甚至小公司化,部門也有可能利潤中心化。每個主管都要擔負起這位無名氏所說的:「深黯專業技術、規劃整合相關技術人力,同時還得面對客戶與廠商,並且還要對財務、業務、公司(部門)未來規劃有一定的能力。」

我不懷好意的猜測這位無名氏可能沒當過主管,沒有為部門擬過預算,沒有做過專案;甚至有可能他待的公司是小型企業,也不懂得公司要培養一個主管,必須讓他歷經不同職位,才能獨當一面;可能也深受台灣抗爭文化洗禮,不要說沒有一個資本家是以惡意倒閉來開設公司的,而是他也不了解現代的工會角色與功能,甚至必須派代表參與經營,取得獨立董事、監事的席位,才能有效捍衛員工福利,那不是敵視資本家就能做到的,不然力霸集團也有工會,為什麼不能防止王又曾掏空公司?工會也必須具備經營能力,甚至在資本家倒閉或不玩的時候接下經營,如同台汽客運一樣,才能像他講的那麼偉大,既保護員工又照顧他們的家庭。

如果是跨國企業,因為經營集中,主管不僅要在部門間輪調,甚至還要了解不同國家的文化、市場、資源,與政經情勢,我不了解如何緊守專業,能做到個「有用」的人?還是他根本沒有注意到何社長評論的是他對一個「主管」的意見?

不同「角色」的眼光不會決定了「對錯」,但是卻決定了「格局」。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