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了很多時間在想這篇文章的題目,有很多元素想在這篇文章當中討論,原本我想用「理所當然的謬誤」來闡述我最近看到一些事情。不過,我不認為這對於大家接近我的領悟有所幫助,反而可能陷入另一種煩惱。直到我抽空去看了「一路玩到掛」這部片子,我才決定了這些感想的名字 ─ 「希望」。

整個思考的開始是一個學生,一個單親媽媽,我認識她的時候,她失業,獨立扶養小孩,充滿悲觀的想法,可以數出千百種的理由,當然也都可能是藉口,家人的不支持,冷嘲熱諷;雖然擁有國立大學碩士學歷,卻一直嫌自己英文不好,運氣不佳。我很難給她什麼建議,只敎她一件事,一個千百年來,媽媽都會做的事,把希望放在小孩身上。果不期然,她擺脫了失業,獲得一個還不錯的工作。

當然,幸福的開始,一般人不會到處嚷嚷和別人分享,通常你接到電話的時候,就是不幸的降臨的求助電話。從電話那頭你可以聽到對於工作不滿意的抱怨:「黃顧問,你知道嗎?大家都要我準時完成工作,卻沒有人會照流程走,老闆不會,其他部門不會,只有我得『理所當然』的照章行事,不然一切都是我的錯…」。

其實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她,我只有在她抱怨完之後告訴她這件事:「憲法有沒有規定?」她一時愣住:「什麼?」「憲法沒有規定誰必須該怎麼做,對吧?即使憲法規定總統該怎麼做,妳也可以看到台灣的總統不一定會遵守。何況誰是總統?」或許我應該說上帝是否有規定,她才比較聽的懂。我在上市公司上班,不要說各部門要配合的事項有多繁瑣,即使是自己的部屬,我也不能規定他們必須準時完成客戶要求的程式設計。我唯一的方法,就是想著如何完成這件事,而不要思考「理所當然」該怎麼完成。

「我們可能無法改變世界,卻可以改變自己對世界的看法」這句話,這個時候我有更深的體悟。即使我必須「拜託」、「哀求」,只要能完成我的工作,在這個大前提之下,我就會不顧職位、地位與形象,用這些方法去完成我的任務,甚至在這些過程當中,我能夠享受贏得「信任」、「尊敬」等樂趣。諾曼第大空降這部影集裡面有一句話,讓我領悟更深:「職位是國家給的,尊嚴卻是你自己贏得的…」,即使我沒這麼偉大,只能用「公司」的名義來體會這樣的想法。

這和「希望」有什麼相干呢?

沒多久我又遇到另一個客戶,雖然他年紀足以當我爸爸,他的行為卻比剛畢業的年輕人好不了多少,我只要和他會面,大概只有1/5的時間在談公事,其他的時間都只能聽他抱怨,從公司抱怨起,到他的家人,到國家社會,全世界都對不起他。

有一天我終於受不了的告訴他:「大哥,我只能告訴你一件事,你想想你的人生…」,他終於靜下來聽我講:「大哥,我知道所有人都對不起你,老闆對你很苛刻,公司待遇不佳,家人給你壓力,經濟不景氣,國家社會很動盪,但是你的人生目標是什麼呢?」看他陷入沉思,我繼續講:「或許你以前想過,現在忘記;或許你根本沒想過,那麼你現在都可以花點時間想想。現在我則告訴你一個現實的問題,你是一位主管,無論你怎麼想,你的部屬仰賴你的領導,你天天抱怨,你以為你的屬下會士氣高昂嗎?他們會和你並肩作戰、共同努力嗎?或許你們有共同的敵人,就是你抱怨的這些對象,但是打倒了又如何呢?公司也倒了,大家都失業了,不是嗎?」他若有所思的問我:「那我該怎麼做?」「其實我不知道,不過我可以跟你分享我的經驗:通常我都是扮演公司救火隊的角色,公司一定很爛,到處都有問題,但是我的信念就是,只要我能鼓舞士氣,我就有機會。」

我還記得我有一次努力給部屬打氣:「只要我們達到營業目標,大家都能獲得獎金!」一時歡聲雷動,因為他們已經三年多沒領過獎金了,沒想到我的上司卻冷冷的說:「還要打平虧損,才有機會,你們想的太好了。」一時之間,全場鴨雀無聲,士氣又跌到谷底,我強壓住我的憤怒,向所有職員宣示:「我一定會實現諾言,只要大家達到目標,即使要把我的薪水拿出來分給大家,我也一定會做。」掌聲和歡呼聲差點震垮了屋頂,我們不僅超過目標,也打平了虧損,獲得我們該得到的獎勵。

這次我看總統候選人辯論會,我就有這樣的感受,633或許是個不容易的目標,不過「理所當然」的謬誤,會被「未來的希望」所打敗。當然,我不是說提出希望,我們就一定會達成,只是困在一些「理所當然」的擔心漩渦裡打轉,我們就能開創新的未來嗎?我的擔心不是提出「希望」的改變,而是這個「希望」是奠基在「恢復、恢復、恢復…」的想法裡面,缺乏更多的「新希望」,是我們國內政治人物比歐巴馬遜色的主要原因。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