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到北北基和教育部因為一綱幾本的事情而槓上,這是個老問題,不是什麼新聞,這根本就是新聯考和舊聯考之爭,根本扯不上教育改革。有朋友批評教改是越改越回頭,這點我承認。但是我反對因為教改失敗,就反對真的從事教育改革。

連中時都承認現在的基測就是二次聯考,過去高中職聯招還有區域性,現在是全國統一大聯考,還考兩次,還很多種教科書,當然學生依然引不起讀書興趣,老師也沒有能力就個別問題學生深入輔導,上一次發生的國中畢業文盲新聞,當然也無從發現學生的學習障礙,加以個別輔導。最糟糕的是整個教育還是在為考試服務,我們能提升什麼學生素質?

我經常在大專院校演講,無論題目是什麼,當我講到認識自己,尋找自己的興趣與規劃自己的生涯發展,我常常看到學生瞪大了眼睛,彷彿聽到了什麼天方夜譚。我不相信台灣只有我ㄧ個教育工作者發現這樣的問題:我們的教育在把學生訓練成一模一樣的人,即使他們有不同的職業訓練,專業學習,他們的思考,邏輯模式都是一樣的。

很多人說我們社會分成藍綠兩種對立勢力,在我來看,極端藍綠的朋友都是同樣一種人,因為他們堅信他們相信的事情是對的,而另一方一定是錯的。這種標準答案的訓練,難道不是我們教育制度所塑造出來的嗎?

那天看個節目一群明星在談小孩教養,他們都把小孩送去蒙特梭利幼稚園,一個媽媽分析她的小孩在學校學到規矩,會隨手關燈、關水,另一位媽媽卻好像完全不知道學校在敎什麼,驚訝的說:「我以為是她個性小氣,原來是學校敎的。」這個例子突顯兩個問題,台灣有太多教育工作者有十分多的理想,他們有能力把學校辦好,實在不需要政府多此一舉的用集體考試與選用教材來干涉多元化教學實現。第二個問題就是父母是否必須納入教育的一環。

當然有人說那是貴族學校,那麼政府是不是應該把公立學校辦好?我們的國中幾乎都是公立學校,難道我們政府辦不好嗎?最誇張的是高中以上的明星學校都是公立學校,這樣不是造成反淘汰嗎?可能小時候念私立貴族學校,長大教育經費更龐大的時候卻念了公立明星學校?

還念玆在茲認為聯考試公平制度的朋友們,無論如何我怎麼說多元社會必須從教育著手,你們都會立論在公平性,但是想想多少富裕家庭念了公立明星學校,「公平」兩個字怎麼能成為辯護聯考的遁詞?

面對未來更大不確定的挑戰,我認為教育改革必須改弦易張,以信任學校辦學為出發點,以鬆綁甚至完全解除政府管制為最終目的,而反對回到一綱一本就是最根本的開始!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