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一件事情,我和父親計較了很久,甚至懷疑父親的說詞。可能是工作壓力,也可能是多日熬夜身體不佳的情緒不穩,雖然我沒有表達,但是不悅應該寫在臉上。夫人聽了我整日的抱怨,還是安慰我,請我要相信我的父親。

事情發生了第二天,冰箱突然出現我愛吃的桃子,我以為是夫人知道我多日忙碌沒時間採買,特別給我的安慰品。我就放心的大量吃,不到一天,我就吃完十幾顆桃子。關在書房忙著交接文書,我也沒有多問,沒想到翌日,又出現一袋桃子,我又放心大膽的享用,陪著我晚間枯燥無聊的整理工作。

沒想到冰箱就像聚寶盆一樣,總是又不斷出現桃子。連我都懷疑了,問問終於不用加班的夫人,去哪裡買這麼好吃的桃子,夫人很狐疑的告訴我:什麼桃子?我終於猜到這是父親買回來要吃的。隔天趁著早點回來,買了父親愛吃的麵線,想給老爸一點補償,彌補我連續吃掉他買回來的桃子。沒想到,他這天卻很晚才回來,我知道父親不愛吃冷掉的食物,問他需不需要微波一下,老爸卻說不用,明明已經吃飽,還是把那大碗麵線吃掉。我還是跟他說,桃子是我吃掉的。老爸邊吃麵線邊說:就是要買給你吃的。然後興高采烈的說著他如何和小販殺價的過程。

聽著聽著,我不禁悲從中來,忍著淚水,等安頓好老爸,幫他把不冷的冷氣通風口清潔乾淨,我回到房間跟夫人談到我的回憶:其實我應該最感謝的就是我爸,從小到大,他都捨不得打我;每次頑皮,我媽氣到暴跳如雷,我爸總是把房門關起來,假裝拿棍子打我,其實是一邊打著桌子,一邊我大聲哀叫,然後吃著父親拿回來的點心。當然父親會跟我講道理,希望我能像顏回一樣不貳過,頑皮的我當然總是敷衍著滿口答應,父子倆不久總是還得再演一次。

我記得我堅持要念政治系,母親氣到手腳發抖,也是父親在一旁說項,讓我能去念這個我媽口中沒出息的科系。大四搞學運被退學的時候,我媽可是如喪考妣,難過到昏天地暗,父親卻是沉默不語,沒有說什麼。當時我最難過就是我爸的表情。當我打包著要準備當兵的時候,老爸卻興高采烈告訴我可以延兵役的方法,原來他去區公所打聽,怎麼樣讓我能參加轉學考。

考研究所的時候,我念了個戰略所,我媽快昏倒了,我爸卻替我想了很棒的出路,他安慰我媽說:台灣一直很危險,懂戰略的人一定會被重用,不是當教授,就是到政府機關工作,人少又沒競爭,兒子這麼聰明,一定會很有出息。

當然我沒有多大出息,不過老爸一路都一直相信我,一路都一直鼓勵我,如果沒有老爸這樣的態度,我就不會有這樣自由的想法,也不會有我現在這樣開朗的個性,遇到任何困難,總是天不怕地不怕,也總是能在跌倒之後,不斷的爬起來。現在年紀越大越知道:這樣的教育態度是多麼的不容易

我跟夫人說:「我不應該不相信我爸,為了一點小事跟他計較,還給他臉色看。」夫人卻講了一句意義深遠的話:「計較的是你,爸應該都沒感覺,是你困住你自己,爸永遠是爸。」看著剛洗好的桃子,突然看到電視天心的廣告:每個人都關心你飛多高,卻沒人關心你飛多累…,結尾的那句話「三不五時愛要及時」重重的烙在我心上。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