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從朋友那邊聽到一個笑話:有一天這位朋友接到詐騙電話,對方自稱是台北市刑大的陳警官,我朋友露出很緊張的聲音:「陳警官,我知道啊,我在找你啊!」對方很訝異:「找我?」我朋友說:「對啊!你不是跟我約好了!」對方反應也很快:「我第一次打給你ㄟ,你應該是遇到詐騙了喔!」我朋友就說:「我也這麼懷疑…。」對方也隨著朋友的語氣說:「對啦!一定是詐騙,他叫你做什麼?」我朋友說:「他叫我來市刑大找他啊!」對方愣一下,但是又冷靜的說:「那你怎麼做?」我朋友就緊張的說:「我現在在市刑大啊!但是他們說沒有陳警官打這個電話,你是哪位陳警官啊?」對方很幽默的說:「我也是詐騙啦…」就掛上電話。

在一陣大笑之後,我問我朋友:「萬一哪天真的警方找你呢?你會相信嗎?」朋友想了一下:「我還是會先質疑一番,但是我相信真的警察,也會接受我的懷疑。」好一個真金不怕火煉的說法!

這個道理在一直擔憂扁家影響到護台大業的朋友的耳裡,不知是否受用?真金不怕火煉,如果陳前總統真的沒有犯罪事實,那麼擔心其他人的陷害,恐怕也是多餘,因此而逞口舌之快,也沒有必要,因為關鍵不在阿扁,而在護台大業。

我相信台灣需要三種聲音,一種主張台灣獨立,一種主張和中國交好,另一種則是溫和的力量,一種能辨是非的力量,他們不見得要有主張,但是他們能不斷的懷疑,懷疑執政者,懷疑有權力的人,懷疑會影響他們生活的人,包含詐騙集團。

不斷的懷疑,才能讓不老實的人露出馬腳,唯有懷疑才知道高喊正義的人是否懷有私心,就像自稱是警官的人一樣,他可能就是個可惡的騙子。唯有不懷疑,我們才會傻傻的上當,才會甘心付出一切。

阿扁會不會和護台大業畫上等號?關鍵就在於各位有沒有懷疑,大家深信不疑,那麼阿扁的心的確永遠和大家在一起。我們也必須一直為他所講的話,所出的包,一直硬挺到底。假如我們只是深信護台大業的正確性,為什麼我們不能懷疑過去的領導人是不是假借護台灣來滿足自己的私心?這畢竟是兩回事,不是嗎?反而是我們要擔憂另一件事:正名的主張很清楚,但是守護台灣真正的意涵是什麼?

還記得在前政府的時候,經濟議題是在野的國民黨的口號,我記得那些台獨大老都說:「面對國家尊嚴,我們怎麼還能談什麼賺錢?」但是這次他們又出來大聲疾呼要我們上街頭:「我們要顧肚子!」可能害怕大家的質疑,馬上才補上另一句:「也要護尊嚴!」我很難想像這兩句口號怎麼連在一起。應該只有搶匪可以很兇的說:「我要錢!」其他的生意不就是要哈腰鞠躬,拜託顧客上門嗎?如果反對經濟開放,那麼我就是要一直問:「你們的辦法是什麼?」八年來就是沒有辦法解決,大家才會相信國民黨振興經濟的口號,把票投給另一邊。所以那些大老當時才會主張勒緊褲帶也要顧台灣,怎麼沒多久,才一百天馬上就改口要顧肚子了呢?

改口也沒關係,重點是:新辦法是什麼?不對中國開放,就能擋住全球性經濟蕭條嗎?國家尊嚴、守護台灣…這些口號目的是不是就是敵視中國呢?那我們有什麼籌碼呢?懷疑是民主的惟一標準,我也認為國民黨表現不是很好,看來也是只有一招半式闖江湖,但是這招起碼讓我們在經濟上重新和國際連結起來,接下要思考的是怎麼和國際局勢聯繫起來。當年一直主張運用國際力量來維繫台灣安全的黨外勢力,難道在執政後變笨了?現在在野了,要贏回政權,難道還是只能靠對方爛嗎?這樣不是比國民黨還不如?

面對國民黨一黨獨大的恐懼,我們需要強大的在野黨,因為才能保持我們「懷疑力量」的強大;面對虎視眈眈的中國,我們也才能有更多談判的籌碼。但是,我們需要的能開創新希望的在野黨,而不是拿著八年失敗的舊口號、舊方法不停的揮舞,趁著國民黨坐困愁城,就能贏回民心。因為大家對於過去八年的困境更是記憶猶新,更甚者是要時時擔心需要表態怎麼證明自己愛台灣的決心。尤其必須以支持某人,表達忠誠,才能證明自己對台灣的愛,甚至到是非不分的地步不可。

就好像現在前總統涉入洗錢的案件,我們怎麼能用只要不是貪污就不是犯罪來說服自己呢?難道企業家沒有貪污,洗錢逃稅就不是犯罪嗎?如果我們還是必須隱蔽是非感,找各種牽強的理由來證明我們沒有錯,這樣一點都不會讓支持者感到振奮,連起碼的榮譽都消失了。

我倒期望民進黨的各位領袖,不需要閃躲,不需要辯護,光明正大的說明自己的主張,如果需要為過去領袖的錯誤道歉,就大方的道歉,當年李前總統贏得這麼多的掌聲,就是他替國民黨概括承受的認錯道歉,而現在國民黨反而是仍為了黨產在躲躲藏藏。擺脫過去,重新出發,或許會少了很多支援,但是將開創更多的尊敬,尤其包含我的尊敬。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