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朋友告訴我:似乎我不再關心國事,對於政治也似乎失去了熱情。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朋友好奇的看著我,我才認真的跟他解釋起來:「你不覺得我現在才真正在為國家社會做點事嗎?」從朋友的眼神看出來他更加困惑。

過去我花了很多時間談我的理想和看法,換來的只是更多空談與爭論。由於還是有一些工作在做,我也無法仔細去思考這些問題。直到我離開了正職的工作,專心從事教書和寫作的工作。慢慢的我有時間去思考:「我能做什麼?」這個問題。

因為教書上的需要,我做了一些研究,從研究基督教影響商業動機與基督教傳教模式的歷史關係當中,我發現了一件事,其實要引領一些人做改變,甚至要人認真相信一些事情,首先要從改變他們的生活開始。所以基督教在第三世界國家,包含早期的台灣,他們以改善人們的生活開始著手,發糧食、建學校、蓋醫院,慢慢從生活中心,最後成了信仰中心。

我不是基督徒,但是我深深認為在政治上的改變也可能要從這樣的方式開始。台灣的政治或許壓縮了太多民主政治應有的歷程,或許時代變革太快,讓我們無法仔仔細細建立台灣特有的民主制度模式。

我們都承認民主制度需要一個堅強的公民社會,但是我們卻經常用自己慣用的思考模式希望強諸在別人身上。有時候,我們更會認為自己是正義的一方,無法承認每個人可能都有些許的不同,甚至是極大的差異。我們無法容忍彼此的差異,我們就很難讓整個社會有多元化的發展,因為多元化就是以承認差異並和平相處為基礎。在多元差異當中涉及公共事務或利益衝突糾葛的時候,能運用理性討論模式來解決就是公民社會最基本的模式。

在520之前,或許舊政府一直就不打算讓這樣多元化無限發展,因此我們可能會錯認政府是公民社會建立最大的阻礙。新的政府上台後,無論外界怎麼批評政府無能,但是至少他們無力也不知道該如何限制社會多元化的發展方向。應該這樣講,沒有方向就是現在政府的特徵,或許讓我們再度陷入一個全民沒有未來目標的集體焦慮,卻讓我們看的很清楚,原來無法建立公民社會的關鍵因素在於我們根本不重視個人的獨立思考,反而希望類似霍布斯巨靈集體思考,希望強有力的領導幫我們設想未來,所以當陳前總統即使位自己的個人官司登高一呼,群眾依然會聚集過去。

怎麼讓台灣社會開始重視個人的思考呢?我不認為繼續空談下去會有幫助,因為思考是一種訓練,唯有不停的訓練,才能讓獨立思考模式成為一種生活習慣。什麼樣的事情才會讓人不停的投入,不停的練習呢?我想來想去,只有仿效基督教傳教模式,從改善生活開始。於是我投入職業訓練與創業課程的教學工作當中。

這些日子以來,我更發現台灣會分裂為兩個壁壘分明的集團,其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原因,就是簡單的思考模式。仔細分析起來,就是包裹式思考和找代罪羔羊的想法。

我在幾篇文章當中分析了商業上一般人經常運用的包裹思考模式,大部分的人根本無法分析自己的商業行為的內容,甚至對於自己個人的特質也沒有辦法加以解析,大家經常會用的模式是一種循環思考。例如一個學生告訴我他要創立一個電子服務品牌,這樣才能開拓特殊的市場,但是要建立品牌,就需要大筆資金。所以他認為最重要的是就是找到錢。

我告訴她找到客戶就能找到錢,因為有訂單就能預測後續的生產過程,就能找到錢,他覺得很有道理。但是幾天後,他又來告訴我,找到客戶了,但是還是得先有錢才能生產。我問她:「客戶不能預付訂金嗎?」她搖搖頭:「客戶願意,但是我拿那些訂金,無法做出我要的品牌!」我繼續問她:「是客戶要求的規格嗎?」她又搖搖頭「不是,但是要做就要做最好!」換我搖搖頭:「你是希望一開始你就像大公司的規格嗎?」她很堅定的告訴我:「當然不是,不過,現在這點錢就不是一個品牌。」我突然想到我跟她一起陷入這樣沒完沒了的思考當中,連我都會困住,我知道即使她找到錢,她還是會有下一個理由,譬如工作設備不佳,接下來一定是人員有問題,她總會不斷找代罪羔羊和藉口,而去追求她根本搞不清楚的所謂「品牌」。

我停下來,直接問她:「妳的品牌定義是什麼?」她如我所料,完全楞住。她根本沒有分析過她希望建立的品牌有哪幾項特質。那是一個矇矓的目標,沒有清晰的藍圖,所以阻礙了她的思考,因此她只能用不滿意來表達她對於目標的描述,卻無法用正面思考的模式來描述他希望達成的成就。

大家有沒有很熟悉?我們在政治上完全是一模一樣的思考,我們描繪不出我們希望的政治藍圖,甚至更糟的是我們無法認同所有的事情是必須有個過程才能構建構,所以我們會寄託在一件事、一個人能夠就此改變一切。在無法改變的時候,我們更會不停的用不滿來表達我們期望的未來,到最後只能仰賴口號式的政治模式來麻痺自己去承認自己無法思考的事實。

所以我不認為我目前的工作內容離政治越來越遠,反而是逐步的擴大我的影響力,我的工作就是不停的訓練我的學生她們的思考能力,這些學生有年輕人,也有中小企業主,我相信他們現在能訓練出對自己生活獨立思考的模式,解決自己生活上的問題,他們就會慢慢運用到公眾事務上,最終一定會影響公共事務的思考邏輯。

目前最具體的結果就是我大部分的學生,都能理性看待目前全球不景氣的未來,反而能理性的思考如何在新秩序建立自己的新定位,因為他們都能深信我告訴他們的分析:「經濟不景氣是既有的經濟運作模式失靈,影響之遠是因為既有模式都是大企業,他們整體供應鏈失靈,當然會造成大規模不景氣。但是最終會有新的模式會崛起,許多目前的大公司都是在上一波或上上波不景氣當中崛起的,所以現在是什麼的好機會?」他捫都知道「這是創立自己新模式的好時候」!

誰說我離政治很遠?我覺得更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鯨 的頭像
藍鯨

創意學堂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