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邊許多朋友最近都陷入愁雲慘霧當中,有的面臨轉業關頭;有的受生意大環境不景氣影響;還有些朋友投資失利,經濟陷入困頓;更有些朋友面臨莫名的中年危機;最糟的還有被政治的紛擾牽引著心情波動。

這也反映了整個社會的現狀,過去蓬勃朝氣的社會似乎一去不復返。有宗教家倡導重建新的倫理價值;有文化人倡議重塑社會價值;經濟人、企業家則強調找到台灣經濟定位;更多媒體的談話節目則是回到傳統強權政治取向,盼望著政府能夠拿出魄力引領著改變,無論他們希望是誰執政。

我最近的幾門不同的課程則有一些新想法,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分別在不同單位任教,有陷入困頓的失業者,有未出茅廬的大學生,也有進修的在職班,更有抱著鴻圖大展期望的高階經理人、中小企業主、創業者。不同的團體有不同的氛圍去處理目前大環境的氣氛。

困頓的失業者與大學生呈現十分兩極化的M型曲線,極度樂觀與極度悲觀,但是他們的心情也很容易反轉,印證了古人所說的:「無恆產無恆心」的說法。容易受外在環境影響。

已經抱定自己未來目標的創業者、中小企業主和高階經理人則是呈現很穩定的狀態,他們很清楚自己要什麼,縱使對於大環境有些憂慮,但是他們知道困難會在哪裡,會希望透過不斷試煉、學習來提升自己的能力,度過重重困境。和他們聊天,你會很清楚他們旺盛的企圖心。

至於在職進修班,通常是一般雇員、上班族,則是介於兩者之間,情緒還算穩定,但是也有深深的憂慮,知道要提升自己的能力,卻不知從何著手。

在這樣的經驗中,我發現兩件事情,第一是階級的確是在我們社會中存在的,他們不一定透過實際方式呈現,卻會從人的生活態度中呈現。這三類的人分別他們的不是職業,也不是性別,更不是財力,而是對於生活的態度。因為我是根據我第二個發現所下的結論。

第二個發現就是人的確會受環境的影響,孟母三遷的故事是極有道理的。我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我嘗試把三個班的人混在一起,當某一種類型的人較多,少數人就會受到影響,會採取與多數人一樣的態度。積極的團體會改變消極人士的想法;反之亦然。

我回想到我在落魄的時候,怎麼走過那些艱辛的歲月,怎麼重新開創我的事業與規劃人生新方向。我發現我是採取我之前一個老闆告訴我的想法:「危急慌亂的時候,你必須先穩定下來…;創業失敗的時候,先找份工作,先求穩,再求發展。」這個說法,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想通。

大部分的人都會讓失敗滾大,讓危機變成絕境。這時候,負面因素都會被放大好幾倍。人生就像站在波浪上,有時高,有時低,但是千萬不要讓自己在低潮的時候,陷入漩渦當中,很多人都是被自己逼到絕境的。

我認識一個高階經理人,他曾經擁有非常輝煌的成就,但是他很在乎別人的眼光,當然在平時這是件好事,因為會不斷鞭策自己努力向前,但是有一天他跌交了,他礙於面子問題,就像「我愛上流」那部電影的金凱瑞一樣,無法從新再來,只能拿著自己虛構公司的名片,到處滿足自己的虛榮心,最後終於進了療養院。

「由儉入奢易,由奢返儉難」不僅僅是個家訓,也不只是一種儉樸的生活方式,而是點破我們生活態度上的盲點。不是我們生活過慣了奢華,而是我們無法接受旁人的眼光。但是這些眼光卻是來自自己內心的聲音,而不是真正外界有多少批評。其實大部分的人都是自私的,很少會關心別人的境遇,即使有點嘲諷,你也不一定要和這些人在一起。而且人也多是健忘的,消失ㄧ段時間,很少人會記住你原來的形象。我還常常遇到一些很久不見的朋友,他根本忘了我的職業與工作,我自己則是常常忘了久沒聯絡朋友的名字。

如果你現在陷入困境,我有兩服鎮定劑處方能夠協助你:第一,先找出穩定自己的方法,很多人空談走出來,走出心魔,其實最快的方式就是找到一個穩定自己的方法。經濟不穩定,就先找個糊口的工作,再徐圖發展;如果情緒不穩定,就找個穩定情緒的方法,找本能激勵自己的書,改信能穩定自己的宗教,或者投入能穩定情緒的團體,甚至找精神科醫生幫忙;如果是擔心環境的紛亂,我則建議你多關心自己,先幫自己完成幾件事,無論是經濟環境或者政治環境,講真的,你都會發現突然離你很遠。

第二個方式,則是要多接觸積極面的團體或人士,就我的觀察,人類還真是團體動物,不一樣的團體,就會建立起不一樣的氛圍,積極的人帶來正面思考的能力十分強勁,所以我都會建議那些失意的學生,花一點點錢,甚至我會幫他們談優惠,去加入比較積極氣氛的班級,即使課程內容完全一模一樣,效果也絕對不同。

當然,也有些「為賦新辭強說愁」的傢伙,希望用弱勢博得同情的想法的小子,那我的建議就是:早點回家睡個好覺,明天太陽一出來就沒事了!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