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歐巴馬不負眾望贏得美國傯統大選,成為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美國民權政治邁向新的紀元…。」看著電視報導,我轉頭跟夫人說:「世界末日快來了!」我家夫人睜大眼睛喊著:「為什麼?」「彗星要撞地球了!」我繼續嚴肅的說著,夫人已經很大的眼睛瞪的更大:「新聞有報導嗎?」我搖搖頭:「彗星撞地球那部電影裡面,美國總統不是黑人嘛!」夫人鬆了口氣:「神經!」突然她又想起什麼的對我說:「如果你是美國人,你會投歐巴馬嗎?」

「當然會!」我繼續盯著電視不經意的說著,夫人很有興趣的繼續問:「為什麼?」「因為在美國我就會是民主黨!」夫人皺著眉頭:「這什麼答案嘛!民主黨是幹麻的,我哪知道啊?它是驢還是大象,我都搞不清楚。」我把電視轉小聲:「因為民主黨是自由派,而我是溫和的自由派…,尤其是歐巴馬,我一定會支持他。」「越來越聽不懂…。」夫人聳聳肩,我又拿起遙控器:「要講很久!」「不要看電視,我們就有很多時間啦…」夫人不想看國際新聞,我只好轉過來跟她講美國政治史。

美國剛剛開始建國的時候,開國總統華盛頓很排斥政黨政治,甚至他傾向模仿英國貴族的生活,這點你可以從他經常穿軍服戴假髮的畫像當中看出來。不過,他算是遵守憲法的人,也算是民主主義者,所以他還是不願接受稱帝的建議。

當年勸進他稱帝最厲害的是以財政部長的漢彌爾頓為首的一群人,這群人也對在對英作戰期間,各邦(州)拖拖拉拉供應軍需物資感到十分不滿,因此主張在建國之後提高聯邦權力,即使在妥協之後,美國已經從鬆散的邦聯制改為較為緊密的聯邦制,加強了國防外交的中央集權制度,但是漢彌爾頓黨人還是不滿意州權過大,尤其是財政上不能直接徵稅的弱勢,因此組成了「聯邦黨」倡議形成更強大的聯邦政府。反對最力的是以國務卿湯瑪斯傑佛遜國務卿和憲法之父詹姆斯麥迪遜,兩人合組民主黨的前身民主共和黨。

後來傑佛遜當選了第四任總統,在前任聯邦黨總統亞當斯密的阻撓下,透過任命的馬歇爾大法官利用「馬伯利訴麥迪遜」乙案,確認了司法審查權的存在,也就是我們所謂的「大法官解釋權」,傑佛遜總統雖然不服氣,但仍決定遵守這樣的慣例,因此馬歇爾的名言「判定什麼是法律斷然屬於司法部門的許可權和職責」,現在仍被刻在美國最高法院的牆壁上。三權分立與兩黨政治到此也開始確立,接下來傑佛遜總統決定不再續任第三屆,也開啟了美國總統不續任三任的慣例,直到小羅斯福才打破這個慣例,連任四次。

聯邦黨到了美國內戰爆發前夕,因為西部擴張而興起的共和黨而取代,尤其林肯當選總統之後,更確立了聯邦黨泡沫化,因為聯邦和州權的相爭,由於內戰爆發已經白熱化,主張州權至上的南方戰敗後,民主共和黨改為民主黨,繼續主張小政府和孤立主義與地主階級的農業主義,和支持小商人與城市工業發展的共和黨形成新的兩黨政治。

直到小羅斯福的「新政」才改變為福利制度,政府介入經濟的「大政府主義」。民主黨在小羅斯福之後確立了新的方向,照顧弱勢,強調政府的重新分配,也確立了不分種族、宗教的多元自由主義路線,之後的杜魯門「大政府」、天主教徒的甘迺迪當選、詹森廢除種族隔離的民權法案,都是受到小羅斯佛的影響。

共和黨則是到雷根期間反而以減稅和擴大國防支出與外交積極的政策而形成新的方向,稱為「雷根主義」。甚至連民主黨的柯林頓都受到影響,不得不跟著喊減稅與積極外交關係。

由於民主黨一向主張擴大福利政策,因此經常被稱為社會主義或左派,但是他們在種族取向、多元宗教、墮胎政策和同性戀議題都採取較為開放的立場,這點又被稱為自由派,共和黨在經濟上採取自由經濟,是標準的右派,但是在基督教的擁護上、道德和倫理的觀念,都採取較為保守的立場,又被稱為保守派或右派。

在對外關係上,自一次大戰以來,共和黨一向主張強硬的態度及現實主義,主張大國積極介入的態度。而民主黨通常主張國際組織協調談判的理想主義,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成立國聯的威爾遜總統,和成立聯合國的杜魯門總統。不過也因為立場溫和,常常讓對手以升高衝突回應,所以二次大戰都在民主黨執政當中爆發,韓戰(杜魯門)、越戰(詹森)也是如此。而共和黨自雷根以後則都是積極採取小型戰爭來擴張美國勢力,例如入侵巴拿馬、格瑞那達,和老布希的波灣戰爭,小布希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則是另一波共和黨的轉型,但是仍不脫大國現實主義的概念。

美國政黨政治的發展其實也是告訴我們,民主政治的發展是需要很長的時間,當中會有不同的慣例產生,政黨也是會轉型,甚至不是永久存在,如果政黨沒有注意到時代政治議題的改變而變化,就有可能消失。當然美國的政黨所關注的問題和台灣有極大的不同,但是我相信在一些基本的觀念上還是有些相通點。

我在多元主義上一向與民主黨的觀念相同,對於涉外事務我也主張積極交往取代升高衝突,因此我才會認同民主黨。雖然民主黨對於台灣利益通常比較過於理想,唯有共和黨會因為畫定勢力範圍會比較支持台灣對抗中國。不過,我相信歐巴馬會是個新的開始,一個吸過毒,墮落的年輕人,甚至在八年前存款一毛不剩的年輕參議員,因為他代表一種擺脫過去種種的希望!無論過去我們有多少偏見,甚至有多少歧見與衝突,即使一個擁有不良紀錄的人,都能重新來過,甚至當選美國總統!歐巴馬不僅證明了這件事,更告訴我們,只要我們能向前看,採取新的思維,我們就有信心:未來還有希望!而希望就是讓我們堅守崗位,甚至不斷努力向前的動力,這也台灣目前最需要的事情。

ps:我跟夫人說:「歐巴馬還給我更大的『希望』喔!八年前的窮光蛋,八年後當總統ㄟ!我看我可以冀望2016囉!」夫人突然翻過去躺下用台語說:「卡緊睏,卡有眠!緊睏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鯨 的頭像
藍鯨

創意學堂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