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陣子一位長輩心情十分不好,我陪他吃飯,從日常生活瑣碎事情開始聊起,聊到後來,終於發現他心情不好的原因,竟然是擔心他的孫子未來要變成中國人。我安慰他:「這是不大可能的,即使台灣有統一的意願,美、日兩國也不大可能同意,甚至影響台灣政權也在所不惜。保持現狀是目前台海各方勢力的最大公約數。」但是這位長輩不為所動,真的深信政客為了選舉講的那套,我也一點辦法都沒有。

最近和旅居大陸的另一個晚輩連絡,他則是另一種極端,他對台灣也充滿悲觀,但是卻對於統一充滿期待,甚至認為國民年金是個不合理的制度,對於奮鬥的年輕人並不公平,他認為中國的落後才充滿機會。但是當我提醒他中國的經濟復甦並不會比台灣快,他嚇了一大跳。「就像投資股票一樣,高水位的資金很難出脫,就像大象跳到水裡會激起很大的水花,規模越大在景氣好的時候,具有規模經濟,但是景氣不佳,轉向是有很大的困難。」我還舉了大前研一的看法來佐證我的說法,「大前說歐盟復甦會更快,這可以從德國投入500億美元世界規模最大的資金看的出來,台灣的技術比歐美日差,但是還是高過中國甚多,雖然大前不看好技術差距,但是台灣的產品剛好在價位和品質上卻是剛好填滿世界經濟的中間位置,大陸會需要台灣的工作母機產品和管理能力,歐盟和東歐也會採購台灣較高品質的產品,就像現在的自行車一樣。只要台灣廠商注意到這點,台灣隨時能改變自己的生產模式,但是中國大陸卻很難做到,所以他們希望以內需取代出口。」這位晚輩在電話那頭沉默的半响:「看來台灣還很有機會?」

台灣已經漸漸具備海洋國家的想法,重商、靈活,以合作代替對抗,以交通線暢通取代領土的大小。這樣對台灣人全新的主權觀已經在馬政府的無意插柳的情況下逐漸成型。我細細看過馬總統接受各家媒體的專訪,尤其是三立和民視,在主權議題上,不統不獨似乎很難論述的很清楚,也讓他在主持人的逼問之下捉襟見肘。但是在我的眼中很清楚,就是維持中、美、日三大國際勢力在台灣的均衡。

過去20年我們太向美、日傾斜,是我們國際處境日漸困難的根本元素,那些小國邦交的搶奪,除了滿足國內主權選舉需求之外,對於台灣對外關係並無多大幫助。和中國的對抗,除了讓我們喪失黃金十年的經濟成長期之外,更讓美、日樂的讓我們擔任馬前卒,變成美、日與中國摩擦時的籌碼。東亞有兩大議題是美日與中國的談判籌碼,朝鮮半島和台海問題屢屢用來作為交換的條件,而我們也就經常被犧牲。一旦我們轉換角色,成為美、日與中國的溝通橋樑,情勢就改變了,台灣的地位就日趨重要,台灣的意願也就越會被尊重。

我們可以從三個新聞事件看出馬政府這樣的企圖:

第一是馬總統和連前副總統的關係微妙的轉變。在蔣經國基金會20周年紀念會上,馬總統主動與連戰打招呼,連前總統原本的動作是打算視而不見,直接回到座位上。後來傳出來是馬團隊有人勸告連戰不要過度涉入與中國的談判,而引起連前副總統的不悅。這件新聞如果成真,代表馬總統就是企圖把兩岸關係儘量限制在一定的範圍,而不是突飛猛進的發展。我認為這個新聞應該反映了一 定的現實,否則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不會特意在元旦的時候特意發表了「告台灣同胞書」,在兩岸逐漸融冰的狀況下,中共實在沒有必要在這個時間做這件特意而且可能會造成反效果的事情,看來應該是馬政府在某些談判上急踩煞車的作法,引起了中國的緊張。另外,更特別的是胡錦濤還特別向民進黨喊話,這反映了兩個狀況,第一是國民黨老是拿民進黨做藉口,當作談判的煞車,因此中共打算開啟和民進黨的溝通管道,以免老是中了國民黨的招;其次是中國政府也發現民進黨代表了一定的台灣民意,不是只有仰賴國民黨就能完成他們的政治企圖,更重要的是泛綠陣營更代表了美、日的企圖,中共也打算做一些平衡。

這個推論(平衡美日影響力)我們又可以從以下這個新聞看出來,首先是馬總統在元旦的時候向日僑商會祝賀,並宣佈開放松山機場與日本羽田機場和上海虹橋機場成為航線新金三角。看來是希望能促進台灣經濟發展,但是希望能平衡中、日權力的企圖更是明顯。今天宣布由李前總統的好友彭榮次擔任台灣亞東關係協會會長,更代表馬總統已經深知如何運用泛綠勢力去造成台海強權勢力平衡的結果。

另一則新聞則是希望加強與美國的軍事合作,那就是要派軍艦前往亞丁灣護漁這則消息。資深的退休外交官陸以正大使為文怒斥這件事情是自找麻煩,但是這個觀點就是職業外交官傳統的看法,無法突破性的了解台灣企圖在沒有緊密同盟關係的情況下,積極希望能和美國共同演練軍事合作的想法。當新聞一出來,大家應該都發現泛綠立委並沒有以與中國合作的角度痛斥這件事,最多就是講作秀之類無關痛癢的批評。因為這件事情不是單純的外交事務,而是更深沉的加強軍事同盟的企圖。最近國軍的操演更加密集,當然例行的操演排定是因素之ㄧ,不過有些演練,如果不是發生意外,例如台中清泉崗機場的戰時修補跑道演練,因為7級陣風造成官兵受傷才曝光。大家會不會懷疑,在台中打算成為兩岸直航港口和機場之際,為什麼還要冒著觸怒中共的情勢下加強演練呢?

老實講,就是不信任,馬政府也不全然信任中共會真的只往和平方式發展。另一方面卻是對美國宣示,依然保持軍事同盟的關係。當護魚案消息一出來,我就不認為是作秀,反而是立刻連想到海軍可能是希望和美軍第五艦隊進行聯訓。而護魚的藉口,不僅名正言順,更有增進國際責任的美名,也能刺探中國的底限,伺機跨入國際安全體系。如果中國同意,那麼更可能成為美台慣例,台灣安全將進一步因為與美軍的聯訓經驗,與美軍的輪調制度的發展,更形緊密。未來萬一台海緊張,無論是第七艦隊和第五艦隊互調,或人員之間輪調,都會更有利於台美兩軍的軍事防禦勝算。今天的新聞消息確認了我的推論,果不期然美台之間已經展開磋商,也透過美國和中國協調,刺探中國接受的底限。畢竟在亞丁灣,中國艦隊也必須美軍協助,這種複雜關係,就能有利於台灣進一步平衡美、中之間的勢力。

看透這幾則新聞,老實講,我真的不太擔心馬政府的主權方向舵正在航向北京,反而是在美、日、中三個舵手的手中搶回自己的主導權,我不知道這樣的平衡能維持多久的和平與台灣安全,但是比起以前的失衡狀況,我認為這樣的無心發展,恰好和我三方平衡的想法不謀而合,而我認為未來只會更好,不會更糟。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