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跟一個朋友說竹筍炒肉絲不能吃太多,因為竹筍會過敏,她以為我小時候吃的竹筍炒肉絲(挨打)太少,其實我是講真的,對於有蕁麻疹的我來說,竹筍、芒果…都是會導致過敏的食物,真的不能吃太多!

當然大家都知道我們是在討論體罰這個問題,我也是一語雙關。過去我也是認為棒下出孝子的一員。但是這幾年來,我認為這是我們社會亂象的根源之ㄧ。

我先不要講太多理論和數據,台灣不重視,國外文獻一定又會被人說是水土不服,不適合台灣。我就從我自己的回憶開始講起。

其實我小時候有多皮呢?從一件事情就知道:我小時候,家裡開雜貨店,媽媽只要看我站在一大疊汽水箱(以前汽水是玻璃瓶,用塑膠箱,像現在瓶裝啤酒一樣疊起來一大塔)前面,就會開始警告我:「不可以推喔!」當然,結果還是滿地碎玻璃,少不得一陣毒打。這樣大家就知道我有多欠打。

媽媽20歲就從鄉下嫁到台北大家族,少不得婆婆的虐待,小姑的欺負,所以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我身上,管的嚴、打的緊。所以我從來沒有玩過當時流行的ㄤ阿飄、打彈珠,光是在旁邊看,鄰居的小孩少不得用:「你媽來了!」來作弄我,看我抱頭鼠竄。

後來和祖父母住,我更是不曉得母親的用心良苦,總是在犯錯挨打的時候,往阿嬤房裡跑,接下來就換成媽媽挨打。當阿嬤不在的時候,就是算總帳的時候。有一次,我忘了犯了什麼大錯,媽媽在盛怒之下用鐵梳子直接打到我的手背上,剛開始沒感覺,突然血就像水舞噴泉一樣噴起來,我媽也嚇到了,邊掉眼淚邊幫我上藥,後來讀書的時候,看到胡適媽媽半夜打他文章,我才了解我媽恨鐵不成鋼的心情。

隨著年紀越大,雖然越能體會我媽的心情,但是陰影難免在了。後來有幾個人格上的影響,我深思起來還是被體罰恐懼制約的結果。我的人格不至於完全扭曲,其實還仰賴我爸的寬容。

跟我媽相反,我爸是百般維護我,犯了錯,爸爸會搶著處罰我,關在房間裡,我ㄧ邊吃著冰淇淋,一邊大聲哀嚎,我爸則一手把棍子打在桌上啪啪作響,另一手也拿著冰淇淋吃。父子兩個一搭一唱矇騙我媽,雖然我媽心知肚明,但是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我們呼嚨過去。


最近有部連續劇叫做光陰的故事,其中有個孫家幾乎就是我家的寫照,小時候被媽媽揍到太兇的時候,我也想過到底我是不是媽親生的。我媽這種凡是用竹筍炒肉絲解決的管教方式,讓我很沒有耐心,凡事只要小心翼翼處理的事情(包含細活),我都做不好,因為沒多久我就失去耐心,因為體罰就是一種最沒有耐心的事情。

最近看到一位親戚的小孩無理取鬧,這位年輕的媽媽很耐心的跟小孩一直說道理,說到小孩懂為止,讓我歎為觀止。而他們小孩也是眾多小孩當中最懂事、最聰明、最有禮貌的小孩。最重要的是他們小孩懂得等待,也懂得體會大人的辛苦,即使稍有脾氣,也會很快恢復。教養、管教不是非得用棍子不可,我的丈人說的最好:「打的越兇,離家越遠。」這也就是後來我經常不在家的原因吧!

我常常提一個故事,就是我當兵的時候,看到一個上校對一個快退伍的老兵大呼小叫,但是那個老兵卻蠻不在乎。在我眼裡那個上校突然越縮越小,變成一個小嬰兒。我突然明白了,因為你沒有辦法,你才會用嬰兒的哭鬧來解決問題。當然更多的時候,是我們缺乏耐心。

我在新書這樣寫,台灣目前的困境,有很大的因素是來自我們過去的聯考,因為我們用了最簡單的方式來規畫我們的教育,抹殺了人性和人格的培養,甚至扼殺了我們的創造力,所以當發生變局,我們不僅慌張,更加手足無措。聯考和打罵、體罰一樣,是最簡單的工具,讓我們將人分類,發洩我們的情緒,卻造成別人的挫折。我們以為世界就這麼簡單解決問題了,但是卻不知道我們造成了更大的問題:因為,這是一種不斷的循環,一代又一代的制約,也是讓我們無法面對全新變局的原因。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