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過一篇”與蠢材共事”,最近更有這樣的感覺。台灣的企業再不重視人才養成,遲早會自食惡果。蠢材不可怕,蠢材還有再造的機會,但是庸才,庸庸碌碌的奴才,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庸才,可是企業的致命傷!

最近去輔導一家企業,因為跟老闆感情深厚,我使盡吃奶力氣把我的資源、人脈全都用上,但是這家大公司正在面臨轉型的緊要關頭,人才流動率極高,一些比較好用的人才,都被高層另調使用,剩下跟我合作的不是蠢材,就是庸才。

蠢材分兩種,一種是不知道自己蠢,但是真蠢,不過卻很聽話,一步一腳印,你說什麼他做什麼,雖然不會舉一反三,資質不聰慧,但卻是腳踏實地,至少不會搞出奇怪的花招;另一種是明知自己蠢,所以好學好問,雖然不見得有主見,馬上能獨立規劃一切,但總是能在你全盤規劃下平穩的往下走,偶有驚喜之作,也會先和你討論,不會把驚喜變成只有驚嚇!

第一種蠢材是企業最底層的中間,不怕苦不怕難,不會哀哀叫,做不完,要求加班也視為理所當然。因為他認為要做好就得這麼多時間,維持品質只能靠自己努力,不會找方法,無法有過多的期待,但是安排的好,卻是最可靠的紮實力量。

第二種蠢材有機會成為基層幹部,甚至能成為中階主管。雖然笨手笨腳,但是會記取教訓,只要容許有犯錯的空間,他們還是能做有限的成長。他們需要的是時間,需要的是訓練,需要是一個師傅的指導。不過,也無法期待他們在短時間蛻變成翩翩飛舞的蝴蝶,還是得一步一腳印的慢慢來,就像蝸牛要爬上葡萄樹,等到爬到剛好葡萄成熟了。他們會主動加班,不需要要求,因為他們深知自己不如人,知道勤能補拙的道理。

這家公司我培養了幾個類似這樣的人才,還沒成氣候,高層需才孔急,就紛紛調用,落得我只剩下庸才可用。什麼是庸才呢?庸才也分兩種,一種是不肯發揮實力,只求自保,和大家一樣庸庸碌碌即可。所以明明能做100分,他就做成60分;明明就能及格,他看到自己可能特別突出,他就把自己降成和大家一樣不及格。「這只不過是個工作,我幹麻這麼努力?」永遠是他們的口頭禪。因此期待他們的工作成果,變成要看運氣,做壞是我命,做好是我運,完全看他當時的心情和想法而定。這種庸才最讓我困擾的就是,鼓勵也不是,責罵也不對。鼓勵會變成自滿自大、停滯的動力,責備則變成自暴自棄、怠惰的根源。

這種庸才是無奈,另一種庸才則是可惡!這種庸才大話說盡,本事沒有,藉口一堆,內鬥內行,外鬥外行。平庸至極,卻自認才高八斗。混蛋至極,卻認為廣受愛戴。明明跟他說往東才順利,他卻偏偏往西栽大跟斗;你盡心盡力支援,他卻認為理所當然蹧蹋;事情搞砸永遠是別人的錯,事後道個歉,拍拍屁股走人,全是公司壓榨他。

最近我就是這樣氣到半死,跟他說這個東西色系有點問題,他跟你說是螢幕色差,結果成品就是亂七八糟的大便顏色;用盡所有關係把推薦人找齊,雖不是名人卻也是大公司高階主管,他卻嫌不夠太平庸,叫他自己找還沒本事,一切看你表演,再來嫌東嫌西;使盡吃奶力找到合作對象,他隨隨便便把互有衝突的合作者全部招集一堂,讓談判陷入僵局,全場由我這個顧問來倒茶招呼,他看似個大老闆攤開筆記本坐在那發呆,一付事不關己,一個字也沒記;事後提點,他還振振有辭告訴你:「我覺得一切還不錯啊!」讓我不禁大聲抱怨:「難道當晚我接到的抱怨電話是鬼打來嗎?」他還能一臉不服氣的樣子,然後在公司搞些小動作,既無法促成任何業務成功,更讓人看破他的手腳。

唉!對我來說也是又上了一課,寧與蠢材共事,也不願和庸才合作啊!

贊同的不用舉手,幫忙推推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鯨 的頭像
藍鯨

創意學堂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