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朋友看到土石流滅村的情況,也和糟糕的政府一樣感嘆:「如果早點撤村就好!」彷彿好像撤村像換旅社一樣,只要細軟行李拿一拿,就可以走人了。孰不知這是都市人的無知,無法了解安土重遷的農民的心理。我也是都市人,但是在921救災災區八個月的經驗當中,我知道面對撤村的命令時那種煎熬。撤村,代表著無知而惶恐的未來。農民的職業就是種地,而地就在家園旁邊,撤村代表著生活沒有著落的恐懼。

尤其是土石流,很多都市朋友恐怕沒有看過它的威力。我在921災區歷經豪大雨之後的土石流,即使現在回想起來依然驚恐萬分。我記得當時我協助轄區內某個村落緊急撤村,在居民才剛剛抵達高地堤防,土石就傾瀉而下,那不是水,而是一種緩動的泥漿,像是正在攪拌的水泥,又像融化的巧克力冰淇淋,只差幾秒鐘,後面的老弱婦孺就會被捲進泥漿當中無法自拔。我和幾位志工走在最後面,較稀的泥漿就已經差點讓我們滑倒被捲走,還好我們綁了繩索,被前面的志工用力拉起來。

站在高處,我們在手電筒的照射下,看到一顆小樹緩緩在泥漿中移動,但是突然驚覺,那不是小樹,而是一棵兩層樓高的大樹的樹端;緊接著是一棟房子的屋頂,我們根本看不到居民賴以維生的機械、農具和來不及開走的卡車,因為混濁的泥流早就把它們掩埋,能看到的都是必須是兩層樓以上的東西。如果不是居民在高處設置觀測站,根本無法預測到土石流的爆發。又怎麼來得急宣佈撤離?即使我們匆匆在30分鐘內撤離,也只能走到附近的高地,又如何想像如小林村這般在高山峻嶺中,又在兩側高山夾擊當中如何撤離?除非他們在颱風前夕就離開故鄉,但是就如同我說的,要農民離開故鄉,除非逼不得已,談何容易。

以我們都市人,尤其台北人的觀點,都認為有危險撤村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對於在鄉下,尤其是安土重遷的農民來說,撤村是攸關未來生死的重大決定。徹村代表著可能什麼都沒有了,撤村代表著面對未來生活的惶恐。這是都市人很難想像的事情,因為我們都是上班族,而不是農民。他們賴以維生的工作就是在家園旁邊的農地。撤村,就是連工作都沒有了,連家都沒有了。

災難之後呢?還能回原來家裡重建嗎?通常政府都不做承諾,即使承諾,也不一定實現。沒有未來肯定的希望,當然有許多老百姓決定與家園共存亡,反正,沒有了未來生活的保障,活下來,只是更多的折磨而已。

這不是說我們要鼓勵災民不要離開家園,尤其是目前有幾個堰塞湖都有潰堤之虞,更是應該加速撤村的動作,而是我們必須有種同理心,尤其是政府更須如此,必須提供未來生活的承諾與保證。這就是馬總統被批評的主要原因,他在接受國外媒體採訪的時候,竟然用「『他們』不知道要撤離...」,真令人十分心寒。

缺乏同理心的想法,才會讓整個教災荒腔走板,才會不知道要用緊急命令來給予災民更強而有利的承諾...。唉...缺乏同理心的政府,痛苦的重建才在後面啊!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