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一家規模很大的豬排連鎖店的總公司輔導,由於對方沒有準備好,因此工作草草結束。結束時間剛好介於午餐和早餐之間,來不及吃早餐的我,就往附近知名的豆漿名店打個牙祭。走到這家名店前面,看著招牌,心裡想著要吃小籠包呢?還是牛肉捲大餅?沒想到,突然一陣香味從店裡的深處悄悄的飄出來…。

這股香味和我剛剛想像中的食物完全不搭嘎,甚至應該也不會出現在豆漿店。只是這種香味對我來說,卻是一種致命吸引力。那就是牛肉麵的香味。

剛開始我還以為是店家自己吃的私房菜,我往店內偷偷喵一眼,牛肉麵幾個大字,真的就掛在牆上。所以我就下定決心在這個早午餐的時候,嘗試我從沒有試過的一天第一餐就吃這麼油膩的食物,畢竟,下次再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呵呵…,老習慣改不掉,明明就下週還要再來。)

我坐下來,先點了一杯著名的冰豆漿,這家豆漿店的豆漿最厲害的就是有點碳香味,卻沒有焦味和燒焦的苦味;濃稠的口感,卻又不會沙沙或者有點殘留的豆皮渣。以前唸書的時候,學校就在附近,有時候嘴饞,連寒冬半夜都會騎摩托車從宿舍飆過來滿足自己的口腔神經。

點了冰豆漿,看看其他配豆漿的產品,有點流口水,但是不知道一碗牛肉麵多大碗,只好先忍住,畢竟那些餅啊、包的,都很容易一下子就飽了。

點了牛肉麵之後,一位中年外省師傅才開始過去煮麵,原來他們是現點現做,可能不是主要的產品吧,裝牛肉的鍋子也不大。因為現做,所以還等滿久的,中間等待時間,因為剛好坐在最裡面,靠近爐子,我就看著爐子發呆。之後有個婆婆又過來問我要什麼,我跟她說牛肉麵,她忙著回頭的時候,我趕快跟她說我點過了,婆婆喔了一下就走開了。

接著一個身體像是相撲選手的男生,走到我的桌子對面,他回頭看看爐子,又看看牆壁的菜單,他就決定和我一樣,一大早吃個牛肉麵。只是他點寬麵,我點細麵。當然,他也要等很久。

好不容易,我的麵好了,師傅早就把酸菜放在醬油碟裡面擺在爐子前面的台子上。只是師傅忙著下另一碗麵,剛剛那個婆婆又走過來了,他先問剛剛那個相撲選手吃 什麼,相撲選手答案當然是點過了的牛肉麵,我以為婆婆就要像剛剛一樣走掉了,沒想到她轉過來,看著我又問一次:「先生,你吃什麼?」我回答:「牛肉麵!做好了!」婆婆竟然轉過去跟師傅講:「這裡還要一碗…。」師父急忙跟她說:「這碗就是這位先生的。」婆婆一手拿起酸菜碟,一手端起麵,看來碗很大,卻很輕, 應該不會太大碗。但是麵卻往相撲選手那裡放,連我都快急著跟她說那是我的,師傅馬上再跟她說是我的,她才端往我面前,只是酸菜卻又往剛剛的台子放回去,然 後轉頭問我要不要酸菜,我很無奈的點頭,心裡想:「我遇上楊婆婆了。」

麵真的是碗大麵少,湯也不多,但是味道真的很不錯,我認真的吃起來,心裡想等一下在加點一些東西。沒想到後面的發展,讓我只好奪門而出。

就在我認真吃著麵,婆婆又來了,又問相撲選手吃什麼,相撲選手無奈又不耐煩:「在煮了。」他的麵終於也來了,只是他看到麵,就馬上跟師傅講他要再來一碗。只是他要變化內容,改成牛肉筋麵,外面應該都叫半筋半肉麵。婆婆又走過來:「再一碗喔?牛筋麵喔?」
相撲選手無奈:「牛肉筋麵!」
婆婆:「牛肉麵喔?」
我已經快噴麵了,麵條快從鼻孔跑出來了!~
終於搞清楚了,婆婆轉頭跟師傅說:「牛肉筋麵…」
師傅以為改了麵,又問:「牛肉麵嗎?」
婆婆又轉頭問胖先生:「牛肉麵嗎?」
我看胖先生已經完全失去耐性,站起來直接跟師傅說:「牛肉筋麵!」
師傅喔了一聲,又問:「寬的還是細的…?」
相撲選手:「寬的!」
我已經快吃完了,也快偷笑死了。
沒想到等到師傅煮好麵要放肉塊的時候,他拉長了脖子又問胖先生:「牛肉麵?對吧?」婆婆又走過來對相撲選手說:「先生,你是要吃什麼?」

到這裡,我真的沒有辦法繼續再吃任何東西,只好強忍著笑,趕快結帳離開,離開店裡,才放開胸懷大笑。在電視上看到楊婆婆和福州柏,我們可能會會心一笑,但是真實生活遇到,可是一場超級大爆笑,只是那位胖先生可能笑不出來吧!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