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近八十的忘年之交是我一個「老」朋友,交情不深但年紀夠老。雖然每年都會電話、簡訊拜年,但一、兩年才見面一次,而且彼此一定都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不是我有求於他,就是他要拜託我。為什麼老朋友會這麼疏遠呢?因為他的小人行徑遠近馳名;但是又為什麼我還要和他保持連絡呢?不是為了利益,而是我就是敬重他是個名符其實的「真小人」,一個表裡如一的小人。這不是我醜化他,而是他沾沾自喜的個性。

 

早年為官,他就以太極拳官僚著稱,但長袖善舞卻讓他平步青雲。記得我年少的時候曾陪他去洽公,他準備了一份自以為是的「厚禮」,但是受託之人根本不領情,一點面子都不賣,歸途沿路他就數落這位他自認好朋友的不是,回辦公室之後,他更下令部屬還以顏色,凡是該單位相關業務請託一律封殺。

 

但是這位老先生雖然擺明自己就是斤斤計較的小人,但是他卻不會人前說一套、人後做一套。有趣的是,把我當成摯友的他,更不會掩飾自己的失敗或挫折。退休之後,他常跟我抱怨,直接就挑明了說自己的糗事:「想去學校教書,教了一學期,學生跑光光,第二學期竟然沒有人選課,這下子有關係,也變沒關係,想留下也留不下;想出個回憶錄,找不到出版社也就算了,連開出版社的朋友都嘲笑我文筆太差,像是一本公文大全…。」爽朗的笑聲,又會讓你忘了他不擇手段的兇狠嘴臉。有時候,我還真羨慕他可以這樣表裡如一的過日子,不會讓人感到虛假的錯愕。

 

常常有人問:「真小人和偽君子,哪個比較好?」硬要選一個,似乎真小人相處得輕鬆一點,只要你不要踩到他劃下的紅線。偽君子往往像個變色龍,還會揣摩你的心思,逼你做出理性思考下都覺不對的事。我曾經受命做了一件傷害公司合作夥伴的事,滿心以為這位長官會為下屬扛起責任,但是在老闆面前,他卻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的否認他知道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那時候,還真的恨不得一手把他掐死。

 

我還遇過一個事業夥伴,在公司獲利之後就能避不見面。好不容易找到他本人時,他卻可以揣摩我的個性,講出一套公司獲利不佳,父親重病的故事,讓我差點放棄了我該有的權利。我的夫人明智的提醒我:「公司獲利就該分享這是履行合作合約,至於其他問題,那應該是私事,拿到錢,我們另外借他都成,怎麼能破壞公司制度與合作默契呢?」這真是一語點醒夢中人。但是和偽君子來往,就是得在真相和虛假當中,運用智慧掙扎,而面對真小人所需要的只是禮貌和尊重。

 

這次「老」朋友又來找我了,談得是他最近新發展的運動事業,希望我能幫忙推銷他的會員卡。其實,我只要明白跟他說我的生涯規劃,我就能輕鬆拒絕他,但是我就因為想太多,反而扮演起偽君子,找了各種理由,雖然這些理由都是事實,卻不是我真正拒絕他的真相。「我最近身體不好,重覆感冒,咳到都出血;又出現併發症,連續七個禮拜血壓都降不到一百八以下,中、西醫都要我好好休息,我怎麼可能還做運動呢?自己都不健身,推銷會員卡又哪裡有說服力呢?」聰明的老人當然知道我的意思,他就直接的講:「老弟阿!不知道你這麼年輕,身體竟然行將就木,比我這個老頭還糟糕;不過,我欣賞你,給我這個老人保留了面子,找了個我沒辦法哀求你的好理由。不然,一個老頭求一個小夥子,真是太難看了。」

 

老先生的一針見血,讓我無地自容,偽君子其實是那麼容易看穿,但是我們卻都以為我們可以瞞過天下人。離開業界,進入學界,追求當個專職作家,我從沒有想過其實我是想逃避當個滿口虛假的偽君子。但是教書為了有趣,還是得胡謅一些笑話;寫書,為了保護故事當事人,也得東修西改,隱隱藏藏;寫小說,更是天馬行空亂蓋。這樣難道不虛假?原來啊!真小人和偽君子和你所選擇的工作內容無關,和我們的價值取向才是密切相關啊!

 

偽君子和真小人誰比較討人喜歡?或許都令人討厭,但是真小人自己似乎輕鬆多了。就像我讀李家同教授推薦的《一個都不留》克莉絲蒂的小說,兇手在一個與世隔絕的小島決定殺人的順序:「所犯的罪行嚴重和愧疚感的程度…越輕的越先死,避免後續凌虐的心理折磨…」。第一個被殺的人是個莽撞的車手,他根本不認為他撞死人有甚麼錯,因為他對開車根本沒有道德觀念,又哪來甚麼愧疚感呢?真小人沒有愧疚感,他自己活得輕鬆,旁人得緊張度日;偽君子充滿道德感,他卻能合理化自己的行為,讓人相信他的惡意是一場誤會。能和偽君子或真小人相處,端看你有多聰明吧?識破偽君子的虛偽,你很難和偽君子相處;知道真小人的底線,你才能與之為友。

 

我有個真小人朋友,但是我尊重他的選擇,也小心和他來往。至於偽君子,恐怕我自己都當過吧?看清楚自己想幹甚麼,相信或懷疑的取捨之後,也就沒甚麼好計較的了。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