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臥病期間,不能靠近電腦,時間似乎多到用不完,躺在床上睡不著的時候,只好扭開電視來看。看了幾部好看的日劇,深深覺得國內製片水準真的差了很大一截,訂了日本原著小說來看,才知道問題就出在故事本身。

 

除了看看休閒的節目之外,無聊的我,連一般人都不看的政見發表會,我都準時收看。只不過,每次看完無助於幫助病情,血壓反而沿路飆高了:「台灣怎麼了?怎麼會培養出這麼落後的政治人物?」當然,相較於鼓掌通過,人家有勇氣辦初選,上電視舉辦政見發表會,還是在民主上進步許多。只是,這「政見」的內容,讓我有點時空錯亂的感覺。

 

我本來還蠻支持,或者應該說同情當過院長的衝衝衝,但是當他回答早餐店老闆的問題時,我差點沒從床上跌下來。(對!就是那個大家瘋狂尋找20元漢堡的早餐店老闆)

 

衝衝衝院長說:「第一是國營事業不能帶頭喊漲…;第二,中央銀行要打熱錢…;第三,要設立平準機構,低價時大量買進,高價時,平抑物價…。」在我眼裡,這和現在大家感覺的「無能」有甚麼兩樣?哪裡有甚麼魄力呢?

 

國營事業不喊漲,那就是政府補貼,就是變相加稅或增加國債,重點是:「這樣的辦法能撐多久?」石油是一切物價飛漲的主要原因之一,除了能源,這還包含各項物資運輸費的上漲,台灣不產石油,如果不擺脫對石油的依賴,光是靠補貼,就是政府無上限的赤字來源,身為過去的行政院長是真不懂,還是假不知道?難道就只為了消遣「一次漲足」的錯誤政策,而繼續搬出以往政府都錯的政策嗎?

 

中央銀行不是沒打熱錢,彭淮南總裁就是個中好手,才能續任至今,但是今年初不就被索羅斯突擊成功,讓台幣升值超過29美元?這種治標不治本的政策,行之有年,還需要在電視上慷慨激昂的振振有詞嗎?

 

最糟的是平抑物價的機構,但是也是大家最容相信的主張,因為課本上都有教!而大家都相信!拜託,平準機構是漢朝時代的發明,現在國際的交易都是運用期貨避險。重要的是台灣是世界第十七大進口國(十六大出口國),我們要平抑哪個貨品的物價呢?政府有這麼多錢樣樣都買、每樣都避險嗎?看到漢朝的頭腦,我真不知道該說甚麼了!

 

接下來是號稱要引領我們進入新世代的現任主席,光是聽到她再度炒在地經濟,我就已經快要崩潰了,哪理有甚麼新世代的新思維呢?這是李登輝前總統就開始推動,但失敗的政策。(唉!不愧是當年執政團隊的一員,冷飯熱炒還能變成新菜色。)

 

921之後,我在農村待過蠻長一段時間,後來做網路生意、創業輔導,也常和鄉村裡的特色產業業主有所接觸。新世紀主席、前行政院副院長,難道不知道鄉村特色產業的成就都有其特殊成功結構嗎?如果真能模仿,在小小的村子裡,早就一窩蜂大家都忙著抄襲了。重點就在於這些個案,不是資本密集就是技術創新的特例,不是說要模仿就模仿得出來的。而且就算能推動規模擴大,特色產品增加,還得增加銷售,不然就是惡性低價競爭,既毀了特色產品,更重創原本在地經濟。這種基本邏輯都沒辦法搞通,還能有甚麼新世紀的思考呢?

 

到這裡,我只能不斷搖頭:「台灣的政府到底培養了甚麼樣的政治人物呢?」

 

最後我得談談和政府一直無緣的另一位前主席。沒錯,他的第一次政見發表讓我十分動容,雖然我相信在台灣還是會各說各話,恆信者恆信,不信者依然嗤之以鼻。不過,我根本不在乎這位前主席辯解的各項攻訐,我對他的反感只有一件事,而這件事影響台灣深遠。沒想到,他在第二場政見發表會,竟然還夸夸而談這是他人生最大的「政治成就」!

 

1992年這位前主席和當時的李前總統,跨黨合作進行修憲,為了爭取總統直選,前主席妥協在政治環境的壓力下,讓台灣的總統修成「有權無責」。而這也讓現在的陳前總統可以在金改弊案的審判庭上可以振振有詞的避責:即使他曾說過「誰不配合就換誰」,那只是一種「期許」,因為總統沒有「法律上的權力」。

 

天啊!大膽西進的主席啊!您還不知道您為台灣製造多大的災難嗎?這怎麼可能還是一件豐功偉業,讓您足以自誇呢?

 

唉!台灣甚麼時候才能出現真正的政治家呢?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