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情緒主宰了人生方向()〉裡,我們提到了大家可能受名嘴影響,有朋友問我:那什麼是名嘴現象?

名嘴為台灣帶來很多改變,有好有壞,其中有幾次爆料帶給台灣很大的改變,尤其是政治上,從最早的興票案,後來的國務機要費、總統收受不當匯款,甚至魚翅宴、生技投資疑似圖利…等等,都多多少少改變了台灣政治版圖。

但是事情就是這樣,過與不及都會帶來負面影響,當名嘴過於氾濫,各種話題無所不包,一會兒談時事,一下子也能談外星人,許多人原本只街頭巷尾的人云亦云,現在轉為公明正大的胡扯,讓台灣的某些價值觀陷入莫名的恐慌或深沉的無助。大家變得能在任何議題上都能夠侃侃而談,卻不想認真去了解事情背景、成因,解決策略的選項,或對自己的影響。凡事推給政府、社會、環境,怪東怪西怪不出東西,結論空洞而且無奈,最好笑的還為這種膚淺的結論爭論不已,更可怕的是以藍綠立場做人身攻擊,當成最後的結論。我常常在想,這樣的討論到底在幹嘛?這樣的觀察到底對我們有何幫助?這樣的人生有甚麼快樂可言?

對於抱怨這件事,我是這樣想,如果抱怨能讓自己改善、成長,那很棒;如果跟著大家瞎起鬨,沒有深入去理解到底發生甚麼事,那就流於表面,而且浪費時間。最近和出版社合作的政經書籍,總被美麗小編鞭策著要寫出因應方法,讓我確認我的這些看法,更讓我覺得小編要求的思考十分有意義。

老實講,很多政策不必然和老百姓直接有關係,有的則是有關係,但大環境趨勢,讓我們很難因應。比方說居住正義來說,政府的工具有限,不是貨幣政策,就是財政手段,但這些政策短期又無效,除非能增加台北土地供給,否則無法徹底解決炒作的問題,房價就不可能逆轉,但美麗的小編提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觀察:假如不能提供我們買房有益的因應之道,讓年輕人更容易買得起房子。那麼,我們是否能來觀察和房地產有關企業的股價呢?轉成觀察股市,增強自己投資理財能力,是不是另一個方向呢?這讓我感到很震撼,通常我們在思考一件事情,會過於專注議題本身,卻忽略了其他衍生的面向,古人所謂「莫道雲深不知處,只緣身在此山中。」恐怕就是這個情境。

但如果我們就像名嘴聚在電視上,在有定見的情況下(不是把責任全推給政府,就是推給社會),而且只討論一個話題,繞來繞去,就會忘了周遭得事情不只有單一面向,還有其他事情可以解決原本的困境。譬如一時買不了房,多存點錢,也是能有機會買房子!(房價跌、貨幣寬鬆貸款容易,或者我們賺的錢,包含投資獲利夠多,這些都是解決方法的不同面向。)

最可怕的,名嘴的現象就像電影裡的殭屍,他們不只把自己變成言不及義的名嘴,還要荼毒別人,把別人也變成跟自己一樣。

在漫長的顧問生涯裡,我發現人們成長的一切基本要素裡,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莫過於「觀察力」的培養。無論是「發現機會」、「知道自己是否做對了」,還是「尋找解決問的辦法」,細心的觀察、獨到的見解,都是人們躍升另一個人生層次、境界的基本工夫。

而我花了許久時間才摸索出訓練學生提升觀察力的方法,其中初步能創造效果的莫過於對於時事的觀察與預測。觀察時事能讓你注意到一些小細節,能從各個不同的角度或角色的方向來觀察,體會同理心,了解影響局勢發展的一些關鍵問題,最後還能體察決策模式,甚至自己預測事件的發展方向。

不用承擔局勢發展的代價,但卻能練習自己的觀察力,假想自己決策的模式,預測最後的結果,還有甚麼比觀察時事的練習,代價更小,效果更卓著的方法呢?所以我經常會在經營成讀者俱樂部的facebook提供時事觀察的訓練,最近一次最完整的觀察力訓練莫過於釣魚台衝突的發展,局勢發展狀況果然如我預測的方向方式進行,也讓我的讀者、學生們能了解我如何觀察到問題的關鍵與細節。

但如果沒有接受觀察力的訓練去觀察各類時事,即使釣魚台衝突這麼明顯知道結局的新聞(大國角力很容易預測),就會和名嘴的看法一樣,隨著情勢起起伏伏,誇大其詞,讓自己的心情上上下下,還會讓自己陷入莫名的恐慌或沮喪當中。

在釣魚台事件十分緊張的那段時間,我去進修某些商業課程,後面坐了位中年婦女正在對她的朋友分析釣魚台近日來的衝突。不用仔細聽,她的分析就是完全重播電視名嘴的論調,正在殭屍化她的朋友成為一樣的名嘴觀點。

我實在忍不住了(我老是會忍不住做這種討人厭的事),轉過頭對她說:「妳認為釣魚台結局會怎麼樣?對台灣有何影響?」果不其然,她又發揮名嘴殭屍的功力,先是把大國都罵一頓,美、中、日三國她都沒放過,在一陣慷慨激昂之後,戲劇性嘆了口氣,深深幽怨的無奈:「台灣就是小,能做甚麼呢?只能任人擺佈!」我在她演完正在等讚嘆與掌聲的時候,我忽然告訴她:「我相信這多方衝突中,最後獲利的是台灣!雖然不是得到主權,但是一定能獲得漁權談判。」然後我把大國衝突、小國如何折衝的觀點說一遍,正當她目瞪口呆的時候,我又丟下一句:「少看點電視,多讀點書,自己才會有不同的觀點。」

隔了一個禮拜,日本已經釋放要和台灣談判漁權的消息,我又去上同樣的課,她躲到另外一側的角落去繼續她新的殭屍演說,但是她的朋友依然坐在我後面,然後和我打招呼之後說:「你怎麼知道這麼多事?可以推薦有關的書來看嗎?」我知道,我無法消滅殭屍,但是至少能保護一些人不被殭屍同化,即使有時候我看來是這麼討人厭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