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學生問我:「老師,面試的時候,怎樣才知道對方(面試官)真正的想法?面對公司的主管,怎樣才知道人家對我的看法?」

我一派輕鬆的告訴她:「多伺候長輩就會知道了。如果是面試,你還可以裝傻用問的,公司主管就和伺候家中長輩沒兩樣。」

學生一臉狐疑,似懂非懂,我只好提醒她多面帶笑容,不要擔心太多,因為她總是看來愁眉苦臉,一付人家欠她錢的樣子。

當然我說來簡單,服侍長輩和與長官來往都是很深的學問,但是總得從不會真正記仇的長輩開始。尤其是家中的祖父母或父母,常常都是他們伺候我們,孝子、孝子,孝順孩子與孫子,現在小孩少,通常是個寶,無論做錯什麼,千錯萬錯都是長輩的錯,怎麼會是天真無邪的孩子錯?

所以作姦犯科要「公佈」家長姓名,為非作歹要家長「領回」管教,誰叫養子不教父之過呢?

所以現在很多年輕的朋友,即使沒有真正壞到哪去,也常常都要「做自己」,歡喜就好,只要我喜歡,沒什麼不可以,沒犯什麼大錯,卻也不能讓人喜歡。

想想自己年輕的時候也是「革命派」,國中的時候也認為自己「頂天立地」,無所不能,常常言語頂撞父母,還記得有一次,在飯桌上想規勸父親少吃油膩肥豬肉,衝口而出:「爸,你想中風喔!」父親嘴上不講,夾在筷子上的肉卻悄悄滑入盤裡。下了餐桌,免不了被母親數落一陣,負氣的我卻理直氣壯的甩上門。

直到18歲那年,為了大家都忘了我的生日,關在房裡一天,卻意外的反省出:「假如我18歲,我的脾氣就這麼糟糕,父母都四五十歲了,難道他們不能有脾氣嗎?還要他們來配合我這個小毛頭改變嗎?應該是18歲才有改變的能力吧?才不會積重難返,不是嗎?」從那天起,我不曾再頂撞過父母。

但是是否就能溝通愉快呢?這倒也未必,前一陣子,我端水果給父親吃,父親突然說:「瞞天過海竟然出到第三集耶!」我嗯嗯兩聲就出來端另一盤給夫人吃,並且跟她說到這件事,夫人說:「爸在暗示你囉!他想看這部片。」「我也知道啊!但是你知道陪他去看電影有多痛苦嗎?」我應付的回答。「他是你爸爸囉!」夫人一針見血。

好吧!果不期然,父親很高興的答應我的邀約,還加了個高級餐廳的午餐,我那天打算豁出去了,不管父親有什麼舉動,我都當作正常的事。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吃完他選的餐廳,嫌不好吃;重點是業務出身的老爸,很快和左鄰右舍熟識起來,大聲批評這家餐廳。因為他有重聽,也不會發現服務生正紛紛投向注目禮。價格不斐,已經是知道的事,但是老人家總有不捨,叼叼唸一番,惹來更多白眼。

電影已經開始,彷彿等不到唱國歌,父親還要高談闊論一番,電影有個類似結尾的片段,父親已經起身準備離去,當然「不好看」在電影院裡好像一句口號一樣響亮。

唉!「夫人,我要做心理諮商!」走出電影院,我就撥了電話。

其實我家夫人也是對岳母大人有時諸多抱怨,但是她總能以萬般皆孝順的心態來看待這件事。最好玩的是我卻覺淂還好,同樣的,對於我父親,我家夫人也覺得還好,是我太小心眼。難道真的是「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越親密的家人,有時候我們會覺得更難相處,但是逃避,通常只使得關係更加淡薄,造成後來更多遺憾。因此,我答應夫人,我一定要多陪陪爸爸,即使有不順我意,那是我難搞,而不是他難搞,畢竟,必須改變的還是我,公司、主管我都還能換,爸爸,恐怕不能有任何改變,不是嗎?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