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到留言的朋友對於政治議題都要先強調自己不分黨派、沒有確切政治立場我都會感到十分好笑,有政治立場、黨派取向又怎麼樣呢?你是闡述你的主張,是一種言論自由,有什麼好緊張的呢?我想,大家是被那些不停會質問我們立場,汲汲於幫我們扣帽子的奇怪傢伙嚇怕了。因為這些人,我們沒有辦法好好享受我們的言論自由。不過,我告訴大家,來我這裡,不需要表態,也不需要強調自己中立,這裡,你可以暢所欲言你的看法,只要不要要求別人表態、汲汲扣人家帽子,維持發言基本禮貌即可。

其實新政府上任,我的意見少了很多,原因就是我不用在一直被逼問有沒有愛台灣,尤其是政府問這件事,根本好像在替我們定罪,我都挺擔心的接下來會不會把我們不同意見的人送進集中營。這次有人說街頭暴動,有人說合法集會自由,其實我不大在乎,也沒有特定看法,只有感到很欣慰,也對未來很樂觀。我不像一些朋友擔憂民主變質,也不像另一群朋友氣憤人權受到壓制,因為我看到的是現在的政府沒有積極的企圖把整個大環境變成以前一樣,不像以前的國民黨積極的要求大家表態要做個順民,至少他們現在從沒有批評過示威的內容,只批評暴力事件;當然政府當中更沒有主流意見,要像民進黨政府一樣一直問我們是不是台灣人,愛不愛台灣。我很享受這樣的自由,即使發生一些暴力事件,一些警察受傷,至少身邊的人沒有被這樣的氣氛感染,積極的想要變成非黑即白的兩派。

不過,我想有些氛圍的些微轉變還是令人有些擔心,我的部落格已經很久沒有人把討論區那套瞎鬧搬上來胡鬧了,最近還是有一個網友這樣做了。熟知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不是沒有政治立場,但是我的政治立場不是那麼單純,黨派取向也隨時改變。甚至我認為台灣需要有一個新的政黨,建立一個實事求是,理性討論的政治氣氛。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不能投謝長廷,而支持現在的馬政府?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不能不喜歡中國,卻主張要和中國交往?我更不知道,我為什麼不能同情示威者、學運,卻支持公權力必須伸張?為什麼不能支持法辦陳水扁,但是支持民進黨?

我們的任何主張一定要被綁在一起嗎?不能一件一件拆開來談嗎?這本來就是不一樣的事情,不是嗎?尼克森當年是反共的急先鋒,但是當了總統,卻積極推動中國關係正常化。他變了嗎?其實他只必須以美國利益為考量,他如果真的變了,他就不會處處替中華民國留面子,早早就跟台灣斷交了。

很多事情不是只有一種思考,只有幼稚園的小朋友才會相信這個社會只有好人和壞人的區別。我們政治系看的很清楚,立場最硬的的政黨最會讓步,立場溫和的政黨其實更強硬。參與美國四大戰役(強權對抗的戰役或代理戰爭),包含一次大戰(威爾遜)、二次大戰(羅斯福)、韓戰(杜魯門)、越戰(詹森),都是溫和的民主黨。這是因為溫和的人,樣樣都可談,但是一到底限,就會奮起抵抗。激進的人看來樣樣都能談,但是除了那些意識形態不要碰之外,其他都能讓步。所以毒奶事件是民進黨政府開放的;這次四項協議是以前蔡英文主導的,中共只是把面子做給國民黨。擔心國民黨賣台?越溫和的想要私下協議,反而會激起內部更大的懷疑,只好樣樣公開,協議一旦公開談,就只能行禮如儀,達不成任何協議。強硬派嘴上不說,但是自己心知肚明,談比不談好,只好瞞著群眾,私下偷偷談,衝突消彌的進展反而快。中國遲早會知道他們的談判對手是民進黨,而不是國民黨。這次陳雲林感嘆:「台灣做事比我們那裡難。」其實就是一種開始。

我希望我這裡能夠維持一種實事求是的討論空間,如果你要討論都慶道歉賠償事件,請你搞清楚國際貿易,甚至了解日本怎麼求償之後再來討論。我們不是一邊一國嗎?看看鄰近大國的進展,不要又回到「特別待遇」的想法,因為那樣就是「特別行政區」的主張了。

很多事情不能包裹著談,我這裡歡迎大家各式各樣的主張,因為那是一種言論自由,甚至因為術業有專攻,我可能也辯不贏你。不過,我這裡不歡迎老是要人表態的人,尤其是把大家拖進幼稚園吵鬧那種情緒字眼,我尊重大家的主張,也希望大家尊重我的堅持。你不一定要獲得我的支持,但是卻需要說服來這裡其他人對你的肯定,一個公民健康的討論,不是靠謾罵就能贏得大家的支持的!我希望能維持這裡是一個不用區分黑白、非藍即綠的自由思考園地,即使我是最後的一個這樣想的人,我還是會捍衛這樣最後的自由!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