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課就已經10點多了,還跟一位老師去喝茶討論一下一些課程安排的事,直到2點多才準備離開,搭上某個知名品牌的計程車,以為能夠一路休息到家,畢竟從早上5點起床到現在都還沒闔眼。誰知道一上車,我就聽到某個知名激進電台的廣播,我心裡想:「這下慘了!難免又要一番腦力激盪。」果不期然,司機在我講明去處後,立刻就說:「這是個不錯的電台!」

我這幾年都很懶得和激進人士辯論或講話,因為他們都有某種不講理的偏執狂,要改變他們不僅要花很多力氣,重點是還讓自己的情緒不斷隨著「這不是肯德基!這不是肯德基!」的耍賴打滾而起伏不定。這種傷神又傷身的事,還是少做為妙。不過計程車常常是這樣勞神傷身的禁錮地獄(無法下車,又不能不聽、不講),所以我總是搭不和客人討論政治議題的一些知名品牌,避免在自己已經疲累不堪的情況下,還要勉強動員自己的頭腦。

不藍不綠、不統不獨,理性思考、就事論事,走自己獨立「新政(治)思考」路線一向都是我的風格與政治態度,我打算要找的是志同道合的人,從不想改變立場相左,或者激進極端人士的想法。因為民主時代,靠的是說服與投票,而不是運用包括語言在內的各種方式消滅對方。但是你上了計程車,就有百般無奈。

話題從電台不錯就沒有停下來,開始建國獨立的夢想催眠,直到他開始批評陳前總統沒有不擇手段,用買票,拿破崙式「政變」(其實是變更共和為君主國體)來達成獨立建國的目標。我終於忍不住開口了:「不擇手段不會是政治改革的方法,那只會讓年輕人反感,失去理想性,即使僥倖成功,最後也會被唾棄!」司機伸手把收音機關小聲,開始自詡為街頭評論家,在他一聲:「好!讓我開講…」的發語詞之後,只讓我迫切很想下車。

「成者為王、敗者為寇!古今中外都是如此…不擇手段只是方法,只要成功,再來滿口仁義道德就好…」他滔滔不決的把車開上公車專用道,車速隨著他的情緒激動指數一起飄高。我只冷冷講了一句:「學壞人一樣壞,就是壞人!」他突然語塞,一時間十分不好意思,車速也跟著變慢,算是還有一點點道德良心的司機。但是他依然嘴硬的說:「這是政治,不是人生…」「政治和人生有這麼大的差別嗎?」換我咄咄逼人,「綠色執政,到目前為止是人才輩出,還是要靠老將伏驥(我用的是『出征』)?沒執政時是青年才俊群集,執政之後,為什麼永遠是四大天王?」

「顧面桶(國民黨)也是…」他繼續爭辯,「是啊!大家比爛!你希望綠色執政也變成顧面桶嗎?」他沉默一下,決定轉移話題,開始數落國民黨不是…。我讓他發洩到我下車,沿路只是回答「對、是啊」,不想再做任何回答。因為活在歷史的人,你很難叫他面對現實。

前政府本來很有機會開創一個全新的局面,而不是在八年後黯然下臺。他們本來有機會既使無法興利,也能做到除弊務盡的大刀闊斧改革。很可惜的是,他們把自己變成另一堆弊端的爛攤子。不過,這還不是讓我最心痛的,最心痛的是讓「不擇手段」的觀念,攤在陽光下大剌剌的振振有辭!

做人做事絕不能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因為當我們這樣做,即使一時成功,一時別人不敢當面斥責,但是卻會暗地裡唾棄你。我們這群理想中年就是這樣遠離權力核心,讓那些熟面孔繼續站在台上讓人背地非議。我相信有更多熱血青年也紛紛不恥這樣的想法。孔子說:「于帥以正,孰敢不正?」政治是國家棟樑,樑柱歪斜,國家豈不傾倒?領袖是全民表率,不擇手段,只會讓小人靠近,卻阻絕了青年報國的雄心壯志!我相信,我們堂堂正正,不屑不擇手段,即使不能功成名就,但也無愧我心。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