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綱多本的問題吵的沸沸揚揚,教育部長竟然只能用「世界潮流」來為這樣的政策辯護,而提不出其他解決問題的方法。「笨蛋,問題在考試!而不是世界潮流!」

最近的商業周刊以「快樂地圖」為主題,分別介紹了兩個國家,一個是快樂的窮國 ─ 不丹,另一個則是北歐的丹麥。當然他們不是因為國家都有個「丹」字,就擁有快樂的藥丹的。不丹有很濃烈的宗教情緒,讓人民能知足常樂,而丹麥卻是經過很長時間的努力,才建立起一個快樂的國度。

還記得十幾年前媒體曾經報導:丹麥因為福利措施太完美,讓丹麥人失去奮鬥的目標,而自殺率偏高。但是十幾年過去了,丹麥的自殺率節節下降,恐怕台灣都領先了丹麥,而福利措施不減,人民越來越快樂。

這要歸功於丹麥政府的認真和丹麥人民的努力,丹麥政府花了很多時間去研究為什麼自殺率會偏高,他們發現自殺和憂鬱有極大的關聯,而生理上造成憂鬱的原因是因為丹麥的日照不足,因此他們讓醫院免費提供人民每天30分鐘紫外線照射,消除生理上造成憂鬱的因素。

另一件是心理因素,不單單是政府的政策,更是人民群策群力的努力。早在19世紀丹麥剛剛走向君主立憲的時候,丹麥出現一位教育家 ─ 葛隆維,他憂心以人民之名而統治者無法超脫自身利益,而鼓吹「人生啟蒙」的觀念,積極建立民眾高學校(不要想把它換算成我們任何學制),讓農民在農閒時候能接受歷史和人文教育,進而創造丹麥終身學習的傳統,他鼓吹的「自由第一,人人平等」的觀念至今仍是丹麥的傳統價值,因此他有「丹麥人民之父」之稱。

商周丹麥系列報導首先就點出這個事實,丹麥人重知識而不重學歷,甚至他們深入發現丹麥的小學成績單竟然是沒有成績的(只有寫下學生的觀點:最喜歡做的事,最討厭的事,最擅長的事,最想學的事,藉此讓老師和家長溝通),也不會選模範生,因為每個人的天賦不同,是沒辦法比較的。中小學會安排很多職業參觀,除了讓學生探索自己的多元興趣之外,重要的讓學生明暸職業不分貴賤,只是分工而已。

高中生一畢業不是急忙升學,而是花一年的時間做義工或旅行多元探索自己未來的發展。高等教育政府有全額的補助,甚至還提供零用金,零用金的多寡是依據你是住校還是住家裡而定,最高每個月會有二萬四千元台幣。即使念私立學校,補助也高達70%。但是私立學校的設立不是因為讓考不上的學生念,也不是大多數歐美國家所謂的貴族學校,而是因應多元才藝不同而設立的專門學校。

很多學校都有安排長時間的實習,因為丹麥人知道受教育就是要就業,一定要和生活接軌。此外教育的核心是好奇心的培養和探索能力的塑造,因此很多課程不是老師講授,而是學生在圖書館自己探索,多位不同科目的老師隨時在旁邊提供諮詢與指導。一方面建立學生整合各種科目的能力,另一方面讓學生學習解決問題的能力。

趨勢專家第三波的作者托佛勒在新的著作「財富革命」當中提到面對新的世界趨勢,過去的教育已經不堪負荷,所有要背的東西都會被網路搜尋所取代,我們要的教育機構不再是訓練工廠的工人,而是要培養學生創造的能力。而創造的核心能力就是好奇心和探索的能力,這和丹麥的教育系統不謀而和。丹麥的地理課,敎到非洲不是非洲面積: 30,065,000平方公里,佔全球比率:5.89% 佔陸地比率:20.29%,人口:890,206,939人佔全球比率:13.80%,人口密度: 29.61 人/平方公里(2005年七月)…這些網路搜尋到的資訊(然後用來考),他們讓學生探索非洲有什麼動物、文化、舞蹈、食物…這些真正認識非洲的東西(當然也不會考,他們要的學生體驗,甚至要學生進一步探索課堂上沒講到的)。

大家發現了嗎?丹麥的教育根本沒有綱,根本不會有本。大概有一些人開始要罵我:「國情不同啦!」是嗎?我太太看到這裡,她馬上跟我說:「台灣有這樣的幼稚園喔!韓國周,找來韓國人敎舞蹈、歌曲、服裝、食物…,很多家長趨之若鶩,只是學費很貴。」重點不是在於國情不同,而是我們教育帶給學生什麼?背99乘法表這麼重要嗎?還是他對數學有極大的興趣,我們才有可能出現一個愛因斯坦?諾伊特(抽象代數最傑出的數學家之一)?

抱怨大學過多的朋友們,是因為大學過多讓我們學子素質下降嗎?還是因為我們「一樣」的大學過多,培養出「總排名」大學生,才會感覺素質下降呢?(應該用10前台大和現在台大比,而不是把新學校籠統的和臺大比)

我們希望是一個到處比較,卻是碩士和博士找不到工作的社會嗎?大家都沒有想過我們為什麼培養出找不到工作的碩博士?每個人的天賦都是一樣的嗎?還是我們故意要把大家塑造成一樣?我們的教育目的是什麼?是成就個人成就,還是製造一堆可以挑選的員工(一模一樣)?

很多還在唸大學的朋友,面對教育問題,總是直接用一些簡單的邏輯就開始說出自己的看法(重要的是,這是真正你的看法嗎?還是你讀到報導?)我的建議是,像丹麥人一樣多探索世界,才有可能建立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至於是否能將丹麥的制度整套搬來台灣,那又是另一個課題。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