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朋友就多元化教育改革方向和社會價值同時推動改變的問題,給了一些題目,我花了點時間去回應這個問題,也和許多關心教改的朋友分享。

...................

Windtrex兄,這真是大哉問,你思考的方向大致是目前教育改革所面臨的問題,不過,真實情況可能比你所提出的問題更加複雜。

當然首先我們必須講的是,我們為了什麼改革?其實就是要問多元化的目的是什麼?很少人會去論述這點,所以只能說:「這是我們的主張!」

幸好,我們是同一邊的,我也是主張多元化的。但是我不知道你的思考模式,我的思考模式很簡單:社會是多元的,單一的思考與教學並不能滿足真正社會的需求。因此我主張的多元化,是貼近社會多元價值的主張。

在這樣的主張下,我立刻就會面臨第一個挑戰:有人批評我,是經濟功利主義的思考。是嘗試把教育職業化的想法。這些朋友認為教育應該超脫實際經濟面,朝向塑造一個健全人格發展,甚至是完人方向來教育,而且完人、健全人格有一個共通一致的標準,無論它叫德智體群美,還是上帝刻畫出來的完美形象。

我不否認社會上有些共通價值,但是如果你真正認真觀察,其實共識沒有我們想的那麼高,基督徒有基督徒的思考,佛教徒有另外一些思考;即使不牽扯到宗教,知識份子也有很多差異,包含傳統的左右派思考,到更加前進的思考。

我認為身為提供教育資源的政府,除了經費上的挹注,最重要的就是維持一個公平的制度,讓人們可以選擇他想要的教育方式,而不是嘗試要去統一一個規範,截長補短,嘗試做出一個完美的教育制度。因為通常這樣的作法,就是違背多元化思考。

當然較小的小孩,決定權會在父母,政府很難,也幾乎很不容易介入這個領域,所以只能運用提昇價值的方式,讓父母能給予小孩更自由的選擇權,甚至是試圖培養小孩養成選擇的習慣。

而這都還是政府面可能可以推動的,價值觀的問題就更形複雜,因為所謂改革,就是要改變現況,現況本來就對想要改變的方向會產生極大的阻力,所以除非有莫大的信心,和極大的智慧,與逐步妥協前進的堅持,不然就會有極大的無力感。重要的是,這不是靠作秀一場喊喊口號就能完成的,需要不斷的推動觀念,甚至還要衝撞現有體制,讓它逐步鬆動。

而要開始行動之前,你就必須對你的對手有充分的認識,我通常不會用社會價值觀來籠統概括所有反對改革的勢力,你必須抽絲剝繭,把對手一一分開來,才能逐步改變。

我的做事方法一向就是,先詳列所有必須解決的問題,然後找出關鍵步驟,再用能夠簡化的手段,個個擊破。簡單來說,就是分析問題要細部分解,解決問題則是由繁化簡,讓一般人也能遵循,也能做到,這樣才能讓目標逐漸實現。

會反對教改價值觀的身分有很多種,我們必須分清楚,籠統的用社會價值觀來說,會不知道該解決什麼問題,而且如果社會價值一面倒的反對改革,那麼我們很難解釋為什麼這些運動能獲得一些人支持,更很難想像2000年政黨會輪替。

現在反對者更眾,是因為改革沒有成效,不知道全盤規劃是什麼,既改掉舊制度,但是新制度的核心價值還是一元控制,就像一綱多本,根本核心還是「一綱」審查,而不是真正開放多元,所以我們才會一直聽到政府有計畫介入,在某些教材上擺些自己的價值觀。

所以要持續改革,就是目標要更清楚,反對者的身分必須抽絲剝繭,區分出來他們反對的原因,才能對症下藥,逐步化敵為友。當然這很龐雜,得花很多時間慢慢分析我的看法,請朋友們要有點耐心,有時候工作實在十分繁忙,如果過程當中,大家有任何其他看法,也歡迎大家隨時分享。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