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這麼久,許多朋友都以為是健康亮起了紅燈,遠離塵囂安心靜養去了。我也這麼希望,但是事事哪能如此順心,如人所願?反而是在業務上有了更重大的挑戰,讓我煩心不已。不過說忙到沒時間紀錄點點滴滴,也實在離譜;說自己懶的提筆,倒也距離事實有段差距;事後反省起來,反而不是來自生理,也不是來自外在,是心理出了毛病,產生了幾年才發作一次的信心危機。

大概有近三年沒有這麼大的信心危機,小的人生挫折是一定有的,到了質疑自己的所有能力與存在價值,甚至懷疑自己的理想與夢想的時候,所能做的事情,就是等待時間沉澱的脫困。

這次信心危機的來源來自我多年合作的夥伴,在上一次外在因素改變下,急急結束我們之間的長官部屬關係之後,我們雖然有些零星的配合,卻不曾再有緊密的合作關係。這次我們再度攜手合作,雖然沒有層級上的從屬關係,卻在合作上有先後的次序結合。

這次是協助企業撰寫計畫書,當初說好,我和顧問公司負責提案,並結合我們公司的產品,撰寫提案報告,而我的夥伴負責資料收集、財務分析與整個計畫完稿。當然情況全然不如預期,不僅在審查單位截稿前夕晚上七、八點還在印計畫書;更糟的是在審查單位要求修正一些錯誤後,還是趕在截稿前夕才又送出去,和前面狀況一樣,當中仍有假期供我們從容完成,而我的夥伴卻讓時間一分一秒的溜走。

我不僅憤怒而且困惑,甚至對自己都起了一樣的情緒。我寫了一封信給我家夫人討論這件事:

「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能擔任一個好的領導者。

陷入這樣的恐慌,始作俑者應該就像夫人說的,應該還是我自己。沒有做好緊迫釘人的計畫,放任我和他一起浪費時間,高估他的實力,也高估自己挽救問題的實力。更糟的是沒有慎選合作對象,無論是招募業務或是執行層面上。

很想要做一些改變,可能得花一些時間思考,更可能最後還是回到原點,讓時間把我推回隨波逐流。」

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能扮演一個好的老師?好的長官?好的諮詢者?我還能大剌剌的在部落格裡面大放厥詞,用自身的經驗加以說明一些道理嗎?

花了好長一段時間,加上我家夫人給我回了一封信,才讓我的思緒漸漸開朗的起來:

「對於你有能力可以談這些大案子其實我是很羨慕的
而你總能突然變出這些令人驚喜的案子我更忌妒
對於你過人的能力我一點都不擔心
然而執行上的問題並不是你一個人可以控制與承擔的
一但牽扯到需要與他人合作就成為一個大案子要成功的真正考驗

對於你的夥伴
除了在上家公司的那二個月
你幾乎沒有真正帶過他
當然,聰明如你
早就看破他的手腳
不積極,怯懦,逃避,扛不起責任,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沒有時間觀念
他的這些問題,絕不是靠你一個人對他的管教可以改變的
他需要群體的力量,一個真正的團體
才能突顯他的弱點,才能讓他真正了解這些問題的嚴重性
因為
他早就知道他不如你,他早就習慣有人撐腰
他只要習慣走,反正一切有你的衝鋒陷陣,他早就習慣躲在你背後
反正,你的能力是他努力一輩子也跟不上的
他從來不認為,他需要變的跟你一樣強
因為他知道,不管是天份與內涵,他都不可能追上你
也就是說,比你差,是天經地義的事

所以
我不認為是因為你領導無方造就他的無能
實際上是他從來沒有覺得需要改變自己


表面上夫人的鼓勵是幫我脫罪,其實當中有更深的意涵,讓我想到何飛鵬先生在「自慢」一書當中一篇文章,大意是當主管放手讓你在黑暗中摸索,其實是幫助你成長;沒有給你地圖,才會讓你學會在一個團體內茁壯。

擔任老師和顧問多年,看過很多老闆老是抱怨員工的怠惰,甚至不長進。過去,總是幫老闆規劃一套員工成長的計畫,從沒有想過要幫老闆規劃一套「放手」的計畫。成功的老闆應該是可以和庸才共事,甚至把普通人訓練成人才,這點不會是老闆多會帶人,而是老闆懂得「放手」,他所要做的是損害控制,而不是事必躬親。

擔任某家人力銀行的顧問,讓我有機會接觸更多要尋找工作的朋友,最近也有個例子讓我思考老闆的另一端。這位朋友託付給我的女士,在小孩和失業當中焦頭爛額,好不容易才有個十分好的機會應徵一家金融機構的中階主管,但是她卻在家事煩躁與面試官印象不佳的情況下焦慮的準備第二次面試。所以朋友把這個任務託付給我。

通過電話之後,我跟朋友分享我對於這位女士的看法:「她如果能夠先放棄一些主觀意識,可能會顯得不那麼強勢。」朋友告訴我:「這一向是她的問題,容易得罪人。」我給這位女士一個忠告:「記住,你不是去和面試官搶工作,你是去協助他完成公司交付的任務,先傾聽他的需求,可能會比較清楚該怎麼應對,急著秀本事,反而是一種威脅感。」

當然後來很難挽回她第一次造成的破壞,這位女士很沮喪的告訴我:「連家人都不支持我,我怎麼能找到好工作?」我安慰她:「至少妳學到教訓,而且對方很肯定你第二次面試所做的報告,也是肯定了你的能力,你所能做的絕不是一直在家事的干擾下繼續沮喪,而是專注在不斷尋找新的機會。」

「一定有個能讓你堅持奮鬥下去的理由!」我不知道他是否聽的進去,但是卻啟發了我。

無論是上司或部屬,當我們面對必須檢討彼此的關係的時候,我們總要先找個代罪羔羊,無論是對方或者其他事情,甚至是自己,我們都忘了一件事情,地球依然會繼續自轉,我們必須繼續生活下去,而找個奮鬥的理由,比繼續沮喪來得容易。

當我後來聽到某個我當顧問的老闆對他要離職的員工說:「想不到連你都背叛我!」我輕輕的拉了老板的衣角,小聲對他說:「他只是要換工作,平時你滿意他的工作嗎?」老闆轉過頭來,笑了一下:「這樣我不用資遣他。」

出去門外,我拍拍那個員工的肩膀:「換個環境,也許成長更大,不需要一直認為老闆是壞人,就敵視每個老闆。」原本憤憤不平的臉上閃過一絲微笑,他點了點頭:「至少現在輕鬆多了!」

這不是場戰爭,不一定要有人倒下,也不必然要有人犧牲,也許分開和戀人分手一樣不容易,但是悲喜劇就在一念間,而我的信心危機也在這些時間與事件的流逝中隨風飄逝,還是很多人需要我的故事與看法,我依然有極大的存在價值,至少我這麼認為!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