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出自己的願望要多大勇氣?為自己犯的錯誤道歉要多大勇氣?那麼和敵人握手呢?甚至為自己沒做過的事抱歉呢?

年輕的工程師對我說:「實在不知道怎麼對副理您講我想離職的事情,我不想破壞我和您的關係。」「小朋友,你會得到我的祝福,雖然有些不愉快和不捨,我不過,我很高興我們有緣一起工作,每個人都有自己工作的理想,但沒有所謂背叛。說清楚,會讓夥伴變朋友,我很高興你願意和我做朋友。」我拍拍他的肩膀。

「我實在很想家,不適應台北的生活…」他緊張的解釋著,我沒等他說完就打斷他:「其實你告訴我你的感覺與願望代表著你是個勇氣十足的人,但是來到台北,你卻沒有對你的生活充滿勇氣,你害怕生活費過高,幾乎沒有到過你宿舍以外的地方,除了我帶你走過的台北街頭,你還去過哪呢?」他搖搖頭。「你不是不適應台北的生活,而是不適應一個人關在台北宿舍的生活,那是坐牢,不是台北生活。」

很多人有勇氣去做某件事,卻不見得有勇氣改變自己的生活。今天晚上看馬謝論戰,雖然馬先生看來氣若游絲,無法為自己的原罪提出新的辯白,如果謝先生還要更咄咄逼人一點,提出黨產等等算是真正認錯而必須實踐的部份,我想馬先生應該更招架不住。

不過兩個人對談,你可以看出誰更有勇氣去面對自己所要做的改變,在此以前,包含李前總統在國民黨的時代,沒有一個國民黨員會公開講出「國民政府和日本殖民政府手段上有許多類似之處…」,何況是個當過黨主席,現在將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的候選人。馬先生挑戰自己過去的價值觀,希望改變族群的對立的努力,的確需要極大的勇氣,他不嘗試去維護基本盤,不去捍衛藍營的價值,有人批評他還不夠誠實面對,我覺得則是太過了。

反觀謝先生的語言,無論外來政權壓迫,族群問題…這一切多麼熟悉的政治語言啊!無論怎麼「和解共生」,其實我嗅不到一絲ㄧ毫的改變。

捍衛自己的價值觀需要極大的勇氣,如同上週我拒絕那家百億公司老闆娘的挖角;說出自己的願望需要更大的勇氣,如同年輕工程師追求自己理想的生活;為自己犯過的錯誤道歉,我們似乎看的理所當然,你看看楊宗瑋的煎熬;和敵人握手需要多大的勇氣?馬謝兩位先生做出比其他更多政治人物更多的示範;但是改變生活呢?改變價值觀呢?為小時候的祖父輩道歉呢?所需要的勇氣要多大?我們看著吱吱嗚嗚的馬先生,我們應該看到極大的勇氣。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