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最近要對餐旅業者進行輔導,因此特別留意有關餐旅業相關的資訊,走到書店看到嚴長壽先生的新作「我所看見的未來」,本來並沒有特別想要買,但是還是好奇的翻了翻,沒想到一翻,就坐在書店裡看了半個小時,意猶未盡,決定把這本書買回家。

如果以為這本書只是談觀光餐旅規劃趨勢的書,那麼就太低估了嚴長壽先生的智慧了。雖然以嚴長壽先生的專業貫穿整本書,核心思想卻以提升格局視野為重心,最重要的是嚴先生還嘗試將創新思考與行銷策略規劃等兩大主題,以淺顯易懂的方式讓一般讀者體會。

這本書讓我愛不釋手的原因在於它提供了一個不同於我們一般思考的視野,呈現一個從世界看自己的角度,還有解答我許久以的一些困惑,例如為什麼迪士尼和華納影城不到台灣設立樂園,這是兩個不同的答案,卻是讓我都訝異的結果。

由世界的角度看自己,讓習慣我們以「愛台灣」的觀點深切知道自己該怎麼走向國際舞台。1977年迪士尼到亞洲尋找設館的機會,迪士尼聘請的知名顧問公司副總裁親自訪問了當時是美國運通台灣總經理的嚴長壽,嚴先生仔細了分析台灣土地取得便宜,人工相對低廉,距離東南亞與東北亞等距等要衝優勢,他認為這是一個不需要大腦想就知道的答案,沒想到,迪士尼選擇了地價最貴的東京。

幾年後,嚴先生又遇到這位副總裁,困惑多年的他要求一個答案,想不到這位副總裁也以這是不需要大腦就知道的答案來回覆,一個樂園一年需要大概需要六百到一千萬基本遊客做支撐,日本有一億人口,消費力也是全亞洲最高,台灣當時不到二千萬人,平均收入也還不高,外來的遊客要買機票來遊玩畢竟不會是主力,土地與人力成本只要有足夠市場,根本不是問題。嚴長壽先生自承聽到答案的那一刻:「我感覺自己無地藏身,非常慚愧。」講真的,當我看到這裡,我也是一樣的感覺,常常自以為充滿優勢,可能在別人眼中不值一文。

從國際角度來審視自己,嚴先生舉了很多例子,包含不起眼的清晨公園太極拳,卻是外國人眼中難得的生活體驗;另外我們習以為常的茶品,嚴先生竟然能仿效外國人用餐飲酒的習慣,由淡而濃的方式分為餐前茶、用餐茶、餐後茶,分別以包種(白毫烏龍)、龍井、鐵觀音(普洱)來代表。這些點子在整本書當中層出不窮,嘆為觀止。

最後我以嚴先生嚴詞批評政府未努力爭取華納影城作為這本書的最佳註腳,呼應我的前一篇「問題在法案」。當時政府打算開放中部一塊土地作為遊樂設施開發,但是礙於採購法規定,因此只能以公開招標模式,華納雖然得標,但是提出兩項要求,第一是二高出口必須設在當地,第二是變更部分土地為商業用途,雖然後來月眉世界也都爭取到,但是當時卻以圖利廠商之嫌婉拒華納,讓華納影城棄台灣而就大阪。最後得標的月眉世界卻因為經營不善,傳出財務危機。同樣的事情目前也正在屏東大鵬灣重演。

華納影城如果來台灣設館,帶動的不只是觀光業,更有整個電影與動畫工業的生產鏈帶動,更不要說是服務業的國際化提升。最近有個讀者投書說觀光業是杯水車薪,還是要以外銷製造業為主體,他大概就想不到觀光是能夠整合整個文化內容的產業,甚至是文化外銷的根基,也是提升生活水平的不二法門。

我相信現在的政府應該都知道嚴先生的主張,也知道採購法對於公共工程,甚至觀光產業發展的傷害,我相信現在的政府不可能發生利用本土民粹對付古根漢博物館的方式來處理觀光發展事業,但是最根本的法令限制依然都在,既然政府要積極推動觀光業,為什麼不釜底抽薪,從最基礎的法令規章修訂起呢?這不僅是令人最疑惑,也是對政府決心最不信賴的象徵啊!不是嗎?

不管政局會如何變化,和嚴長壽先生一起看未來,是我極力推薦的事,希望未來我們都能有一致的共識,建造一個全新美麗的世界,讓台灣站上世界舞台,不是因為一些紀錄,不是大量的產品,而是美好的生活!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