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上有很多朋友常常引起一些無聊的爭議。前些日子在奧運棒球賽剛開打的時候,在討論區裡面看到一則消息是大輸荷蘭隊的討論,而且投手責任都在張誌家,那時候我訝異的不得了,因為我才剛剛看過新聞,明明我們就大贏荷蘭隊,難道後來戰局有改變,我不曉得?但是這篇討論寫的活靈活現,好像是剛剛看完轉播的人寫的。當然隔沒多久,我就在這則討論底下看到一堆朋友上來臭罵這個人,說這個人造謠生事,觸中華隊霉頭。

我不知道這個人和張誌家有多大冤仇,或者對中華隊有什麼怨氣,不過這樣的玩笑真的傷害了我們這一輩人的心。年輕的朋友可能不知道,我們小時候物資缺乏,不像現在有各種娛樂可以選擇,加上一連串的外交失利,民國60年退出聯合國,68年中美斷交,中華棒球隊,無論從少棒、青少棒到青棒都是我們阿Q式的心靈慰藉,當時即使半夜,只要中華隊獲勝,那萬人空巷歡欣鼓舞、滿城鞭炮此起彼落的場景,是現在任何加油現場都不能比擬的。和我一樣從不看職棒的朋友們,都是一樣的理由,雖然我們都知道職棒是中華隊培養人才的唯一辦法,不過我們就是不忍心看中華隊健兒拆成好幾隊的自相殘殺,但是只要中華隊出戰,我們還是跟所有球迷一樣,一起為中華隊加油。

一些要求正名的朋友們,我們還能體諒,雖然多年來我們就是習慣喊「中華隊加油!」,但是我們已經很清楚知道這一隊名稱就是代表台灣,就是台灣的光榮!但是那些莫名奇妙傷害中華隊就實在是令人很難容忍的事情,尤其是捏造不實的報導,更是令人心碎。我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些網友們就是必須在網路世界裡面豎立敵人,難道我們在真實世界裡的恩怨情仇還不夠多嗎?必須再多找一些陌生人來怨恨自己?至少我自己不想這樣虛擲生命,我認為生活可以賦予更多的意義。

或許是社會給了我們這樣找碴的氣氛,現在陳前總統涉及洗錢乙案,在我來看,那就是歸司法去審判,但是藍綠雙方的朋友卻顯得不是這麼有耐心,大家都希望趕緊能有些結果,所以就出現有人將陳水扁道歉會後,中華棒球隊就開始連輸連結在一起,說成是「阿扁魔咒」。當然另一方也不甘心的立刻補上那是馬英九上任總統後就一連帶賽的效應,尤其扯上面相、風水,言之鑿鑿,彷彿台灣末日已經來臨。

有朋友曾經問我:「什麼是妖魔化?」上面這樣的對話就是妖魔化最好的例子。我不知道為什麼無中生有的言論,還能讓人願意去回應它?

最近我去一個大飯店上課,這是個聯訓的課程,所以有很多飯店一起來上課,其中有個學員,應該是某飯店的高階主管,她大概先入為主的認為我太年輕了,因此可能無法有任何收穫,所以在上課的時候,一直和她的同仁竊竊私語,包含想要抄筆記的同事,她更是直接制止他們:「不用抄啦!這沒什麼重要的!」最後甚至就仰頭睡覺。這些當然都影響我上課,那天我上完課之後,竟然比以前所有的課後更加疲憊,而且不自覺拉高聲調,也讓我喉嚨深受傷害,從沒買過喉糖的我,一下課我就立刻買了一大包,連吃了好幾顆。

在課後,主辦單位和我檢討上課內容,果不期然這家飯店的朋友都給了我很難聽的評語,但是其他飯店卻是讚譽有加,主辦人十分不解,我只好老實告訴他們上課的狀況。這位主管很氣憤的說:「老師,你為什麼不制止他們?」我很自然的告訴他們:「當時我只關心其他想要上課學生的權益,我倒沒想到好方法讓他們能冷靜下來,如果時間夠長,我甚至願意跟他們好好談一談,改善我的上課模式。」

其實我想的很單純,並沒有多偉大,不過主辦單位卻是十分開心,認為未來還可以為我安排更多的課程。事後我想想,如果當時我和搗蛋的學員在課堂上爭執起來,或許更多的學生被我忽略了,我也無法在他們眼中獲得更好的評價,我失去了無法改變的少數支持,卻換來更多的掌聲,難道不是一種幸運?

這讓我想到多年前我擔任中階主管,一件難纏的生意讓我遲遲不敢決定,我問我上司的看法,他竟然也不敢決定,叫我直接去問老闆。我鼓起勇氣去問老闆,老闆可能心情不好,不想思考,他就直接問:「你的主管知道嗎?」我隨口回他:「就是她叫我來問你的!」老闆立刻把主管找來:「你知道這件事嗎?」主管搖搖頭:「他沒有告訴我!」大家可以想想我的嘴巴張多大,訝異到下巴都快掉下來了。結局就是老闆把重點聚焦在越級報告這件事,狠狠的把我修理一頓。

出了老闆的辦公室,我立刻到員工休息區打電話給我夫人,依據我以前的個性,當我回到辦公室的時候,我就會提出辭呈了。夫人聽我抱怨完,充分了解我的夫人竟然比我還兇狠的把這個主管罵一頓,罵到我都不好意思的為我的主管圓場:「其實自保也是人之常情啦!不知道老闆在生什麼氣,我可能也會先順著老闆的意思,先找安全的回答方式…。」話還沒說完,我的主管也走到休息區拿東西,我竟然做了我從沒想過的事情,我走過去向她道歉:「經理,不好意思拖你下水…」,看她臉上露出不好意思的尷尬笑臉,連連揮手說沒有關係。

這個做法在我以前的價值觀裡面根本就是寡廉鮮恥,拍馬屁的動作。沒想到,這種我根本不屑、鄙視的行為,卻換來好幾年主管善意的合作,也讓我後來的工作異常順利。豎立敵人十分容易,只要一個眼神,一句話,一個動作,就能引起別人的敵意,但是要化解敵意卻要極大的勇氣,要面對更多的質疑。

新政府上任,很多人不滿意,認為過於溫和,甚至有人認為馬總統是為了討好沒有投他票的五百萬選民而畏畏縮縮,甚至處處讓步。但是我倒認為這是需要極大的勇氣,因為他心中有國家振衰起敝的更遠大目標,這我能深深體會。如果我不顧慮著更多學員,逞口舌之爭,那麼整個課堂所有學員都不會有收穫;如果我沒有對我的主管讓步,那麼後來就不能率領我的組員達成更多成就,讓他們擁有更多的自信與成長。

當場發生衝突,看來十分勇敢,但是在有智慧的人眼中卻是最愚蠢、最膽小的事情,因為這樣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反而引來更多的冤冤相報,讓未來的生活陷入仇恨與怨懟之中。

我一直倡議台灣該有第三種選擇,現在我更能體會,這不是我們要有什麼政治上的行動,而是應該改變台灣這種相互對立的氣氛。新政府成立後,我享受了很長一段,不用時時表態如何要證明自己如何愛台灣。但是身為大眾的我們自己,卻似乎不願讓自己放鬆,時時在網路上、媒體上,甚至在聊天中,時時想要消滅對方。

我不知道這會不會是一個新的改變活動,但是我認為我們每個人,只要在一年當中選一天,只要是一天,無論它是你的生日,還是任何紀念日,讓我們在那天沒有任何敵人,向對你說惡言相向的人微笑,或者對他說謝謝、對不起,我想那種意想不到奇蹟就會發生,只要大家用一天的時間,我想台灣一定會有不同的改變,而且,可能這一天我們在這個混亂的時代當中,一年當中最有意義的一天。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