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我不會有機會再看到「秘密」這本書了,沒想到天還真從人願,意外的我竟然又得到這本書,那天我就在公車上把它嗑完,雖然內容很少,但是我倒是有不少收穫,至少它描寫那種許願,真心相信的方式真的是其他相關書籍所沒有的。書上描寫許願的方式,必須像是已經得到了一樣,譬如我們訂了房子或車子,只是沒有去過戶,但是我們已經知道那樣東西是我們的,所以根本不會擔心我們得不到。但是通常我們許下發財或者中獎的願望,其實內心都有另外一個聲音,那就是「應該不可能吧!」這樣的憂慮,所以表面上我們許了好的願望,其實負面的聲音已經強過那個正面的想法。

 

在有這些領悟的時候,我就在公車上許下一個願望,我希望天下文化或者商周,還是時報這樣的大出版社能夠注意到我,幫我出書,我內心想辦法所有的負面雜念都排除,真的很誠心的許下這個願望。沒想到電話真的就響了!「喂~我這裡是天下文化…!」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我還是舊有的習慣,不是真的欣喜若狂,而是半信半疑:「怎麼可能…」果然,滲入一丁點的負面思想的不行,中年婦女的下一句就是:「黃先生,你的會員額度已經用完,我們現在提供你新的優惠…。」

 

回家之後告訴我家夫人這個經過,夫人哈哈大笑的說:「應該是你許願的時候,只有喊著天下文化打給我、天下文化打給我,沒有講是哪個部門吧!」或許,下一次許願要精準一點,天下文化編輯部、天下文化編輯部…,疑?找作者是編輯部的工作嗎?又有一丁點懷疑,果然電話沒有再響了…。

全站熱搜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