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可惜政府發表文化產業獎勵辦法的時候,我已經完成台灣奇蹟3.0這本書,沒辦法把對於這項政策的評論放進新書裡面。這次的文化獎勵方案是好事,但是問題是政府常常以產業金額思考,卻沒有從產業發展的基礎去思考。政府把焦點幾乎放在電影、數位、電玩這類高產值的產業,卻忽略了最基礎的出版產業。後續有許多媒體評論也以韓國為例,吹捧政府的政策,卻忽略了韓國設置了出版專區獎勵出版業,做為其他文化產業最根本的根基。

任何文化產業,電影、電視、電玩、傳統戲劇…,最重要的就是劇本,而好的劇本是所有表演藝術的基礎,好的劇本往往來自優質的小說。沒有好的小說,好的故事,就沒有辦法發展出其他優質的文化產業。這好比樹的根都不存在,即使再怎麼施肥,樹也長不好,很可惜這次政府還是沒有考慮到這點,倡議很久的買書免稅的議題,甚至也沒有列入優先方案;還有作家免稅的金額提高,從18萬提升到最基本薪資年收入的25萬元,也都沒有討論,讓作家只好繼續在吃不飽、餓不死的情況下繼續為台灣出版文化努力。

我和夫人去看的第二部電影─天使與魔鬼,就是有了著名的小說加持,才能改編出這麼好看的電影。這部小說有人把它歸類為推理小說,我則把它歸類為歷史冒險小說。這部電影(小說)雖然有許多推理解謎的過程,但是關鍵在於對於歷史的認識與演譯。天主教會在歐洲黑暗時代對於異教徒與科學的殘害,才會出現許多秘密團體,例如像光明會這樣的團體以密語、謎題的方式聯絡、組織起來對抗當時龐大的教會勢力。

就像我喜愛的印第安那瓊斯教授的冒險電影,則是基督徒對抗羅馬帝國所留下的各式謎題與神蹟的衍伸出來的故事。雖然最新的一集讓我大失所望,但是這類故事總是讓我深深著迷。

其實華人世界這樣的故事也不少,佛教、道教,包含歷史的抗暴故事也都有許許多多的題材,即使1945年日本人離台也有埋藏寶藏的傳說;1949年國府遷台,更有消失的國產的傳說。

我接觸到很多作家,他們大部分都想寫武俠小說,但是在我來看,武俠小說的故事結構已經很難有人超越金庸;武俠寫作技巧很難超越古龍。反而是在歷史冒險故事的作家十分少,也是我很想努力的方向。身為一個作家,其實職場、勵志類型的作品必然還是有侷限,即使我現在開始的新方向─趨勢分析,也不可能量產,最能維持一定產量及書迷的作品還是小說。或許有一天我開始在網路上嘗試寫寫看冒險小說的小品,看看我的功力怎麼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鯨 的頭像
藍鯨

創意學堂

藍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